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新武俠音樂該如何圓“刀劍夢”?

發佈時間:2022-01-24 08:56:08 丨 來源:北京青年報 丨 責任編輯:高彬


截至1月10日,2022開年武俠劇《雪中悍刀行》累計播放量達到49.3億,除了特效、臺詞、畫面備受好評,貼合劇情的歌詞、豪氣上口的旋律也讓網友津津樂道,助力這部電視劇收穫高關注度——鄭直演唱的主題曲《值此今生》被評為“風格和《雪中悍刀行》的主題特別匹配,有俠骨之氣又蓬勃萬千”;男主角張若昀演唱的《雪中行》,其中的歌詞“恩怨翻騰不休,聽由蒼生笑我癡夢……鐵馬輕騎歌頌,肝膽萬山重;舉風霜與酒,斬斷了俗世念頭”被評為帶來了久違的江湖味。

武俠題材音樂(以下簡稱武俠音樂)在新一年的露臉並不止於此。在2022年北京新年音樂會上,方錦龍與打擊樂團共同演繹了《武俠組曲》,其中包含肅殺凜冽的《十面埋伏》和熱血豪邁的《男兒當自強》,甚至現場高歌了一首《滄海一聲笑》,將全場氣氛推向高潮。此外,譚盾執棒的音像劇《武俠三部曲》也在年初上演,曲目正是譚盾為張藝謀的《英雄》、李安的《臥虎藏龍》及馮小剛的《夜宴》創作的電影音樂。

新年伊始,動作頻頻,讓沉寂許久的武俠音樂重回公眾視野。

印象

曾經港臺武俠風

説起武俠音樂,大部分讀者的第一印象可能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港臺武俠劇的主題曲和插曲。

TVB83版《射雕英雄傳》是被引進到內地的第一部古裝武俠劇,分為“鐵血丹心”“東邪西毒”“華山論劍”三個單元章節,對應的主題曲《鐵血丹心》《一生有意義》《世間始終你好》均傳唱至今。其他像1994年馬景濤版的《倚天屠龍記》周華健演唱的《刀劍如夢》《愛江山更愛美人》《倆倆相忘》,1998年任賢齊版的《神雕俠侶》任賢齊演唱的主題曲《任逍遙》,以及徐克電影《笑傲江湖》的主題曲《滄海一聲笑》等等都成經典。

只是簡單梳理武俠音樂的發展史就可以看到,時間越往後,能傳唱的音樂就越少:2001年吳啟華版《倚天屠龍記》,歌曲的傳唱度已不及上一版;2014年陳曉版《神雕俠侶》,片頭片尾曲如今恐怕已沒幾個人能記起;2019年版《倚天屠龍記》,更是直接將《刀劍如夢》作片頭曲,以《倆倆相忘》作插曲。

不僅港臺如此,新世紀以來,內地影視界競相翻拍金庸的武俠作品,每一部都有相應的武俠音樂推出,以《神雕俠侶》為例,至今已有八個版本,但真正能廣為傳唱的音樂可謂鳳毛麟角——2006年版《神雕俠侶》片尾曲《江湖笑》,張紀中、胡軍、周華健、黃曉明演唱,網友還評價“非常有江湖味”。

表現

江湖味和家國情

什麼才是好的武俠音樂呢?

作曲家鄧偉標曾經為香港武俠電影《寒風鎮》創作音樂,之後發行了《電影原聲大碟-寒風鎮》,填補了當年中國電影音樂唱片史上的空白。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他表示,業內並沒有“武俠音樂”這一類別,在創作上也沒有固定的“套路”。“對於我們學音樂的人來説,它就是一種音樂表現手段,可以隨時出現在任何一個題材裏面。”

但無論如何,武俠音樂首先需要有江湖味。

黃霑的《滄海一聲笑》被樂評人評為江湖人的輓歌,處處透著英雄的悲涼、俠者的寂寥。黃霑回憶,當年自己受徐克邀請創作《滄海一聲笑》,六次被退稿,一被打回就心中有火、肚中有氣。後來,在翻看《中國音樂思想批判》時,“大樂必易”四個字讓他豁然開朗。再次寫好後,他對徐克説:“老徐,最後一次,第七次,你愛要不要。你不要,你就另請高明。”這一次,徐克十分滿意。

