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本次民族文藝會演的主題是“凝聚力量走新路,攜手同步奔小康”,對此六盤水是如何解讀的?

張群芳:品牌是地方文化的支撐,品牌效應可以推動地方文化的繁榮,促進地方經濟社會的全面發展。在“決勝脫貧攻堅、同步全面小康”的關鍵時期,六盤水市緊密結合大扶貧、大數據、大生態戰略行動,成功舉辦第五屆六盤水市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充分展示了民族文化豐富內涵、深厚底蘊和民族團結進步繁榮發展新風貌,達到了弘揚民族傳統文化、薈萃民族文藝精品、謳歌改革開放和脫貧攻堅業績、增強少數民族群眾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的目的。這次會演將助推我市民族文化産業“10個10”工程的落地實施,助推民族特色文化與旅遊業的深度融合,必將為我市經濟社會轉型發展和民族地區脫貧攻堅注入新動能,激發全市各族人民,在黨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以更加飽滿的熱情、更加昂揚的鬥志、更加振奮的精神,築牢“四個意識”,增強“四個自信”,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為譜寫“百姓富、生態美”多彩貴州新未來的六盤水共同繁榮發展新篇章共同團結奮鬥。

記者:六盤水在這次會演中是如何深入挖掘本地區民族文化元素的?

張群芳:六盤水市是一座多民族聚居的地區,民族文化多元多彩,彝族、苗族、布依族、仡佬族、水族等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保護完好,彝文、苗文、布依文等民族古籍蘊藏豐富。各民族歌舞精彩紛呈,民族手工藝品技藝精湛,彝族火把節、苗族跳花節、布依族浪哨節、仡佬族吃新節交相輝映。為精選出極具六盤水民族特色的優秀劇目參加第六屆全省少數民族文藝會演,我們舉辦了第五屆六盤水市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在籌備我市少數民族文藝會演的過程中,從組委會層面向各參演單位提出了會演的整體要求,那就是要打破以往歌舞拼盤的模式,鼓勵劇目創作、生産,同時,要把本地優秀民族傳統文化的挖掘、整理和開發利用與旅遊深度融合,創作生産的劇目要立得住、叫得響、傳得下去。為此,我市各市、縣、特區、區人民政府高度重視,並前所未有地加大劇目創作、排演的投入力度(全市4台劇目創作生産超過3000余萬元)。四個市縣區都組織了專業創作隊伍,深入少數民族聚居區體驗民族風情,挖掘整理市境內少數民族傳統文化元素,打造出了彝族史詩舞劇《支嘎阿魯》、彝族歌劇《天穹的歌謠》、少數民族歌舞詩《烏蒙踏歌》、布依族音樂舞蹈詩劇《依》等4台極具六盤水民族特色的劇目。在我市舉辦的少數民族文藝會演期間,4台劇目引起了市民百姓的高度關注和喜愛,無論是藝術性、思想性、觀賞性都得到大眾的高度認可,每場演出都是一票難求。

今年8月,第五屆六盤水市少數民族文藝會演拉開序幕,由水城縣選送的《支嘎阿魯》獲得劇目金獎,從而被確定為代表六盤水市參加第六屆貴州省少數民族文藝會演。

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馮雙白在觀看《支嘎阿魯》首演後,對《支嘎阿魯》給予高度評價:“好舞劇一定是講了好故事,又是舞蹈化的。《支嘎阿魯》達到了這個標準。”雲南省民宗委文化宣傳處工作人員何林富説:“民族文化講求保留和挖掘、傳承和創造,觀看了大型彝族神話歌舞劇《支嘎阿魯》後,水城縣少數民族文化與時尚的完美結合深深打動了我,每一幕都讓人記憶深刻。”

第五屆六盤水市少數民族文藝匯演的評委們在其獲獎箴言中這樣寫到:“《支嘎阿魯》運用舞劇藝術形式較好地講述了彝族史詩創世英雄支嘎阿魯出生、成長及捨身取義的傳奇故事。整臺演出製作精美,聲光電高科技的運用突出,舞臺視聽效果極其震撼。”

然而這些成績並沒有讓六盤水滿足,為了打造一台更好的《支嘎阿魯》,六盤水在確定《支嘎阿魯》作為第六屆全省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參演劇目後,特別邀請國家一級導演鬱洲萍擔任劇目編導,重新打造一台升級版的《支嘎阿魯》。並邀請國慶60週年焰火晚會音樂總監、第十一屆全運會音樂總監張宏光擔任音樂總監,經過多次采風和打磨之後才形成今天看到的《支嘎阿魯》。

六盤水打造《支嘎阿魯》是從文化産業角度出發,以培育民族文化産業新品牌為目標,借少數民族文藝會演東風,抓住全域旅遊的大好機遇,通過深挖、精選、細排打造出一批叫得響、留得住、傳得開的舞臺藝術作品,把原生態文化藝術與現代科技結合起來,實現在保護中創新、在創新中保護,解決過去層次不高、藝術不濃、活力不夠等問題,真正讓民族核心文化具有時代氣息,具有較高藝術效果,符合文化、旅遊市場需求。

一個好的民族文化品牌可以解決民族文化産業發展方面“走出去”的問題。《支嘎阿魯》從成型到演出,就是在藝術精品、文化品牌上尋求突破,其豐富的思想內涵、精美的藝術表現、濃郁的民族風格、強烈的時代氣息,都是在用民族藝術語言,講好涼都故事,進一步提升六盤水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近年來,六盤水經濟社會發展迅猛,目前正處於“加速發展、加快轉型、推動跨越”的關鍵時期,在旅遊業發展硬體上已經取得較好成績,正是需要旅遊業軟體——民族文化登場的大好時機。通過《支嘎阿魯》的推出,六盤水可以更好地挖掘民族文化品牌,從而打造更多的民族文化發展新增長點,使其成為旅遊業發展經久不衰的産品,成為民族文化歷久彌新的載體。

近年來,六盤水市旅遊業實現跨越式發展,以野玉海、娘娘山、月亮河等少數民族文化園區為旅遊品牌打造。各園區在硬體上具有一定規模,但缺乏少數民族元素。《支嘎阿魯》的出現,展現了“民族文化”這塊瑰寶,並且打響了民族文化園區旅遊品牌,同時又增強了六盤水市少數民族的自信心和凝聚力。

“六盤水本身就是一個民族文化豐富多彩的地方,《支嘎阿魯》在民族民間文化的基礎上加以擴展、昇華、提高,其高水準的演出效果弘揚、擴展了六盤水的民族民間文化,這對於提高六盤水的知名度、弘揚我們的民族文化大有作用。”省管專家、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研究館員汪龍舞説。

《支嘎阿魯》為什麼會受到如此“熱捧”?歸根到底是《支嘎阿魯》飽含民族元素的表現方式。《支嘎阿魯》作為六盤水第一台大型舞劇,其整個演出過程,從多個角度,不同程度展現了國家級、省級、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的舞蹈、歌謠和服飾。其中的鈴鐺舞就是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