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戰士親切地稱它為“小臼炮”擲彈筒:配備到戰鬥班的抗戰利器

發佈時間:2020-09-13 00:03:35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魏國勝 孫成智    責任編輯:栗衛斌

軍事博物館收藏的鼎龍式50毫米擲彈筒。供圖:軍 博

試製,過程充滿困難與艱辛

試製擲彈筒,必須解決兩個核心問題:一是合格的鋼材從哪來?二是採用何種技術?這些問題集中體現在加工炮筒和彈殼的過程中。當時參與研製工作的柳溝鐵廠只能生産白口生鐵,這種生鐵的品質無法滿足炮筒的強度要求。

沒有優質鋼材,怎麼辦?軍工戰士把目光投向了鐵路道軌,通過破襲敵佔區的鐵路交通線,獲得了用來製造擲彈筒的鋼材。通常,一具50毫米擲彈筒炮筒要用去1米多長、50多千克重的鐵軌道面。經過加熱,在高溫下反覆鍛打,一段段鐵軌被鍛造成400毫米長的實心圓柱體。然後,通過在簡陋的機床上打眼挖空,這個實心圓柱體就搖身變成了炮筒毛坯。

軍工戰士遇到的第二個問題是沒有加工膛線的設備。日制擲彈筒內部有膛線,所用彈藥藥室圓柱體外裹有一條紫銅彈帶。彈藥發射後,膛線與紫銅彈帶相互作用,能確保炮彈穩定飛行。

太行抗日根據地的紫銅很缺乏,無法生産紫銅彈帶。劉鼎部長經過與徐璜智等技術骨幹共同研究,放棄了擲彈筒原有的膛線設計,將炮筒改為滑膛炮筒。為了保證射擊距離和精度,彌補鋼材品質方面的不足,他們將在研的炮筒長度由日制的280毫米增加到400毫米,筒壁也相應加厚。這些改進,為根據地兵工廠批量生産擲彈筒創造了有利條件。到1941年初,兩具50毫米擲彈筒試製成功,隨後投入大量生産,在實戰中展現出出色的性能。

1945年,技術工人溫承鼎和吳奎龍對擲彈筒進行了技術改造。改造後的擲彈筒被命名為“鼎龍式”。與之前的擲彈筒相比,鼎龍式擲彈筒由拉環式擊發裝置改換成扳機式擊發裝置。

在當時的艱苦條件下研製威力較大的擲彈筒,老一輩的軍工人經歷了血與火的考驗,甚至還有人為此獻出生命。一次,射手魏振樣把正打算親手進行試驗的劉鼎部長推到身後,自己走上前去操作。不料,這次試驗發生了炸膛事故,魏師傅的右臂被炸斷。就這樣,經過無數次的失敗,擲彈筒的試製才取得成功,最終成為我軍抗擊日寇的一種有力近戰武器。戰士們稱它為“小臼炮”,也稱50小炮。

改進,製造炮彈與炮筒同樣重要

經過不斷收集戰場上官兵的反饋意見和有針對性地改進,50毫米擲彈筒的製造技術日漸完善。後來,軍工部組織生産的50毫米擲彈筒與其原型相比已大為改觀:取消了以前的螺絲桿,改為扳機發火;取消了泄氣孔;把瓦狀底座改成三角形底座;炮筒上安裝了機槍式炮腿;筒身左側加挂了扇形尺規,可以靠重錘擺針檢查仰角大小,確定射擊距離等。這樣,小炮的結構更趨合理,性能更加穩定,生産效率也得到進一步提升。

炮筒製造工藝和性能的改變,也帶來了與之配套的炮彈的改變。最明顯的變化是,50毫米擲彈筒所用彈藥丟開了日造無尾翼彈的設計,改用迫擊炮彈形狀的尾翅彈。

回顧那段歷史,不難發現,要大量研製出威力大又可靠的炮彈,軍工戰士面對的困難遠比炮彈外形上的改變多得多。其中,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就是用什麼來造炮彈的彈殼。當時,炮彈彈殼通用的主要原料是鋼或者灰口白鐵,而且需求量巨大,使用鐵路道軌已經無法滿足這方面的需求。最直接高效的辦法就是對當地盛産的白口生鐵充分加以利用。

如何將含碳量高、質硬且脆的白口生鐵鍛造成可進行切割加工的炮彈彈殼用材,成了當時擺在軍工人面前的又一難題。

為了解決這一難題,軍工部在柳溝鐵廠成立了實驗小組,請來了曾留學德國的陸達與工人聯手攻關,把外國的相關處理工藝和太行山的燜火技術相結合,發明瞭火焰反射加熱爐。經過這種加熱爐燜燒處理的白口生鐵表面的碳被析出,形成鐵素鐵,就可以進行車削加工。

白口生鐵燜火技術試驗成功後,從1941年4月開始,“小臼炮”炮彈便逐步實現了大量自製,太行山根據地的抗戰歷程也因此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  1  2  3  >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軍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