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柏坡到于都,讀懂“初心”之重

發佈時間:2019-07-04 08:57:46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郭奔勝    責任編輯:吳亮

翻開中國地圖,位於華北平原腹地的西柏坡和地處江西贛江流域的于都,雖相距數千里,卻具有相同的紅色基因,那是在革命戰爭年代的不同時期,兩地都孕育了革命的火種,滋養了共産黨人的初心。

今年春夏,我有幸參加了兩次啟動儀式,與兩地結上緣分,心靈深深受到震撼——3月28日,中宣部“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大型主題採訪活動啟動儀式在西柏坡舉行;6月11日,中宣部“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採訪活動啟動儀式在江西于都舉行(同時舉行活動的還有瑞金和福建長汀、寧化等地)。

從中國革命歷史進程看,先有中央蘇區,後有西柏坡革命聖地。從主題採訪活動安排來看,先有西柏坡的宣誓,後有于都的再出發,我理解,這樣的安排意味深長,就是要讓黨的新聞工作者站在西柏坡這一走向革命勝利的出發地,回望來時的路,回望從於都出發的初心。在新中國成立70週年這一重要時間節點上,置身全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主題教育活動中,兩次啟動儀式讓我深刻地認識到,今天的我們永遠不能忘懷先輩們的犧牲和付出,永遠需要從革命歷史中汲取新的養分和力量,堅定理想信念,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

兩次出發,初心可鑒

那是在早春時節,我們匯聚在西柏坡紀念廣場的五大書記銅像前,駐足凝望,誓言錚錚。“西柏坡 新中國從這裡走來”的巨大標語提醒著我們,已經置身在紅色聖地的歷史時空中。

1949年3月,中共中央從這裡出發,前往北平。在這“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駐紮的不到一年中,黨中央領導了解放區的土地改革運動,指揮了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召開了黨的七屆二中全會。這次會議著重討論了黨的工作重心從農村轉移到城市的問題,規劃了新中國的“建國大業”。

這是一次走向勝利的主動挺進。迎著黎明的曙光,革命隊伍揮別西柏坡的父老鄉親,吹響埋葬舊社會的號角,踏上締造新中國的征程。那份豪邁,那份堅定,那份從容,那份初心,在天地間熠熠生輝。

走在通往北平的征途上,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人清醒地認識到,這是一場沒有終點的“趕考”,“我們決不當李自成,我們都希望考個好成績。”

初夏之際,我們又來到中央紅軍長征集結出發地于都河畔東門渡口。仰望莊嚴肅穆的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碑,那場艱苦卓絕的遠征浮現在眼前。

1934年10月,中央機關、中央軍委和中央紅軍主力從這裡出發,開始了漫漫征程。為了支援紅軍,老百姓夜以繼日打草鞋、籌軍糧。于都河上沒有橋,群眾捐出了家中的門板、床板、房樑,甚至壽材,在30公里的河段上架起5座浮橋。周恩來同志曾動情地説:“于都人民真好,蘇區人民真親”。

這是一次沒有退路的戰略轉移。中國革命已到了最為曲折艱難的至暗時刻,在敵軍重兵圍堵、步步緊逼下,紅軍面臨的幾乎是不知路在何方的困境。但就是這樣一次逆境中的大出發,為中國共産黨、中國工農紅軍、中國革命帶來了新生的契機,走出了無數個感天動地的初心故事。

在此後兩年中,中國工農紅軍戰勝千難萬險,付出巨大犧牲,完成了震撼世界、彪炳史冊的二萬五千里長征。

從1934年的于都到1949年的西柏坡,兩次出發相隔15年。這中間,走過多少蜿蜒曲折的路,經歷多少低潮迷茫的時刻,又有多少仁人志士為之流盡鮮血、汗水和淚水。為什麼我們黨在那麼弱小的情況下終究能夠發展壯大?為什麼在腥風血雨中能夠絕境重生?為什麼歷經苦難還能淬火成鋼?

