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活動現場,主辦方將螢火蟲置於瓶內展覽。受訪者供圖

近日,廣州MAG環球魔幻世界景區內的螢火蟲展覽不僅吸引來眾多觀眾,還引起了環保組織人士的注意。

據介紹,這場螢火蟲展覽採用了螢火蟲活體成蟲,展覽中蟲子被放入玻璃瓶供遊客參觀。

據環保組織工作人員介紹,用於展覽的螢火蟲來自於野外捕捉,由於廣州的環境不適合螢火蟲生存,因此這些螢火蟲展覽後等於被拋棄。“螢火蟲生態線”志願者李平呼籲,希望我國能立法保護螢火蟲,阻止過量捕捉螢火蟲破壞生態。

玻璃瓶中螢火蟲“搖晃發光”

“我們安排了一次和螢火蟲的相遇……已消失了的螢火蟲,忽然出現在MAG環球魔幻世界,萬隻螢火蟲飛舞,在漆黑裏閃亮,如璀璨星燈”,在一張MAG環球魔幻世界螢火蟲海報上如是説。廣州MAG環球魔幻世界螢火蟲活動的售票資訊顯示,這場螢火蟲展覽活動時間從4月14日至23日晚,夜場18:00-22:00,門票99元一張。

19日下午,記者以遊客身份分別向MAG環球魔幻世界售票處及MAG香港國際會展集團一名策劃主管諮詢此事,對方均表示,確實有螢火蟲展覽,買票即可觀看。

“螢火蟲生態線”志願者李平(化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4月14日晚,一名志願者在廣州花城匯北區一MAG環球魔幻世界景區內,目睹了一場螢火蟲商業展覽的活動,展覽吸引了不少兒童。

李平介紹,現場至少有幾千隻螢火蟲,被裝在玻璃瓶中,每瓶約有三隻螢火蟲成蟲。為了讓螢火蟲發光,工作人員不斷搖晃玻璃瓶,瓶內的蟲子就會在瓶內四處亂撞之後發光。“全場隨後就會響起一陣陣讚嘆聲。”

“螢火蟲展覽後城市放生,等於被拋棄”

據李平介紹,根據螢火蟲生態線統計,2016全年,全國各地舉辦的螢火蟲展覽在120場左右,每一場活動都牽涉上萬螢火蟲。她稱,這些螢火蟲都從野外捕捉而來。

李平説,她曾與MAG環球魔幻世界螢火蟲活動的負責人聯繫,負責為活動培育螢火蟲的一名張姓工作人員對她表示,螢火蟲只有一週的壽命,被展覽後成蟲壽命會縮短到三天。所以,他們每天都會空運1000隻左右的成蟲來更換。每天展覽結束後,舊蟲被放生到花城廣場的草叢裏。但由於廣州的環境不適宜螢火蟲生存,放生等於拋棄。

這位張姓工作人員還對李平表示,公司在西雙版納擁有螢火蟲繁殖基地,每天空運的螢火蟲都是人工飼養的,但她拒絕透露具體地點。昨日,記者多次嘗試聯繫這位張姓工作人員,截至發稿,仍未獲得回應。

MAG環球魔幻世界螢火蟲展覽的一位策展人回應新京報記者,此次展覽所用螢火蟲全部購自華南,但螢火蟲來源的具體地點和價錢則表示不方便透露。

19日下午,記者向廣州市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辦公室諮詢螢火蟲展覽相關事宜,工作人員稱,螢火蟲並非保護動物,不在《“三友”動物保護名錄》之列,本身不違法不違規,策劃相關展覽也無需林業部門審批,但由於螢火蟲展覽在國內很多城市都遭受過差評,林業部門不建議用螢火蟲活體做展覽。“策展人員自身還是應該注意一下,不要太過了。”

李平表示,目前國內的技術尚不能實現批量養殖。“人工飼養展覽無法收回成本,商展螢火蟲來源,主要是野外捕捉。”展覽方喜歡打著“人工飼養”的口號,拒絕透露螢火蟲的真實來源。

■ 延展

網上出售螢火蟲2-4元/只

在網購平臺輸入關鍵字可以發現,目前線上有大量螢火蟲被售賣。廣告中通常寫著“七夕”、“情侶”、“生日禮物”等關鍵詞。在有些店舖,119元的價格可以買到30多只,平均每只約4元,有些店舖標出的批發價為每只2元。商家宣傳稱,用特定的容器清點數量發貨,保證螢火蟲的活躍度,數量絕對只多不少。此外,電商還表示每單都配有營養液,收到螢火蟲後方便保養,商家還提供專業的技術放飛人員指導放飛達到最佳效果。

