6月22日,武漢大學在該校“九一二”操場舉行了2017屆畢業典禮。今年武漢大學有16000多名畢業生畢業。中新社記者 張暢 攝

過去20年間,中國高等教育逐漸實現了從精英教育到大眾教育的普及,而國家正是這一歷程的主要推動力量。

在改革深化時期(1992—2003),教育的市場化、地方分擔教育支出等制度改革,使教育機構成為獨立的利益主體,家庭的教育成本上升。隨著義務教育和高中階段教育的普及,教育機會的不平等更明顯地體現在高等教育中。

1999年,教育部出臺《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拉開了高等教育改革的序幕,擴大高等教育規模是其中的一個主要目標。2014年,高等教育的毛入學率達到了37.5%。與1998年相比,普通高等教育學校的數量和學生規模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本專科畢業生人數從82.98萬人增加到了659.37萬人。

隨著時間推移,受到擴招影響的學生逐漸入學、畢業,走進社會,高等教育擴張的利弊也開始顯現出來,引起了廣泛的討論。

其中,核心問題有兩個,擴招後誰能夠獲得高等教育,上大學是否能帶來更好的回報?

家庭背景仍是子女獲得教育最主要因素

那麼,高校擴招政策對高等教育的獲得産生了怎樣的影響?這些影響通過什麼機制發揮作用?

在教育不平等的研究中,家庭背景普遍被認為是影響子女受教育程度的最主要因素。多項研究表明,在家庭背景上具有優勢的階層能夠為孩子提供更好的經濟、文化、社會資源,從而使他們獲得更多的教育機會。

從世界範圍來看,很多國家和地區都經歷了高校入學規模的迅速增長,高等教育正在朝著普遍化的方向發展。通過對不同世代的比較研究發現,教育擴張使家庭背景對教育獲得的影響發生了變化。

愛爾蘭、美國等國家的研究表明,擴招並沒有減弱教育獲得的階層不平等,甚至在某些方面加劇了這種不平等。

中國的數據也支援這一結論。研究表明,父親受教育年限越長,社會經濟地位越高,子女獲得大專以上學歷的機會越大,這一影響並未隨著擴招而發生顯著變化;父親受教育年限對子女受教育年限的影響則有所增強。

此外,高校擴招以來,還存在不同品質或類型的教育機會的不平等現象。比如,在本科教育中,父親職業地位導致的不平等大於專科教育,父親受教育年限在本科和專科中的影響則相差不大,父親收入則對專科教育機會産生了更大的影響,並且這些影響沒有隨著高校擴招而發生變化。

在不同品質的大學本科入學機會、不同學科與專業的學習機會差異方面,研究發現家庭背景也發揮著重要作用,會導致學校品質、不同專業的分層,但是由於數據限制等原因,相關研究並未進一步驗證這種影響在教育擴招前後是否發生了顯著變化。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