這些追問,在我們一次次踏上紅色熱土、一次次接受思想上的洗禮、一次次聆聽那些血與火的生死故事時,有了更深切的體悟。

1934年的那個秋天,第五次反“圍剿”失利,中央紅軍被迫開始長征,跨過於都河,前面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也許是更慘烈的犧牲,也許是覆滅的災難。面臨方向和道路的抉擇,有人失望,有人退縮,有人懷疑,這都不足為奇。而堅持下來的那些人,正是初心牢不可破的真正的中國共産黨人。吹盡黃沙始到金,他們的理想信念之火一經點燃,就永遠不會熄滅。

軍事專家金一南説,輝煌,往往始於苦難。愈是失敗,愈是曲折,愈説明中國革命之艱難,愈驗證了中國共産黨之偉大。中國革命絕不是靠運氣和機緣,而是靠不屈不撓的奮鬥,才贏得了最為穩固的勝利。

這些追問,在我們重溫中國革命史這本最好的教科書時,在認真對照黨的使命和宗旨時,有了更清晰的答案。

中國革命的光輝歷程告訴我們,中國共産黨之所以能夠屢經挫折而不斷奮起,根本原因在於不管處於順境還是逆境,始終堅持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這個初心和使命,義無反顧向著這個目標前進,從而贏得了人民衷心擁護和堅定支援。正是因為與人民有著血肉聯繫,我們黨才有了新生的希望和勝利的前景。

人民情懷,人民立場,人民觀點,是中國共産黨人“初心”的最深沉底色。站在新長征路的起點上,我們不能不時刻提醒自己,“人民初心”一刻也不能丟,一點也不能少。

從於都出發,距離我們黨成立13年;從西柏坡出發,距離我們黨成立28年;從今天出發,距離我們黨成立98年。從青澀到成熟,到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政黨,無論時空怎樣轉換,我們黨始終懂得“初心”的珍貴,始終保持“出發”的狀態,始終擁有“長征”的氣概。走近百年,中國共産黨風華正茂!

萬千犧牲,初心可嘆

徜徉在於都縣城,長征大道、長征大橋、長征源小學……以“長征”命名的建築隨處可見。這濃濃的紅色情懷,令塵封的往事一幕幕鮮活起來。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中陳列的那一件件革命紀念物,無聲地訴説著與初心有關的故事。

犧牲,是對初心最嚴厲的考驗。一串串數字背後,是用信仰武裝起來的血肉之軀,是用生命捍衛的朗朗初心。

歷史資料顯示,在當時的蘇區,于都25.5萬人口中,有超過10萬人支前,其中67709人參加紅軍,犧牲在長征途中有名可考的烈士1.1萬人;寧化13萬人口,參加革命的青壯年1.37萬人,每3戶人家就有一戶軍烈屬,6000多名參加長征的寧化子弟,到達陜北後僅剩18人;瑞金24萬人口中,有4.9萬人參加紅軍,有記載的犧牲烈士17166人……

自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參加長征的近20萬紅軍將士,到達陜北時只剩下3萬多人。

在河北,西柏坡所在的平山縣共25萬人口,有5萬多人參軍參戰,近萬人為國捐軀;阜平縣人口不足10萬,抗戰期間養育了9萬多人的部隊和工作人員,2萬多人參軍,5000余人犧牲……

自1921年建黨至新中國成立,有名可查的中共黨員烈士為370萬人,比新中國成立之初全國健在的300萬黨員總數還多。

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的政黨,像中國共産黨人這樣,為實現自己的初心和使命,付出如此巨大的自我犧牲。這些或有名或無名的英雄,永遠值得懷念,永遠是我們心中的燈塔。

2019年5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碑敬獻花籃,深深鞠躬。他動情地説,當年黨和紅軍在長征途中一次次絕境重生,憑的是革命理想高於天,最後創造了難以置信的奇跡。

從於都出發的15年後,在西柏坡召開的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同志指出,奪取全國勝利,這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他以政治家的清醒告誡全黨:“中國的革命是偉大的,但革命以後的路程更長,工作更偉大,更艱苦。這一點現在就必須向黨內講明白,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

如果説長征留給我們最寶貴的精神財富,是中國共産黨人和紅軍將士用生命和鮮血鑄就的偉大“長征精神”,那麼以“兩個務必”為核心的“西柏坡精神”,則是創建新中國的這一代中國共産黨人,對我們黨艱苦卓絕奮鬥歷程的深刻總結,包含著對勝利了的政黨永葆先進性和純潔性、對即將誕生的人民政權實現長治久安的深刻憂思。

有人問,中國共産黨為什麼能?這個答案蘊藏在“長征精神”中,蘊藏在“西柏坡精神”中,蘊藏在綿延不絕的奮鬥歷程中:保持憂患意識,勇於自我革命,努力艱苦奮鬥,永葆赤子之心。這是中國共産黨成功的密碼,不變的品質。

經歷風雨方知初心之貴,經歷挑戰方知初心之真,經歷犧牲方知初心之固。

1934年11月下旬,中央紅軍自於都出發後,為尋找新的出路決定搶渡湘江。數萬紅軍將士與追敵展開慘烈廝殺,血染湘江。紅5軍團34師6000名閩西子弟為掩護主力紅軍突圍,幾乎全部壯烈犧牲,師長陳樹湘深陷重圍,不願做俘虜而斷腸自盡……

這是何等的剛烈!

