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海南文昌4月21日電 題:天舟一號誕生記

新華社記者王經國、李國利、曾濤

海風輕拂,拂不平海南文昌今夜的熱鬧非凡。

歡呼陣陣,喊不盡航太人此刻的心潮激蕩。

磨礪六載許,我國首艘貨運飛船終於亮相!4月20日晚,天舟一號在長征七號遙二火箭的托舉下升空,進入預定軌道,奔向早已等待在太空的天宮二號。

這是我國空間貨物運輸系統的首次飛行試驗,標誌著我國載人航太“三步走”戰略第二步的收官之戰正式打響,空間站時代大幕正式開啟。一座里程碑的背後,有太多的時光和故事需要銘記。

立項命名

在中國載人航太工程“三步走”戰略的實施進程中,我國先後實現了載人天地往返、交會對接、航太員中長期駐留等關鍵技術的突破,而要全面邁入空間站時代,空間貨物運輸系統是必不可少的基礎工程。研製貨運飛船也成為航太人的又一使命。

2010年底,啟動貨運飛船工程立項論證工作。中國航太科技集團空間技術研究院(五院)遞交了精心準備的一套飛船研製方案,參與競標。

對於五院來説,他們並非零基礎:神舟飛船和天宮一號的研製歷程和豐富經驗,為貨運飛船的設計建造奠定了深厚的技術基礎。

沒有太多懸念,五院航太人接過了設計建造我國首艘貨運飛船這一重任。之後,貨運飛船總設計師白明生帶領他的團隊,對項目方案進行進一步研究論證。

2011年1月27日,貨運飛船的立項論證結束,轉而進入方案研製階段。彼時,我國貨運飛船雛形已顯現:全長9米以上、最大直徑3.35米、品質13噸、最大上行貨物運載量達到6.5噸。

“無論是運貨能力還是平臺功能,我國研製的貨運飛船將達到世界先進水準。”五院載人航太總體部載人航太器總體研究室副主任張健説。

2011年4月25日,中國貨運飛船名稱徵集活動正式啟動。不到2個月的時間裏,組委會收到9640份提名:天梭、鯤鵬、天舟、神龍、龍舟……

這艘備受關注的貨運飛船,終於在2013年10月31日向公眾公佈了它的命名:天舟,代號“TZ”。

初樣研製

從方案到初樣,是從設計圖紙到試驗車間的轉換。這個過程曲折艱難,更是對廣大科技人員的磨礪。

對照方案和需求,航太科技人員將一個個單機産品設計定型,再産出樣品。一件樣品要經歷成百上千次測試,放在真空、原子氧、光輻照等各類複雜環境下“捶打”檢驗。

在力學試驗中,他們模擬海上、陸地運輸過程中的環境和長征七號運載火箭發射過程中的振動、噪聲,檢驗産品的承載抗衝擊能力;熱試驗中,他們充分預估飛行姿態在飛行中冷背景、太陽輻照、地球紅外輻射等環節對産品的影響,不斷調整産品熱控功能……

張健介紹,在初樣研製階段,他們進行試驗的單機類産品達到百餘臺。

然而,單機産品階段,只是初樣研製階段的基礎工程。從單機到分系統,到整體系統,再到與火箭、測控、通信等各大系統的耦合,並不是簡單的産品逐級組合過程。

“有一些測試,必須要到更高一級的系統中才能做,而有一些産品,在單機試驗時沒有任何問題,但組合之後會出現匹配性問題。”張健介紹,各類試驗在每個級別階段都要做到,以驗證産品的可靠性和相容性。

試驗階段,是型號研製中最為重要的工作,這個過程漫長而單調,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然而不斷地重復、不斷地提高標準,甚至不斷地自我否定,只為能讓産品經百煉而無恙。

為了滿足今後各類的貨物運輸需求,天舟系列貨運飛船的設計按照模組化思路搭建平臺型譜,可構成“全密封”“半開放”和“全開放”貨運飛船。

為此,天舟團隊研製了另一艘半開放狀態的貨運飛船。多一件産品,意味著多上萬次試驗,更意味著多一份責任和壓力。

2014年8月底,貨運飛船初樣研製完畢,天舟系列基本定型。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