一家店舖的産品介紹中提到,店舖分別在江西贛州、廣西、湖北、雲南等地設有培育中心,公司有養殖人員、銷售人員、活動策劃人員等,保證螢火蟲的成活率和活躍度。

介紹還稱,螢火蟲一般可以存活5天到一週,如果條件優越,最長飼養時間可達10天以上。建議客戶計算好時間,減少死亡率。收到螢火蟲後,將蟲子放入陰涼環境中,不要太陽直射或完全黑暗。每天上午給蟲子噴水,不要有積水。放飛最好在晚上8點到10點,需要用手拋出,放飛前輕拍玻璃瓶,以便驚動螢火蟲。

在華中農業大學教授付新華製作的《2016中國螢火蟲活體買賣調查報告》提到,2016年在淘寶網上經營買賣活體螢火蟲的網店已經達到了49家,較去年增加28.9%,已經形成産業鏈。2016年野外螢火蟲捕捉區域主要集中在江西贛州,其次是海南屯昌、雲南西雙版納。付新華表示,市面上螢火蟲基本從農民手中收購後倒賣的。“收購價3到5毛錢。”

有專家稱,目前網上出售螢火蟲的商家,不乏是野外濫捕捉到的。這種行為直接毀滅了正在求偶、交配的螢火蟲,對螢火蟲種群來説是致命的。

而根據《郵政法》及《快遞市場管理辦法》,活體動物屬禁止郵寄類物品,很明顯網上售賣螢火蟲是違法行為。

■釋疑

保護螢火蟲有何意義?

專家稱螢火蟲的多少能反映出生態環境的好壞

廣東省螢火蟲保育協會會長許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人們現在很少見到螢火蟲。近年來,農村也因大量使用化肥農藥破壞生態環境,導致螢火蟲減少甚至消失。由此催生了螢火蟲展覽活動。

許松認為,更加專業的螢火蟲展覽,不僅僅是出於獵奇,更要幫助公眾人士認識螢火蟲對生態環境的意義。了解其生長、交配、産卵、孵化、捕食、蛻皮、化蛹、羽化的過程,借此思考昆蟲與人類的關係,“目前這些展覽都不具備。”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螢火蟲對於生態環境具有重大意義,但知曉人微乎其微。首先,它是環境是否良好的自然指標,螢火蟲的不斷消失,其實就預示著人們居住的環境正不斷惡化;其次,螢火蟲是自然系統中的重要一環,是自然界很需要的分解生物,能改造人類的居住環境。

華中農業大學教授付新華認為,螢火蟲生存在水源乾淨,濕潤陰涼的地方,是一種世界公認的環境指示生物,螢火蟲數量的多少能反映出生態環境的好壞。此外,螢火蟲積澱了多種文化典故,更是一種很好的自然教育的素材。

如何有效保護螢火蟲?

在我國螢火蟲保護靠公眾自覺,有國家對其立法保護

華中農業大學教授付新華稱,目前螢火蟲不是保護動物,保護主要靠公眾自覺行為。雖然動保組織的呼籲引起過環保部門的關注,但仍然很難用法律方式保護這一物種,即便有針對螢火蟲的相關執法,也比較牽強。他認為,目前需要加強宣教,告訴公眾這一物種的可貴之處。

廣東省螢火蟲保育協會會長許松表示,螢火蟲復育首先是棲息地的修復,然後是食物鏈的恢復。目前國內螢火蟲養殖場極少,研究者把重心應該放在就地培育上。他希望在合適的地方開展螢火蟲復育和保育,就地培育,就地觀賞。

公開資料顯示,在日本,為保護螢火蟲,先後指定了10個螢火蟲保護區,螢火蟲受到日本法律的保護。日本政府為了保護和觀賞螢火蟲,甚至放棄修建鐵路,由政府、科研機構及民間團體共同努力,建立了諸多賞螢地點,每年都有大批的遊客前往螢火蟲聚集的地方參觀。紐西蘭的懷托摩螢火蟲洞被人們譽為世界七大奇景之一,新加坡也計劃建一個適宜的生態環境,以便吸引螢火蟲到公園“落戶”。

“螢火蟲生態線”志願者李平表示,希望能夠立法保護螢火蟲,阻止破壞生態。

新京報記者 曾金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