再者,影視歌曲如果缺少家國情懷,音樂作品如果沒表達出武俠精神,就很難直擊觀眾內心,傳唱度自然也會下降。在鄧偉標的印象中,人們對武俠音樂最強烈的記憶應該是上世紀80年代中到90年代中。2000年以後,武俠風退去,音樂中的武俠味自然也淡化——以《臥虎藏龍》為例,譚盾創作的音樂講述更多的是“情”——人的情感與內心活動,配樂更是完全可以脫離劇情、獨立於影片,無法跟曾經的武俠概念聯繫在一起。2003年蘇有朋版《倚天屠龍記》,片頭曲《心愛》和片尾曲《愛上張無忌》,已經少了江湖氣息,多了情和愛。

反觀當下不少古裝劇中的歌曲,歌詞常被詬病強行玩古風,結果是“詞藻堆砌,文理不通”,不見俠義,甚至連情愛都難讀出,只是賦新詞強説愁。當年熱播的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題曲《涼涼》,被很多人批評曲子雖好聽但歌詞卻不知所云,“前世你怎舍下這一海心茫茫”更被公認為是堆砌辭藻但內核空洞的代表。 

探索

網際網路模式追劇惹的禍?

時代的變化也給武俠音樂帶來新挑戰。資深媒體人孟倫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分析,電視時代,觀眾追劇是坐在電視機前等電視劇開播,從片頭看到片尾,因此看完整部劇,其中的歌曲大半已經會唱了。網際網路模式之下,碎片化的觀劇模式讓觀劇變得簡單粗暴,片頭片尾可以跳過,還可以倍速播放,以至於看完整部劇,可能連一首完整的片頭曲都沒聽過,影視音樂變得可有可無。

知名音樂人李廣平承認,確實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好的武俠音樂,新派武俠電影或者電視劇難以形成潮流,還吸引不了更年輕一代的觀眾。

有人説,新一代詞、曲作者成長于網際網路時代,資訊爆炸的同時,深度閱讀的能力在弱化,與前輩相比,國學修養、文學底蘊以及思考深度有著較大差距。

對此,鄧偉標並不認同。他覺得,新一代音樂人國學修養、文學底蘊並不差,“創作的關鍵不是研究有多深,就算在香港武俠音樂最巔峰的時代,香港中文大學的古漢語教授也不見得能寫得比電視臺的編輯好。因為要寫出好作品,不僅僅要對傳統文化研究夠深,還要掌握把它轉化為當下價值觀和語言的手段,引發廣大受眾的共鳴。”

在鄧偉標看來,香港知名詞作家所達到的高度讓後來的人不易超越,只能另找出路。“在另找出路的過程中,有可能未找到合適的,也有可能多走彎路。只要探索還未停止,路便總是會有的。”

寄夢

動漫遊戲配樂寄託新“武俠夢”

隨著時代的發展,武俠音樂的附著本體也在發生變化。其中之一,就是從影視劇轉移到了動漫和遊戲行業。

著名的網遊+手遊《劍俠情緣》系列,其音樂的影響力甚至大過了遊戲本身,最出名的就是《劍網3》。2020年官方發佈的消息稱,《劍網3》原創音樂累計播放量已經超過10億,累計355次登上各大音樂排行榜。《劍網3》的音樂還多次被品質紀錄片《國家寶藏》引用。2020年《劍網3》發佈了第三張音樂專輯《乘夢江湖》,網友評價説遊戲圈將武俠音樂玩明白了。

音樂人李廣平認為,一些遊戲配樂確實有當年武俠音樂的水準。在他看來,一些動漫作品片段的題材、風格上很有當年武俠作品的風貌,甚至很有可能會取代武俠小説,成為新一代青年人追捧的藝術形式。“動漫遊戲配樂完全可以寄託新一代的武俠夢。對此,我抱有非常高的期待。這是我們將來要關注的一個重要題材。也許下一個武俠音樂的輝煌,就是動漫遊戲帶來的。”

資深媒體人孟倫認為,在告別了唯流量論後,音樂從業者更有機會和動力去靜心創作,會産出更多的優秀音樂作品。也許難再誕生國民級的武俠音樂作品,但不論是何種題材的音樂,只要能打動人,聽後能産生強烈共鳴的作品,都值得被傳唱,不管在哪個年代,人們總會找到一首屬於自己的“武俠音樂”。

文/本報記者壽鵬寰 統籌/劉江華

原文連結:

http://epaper.ynet.com/html/2022-01/24/content_391646.htm?div=-1


聯繫專線    商務合作    郵箱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