同樣是在那一年冬天,方志敏率北上抗日先遣隊行動策應中央紅軍主力轉移,在贛東北因寡不敵眾被俘。在陰森的牢獄中,方志敏寫下《可愛的中國》,深情暢想著革命勝利後的美好景象:“到那時,到處都是活躍的創造,到處都是日新月異的進步,歡歌將代替了悲嘆,笑臉將代替了哭臉,富裕將代替了貧窮……”

這是何等的堅定!

今天,當我們站在這片紅色熱土上,耳畔仿佛又響起湘江血戰的衝鋒號角,眼前浮現出那些義無反顧、視死如歸的年輕身影,不禁想起共産黨員入黨宣誓時的那段誓詞:“……為共産主義奮鬥終生,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

正是在英雄精神的激勵和鼓舞下,一代又一代共産黨人帶領億萬中國人民奮力拼搏,今天,“可愛的中國”已如英雄們所願。而中國共産黨人的初心,雖歷經近百年,依然如星河般燦爛,穿越時空,輝映未來。

誓言錚錚,初心可見

“下肖區七堡鄉第三村有一家農民,他們共有兄弟八人,全體報名加入紅軍……”這是1934年5月10日《紅色中華》刊載的一則消息。

在於都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收藏著厚厚兩本《紅色中華》報影印版。這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機關報真實記錄了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並在蘇區組織動員工作上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長征路上,兩百多期《紅色中華》報由挑夫挑著,和中央紅軍一起走過二萬五千里,歷經千難萬險保存了下來,成為後世了解中國革命史的珍貴資料。

在西柏坡,當我走進中共中央舊址,在盛開的梨花掩映下,一眼便看到了兩間土屋門前挂著的“新華通訊社舊址”標示。據介紹,出於當時革命形勢的需要,新華社總編室曾在這裡辦公。

1949年元旦,毛澤東同志親自撰寫的新年賀詞《將革命進行到底》以新華社社論名義播發,向全國、全世界宣告,“中國人民將要在偉大的解放戰爭中獲得最後勝利”。三大戰役期間,“紅色電波”晝夜不停歇地從這裡發出,一篇篇前線戰報、軍事通訊和評論文章,深入宣傳黨的主張和方針,及時充分報道了國內形勢變化,為奪取人民解放戰爭的全面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

黨所指引的方向,就是新聞戰線前進的方向;黨所開創的事業,就是新聞工作者為之奮鬥的事業。革命戰爭年代如此,和平時期同樣如此。當前全黨深入開展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具有強烈的現實針對性和長遠指導意義。讀懂這次主題教育的要求,也就讀懂了今天的使命擔當。

那麼,什麼是當代新聞人的初心和使命?習近平總書記反覆告誡我們,要永葆對黨的忠誠之心,對人民的赤子之心;要做黨的政策主張的傳播者、時代風雲的記錄者、社會進步的推動者、公平正義的守望者。

在於都,“記者再走長征路”啟程前,記者代表歐陽夏丹説,“我們從這裡出發,沿著革命先輩走過的路,去追憶歷史,致敬信仰,這是一名新聞工作者義不容辭的使命。”

在西柏坡,“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主題採訪啟動儀式上,記者黃小希代表大家宣誓:“用我們的筆端、鏡頭、話筒,用群眾聽得懂、聽得進的語言,生動記錄全體中華兒女艱苦奮鬥、接力奮鬥、團結奮鬥的壯麗史詩……”

兩次主題採訪活動,既是新聞人踐行“四力”的國情課堂,更是生動難忘的“初心”教育;兩個出發地,雖跨越時空,卻因初心而相連;兩次啟動儀式,雖然簡短質樸,卻同樣意味著永恒的出發。

面對黨旗發出的錚錚誓言,是對革命先輩的深深致敬,也是對初心的自覺追問。站在新中國成立70週年的重要歷史節點上,這是多麼有意義的心靈洗禮!

從西柏坡到于都,讓我更深刻認識到,新聞工作者要主動走進歷史課堂,多接受革命精神、革命理想、革命故事教育,多思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從哪來的,多想美好的明天該怎樣去奮鬥,做黨的初心的傳承者、守護者、發揚者。

初心不是用來回憶的,而是要落實到本職工作中,體現到火熱的實踐中。面對這充滿夢想、呼喚奮鬥的新時代,我們的初心要見諸筆端,見諸調查研究,見諸“四力”教育,見諸書寫時代和建設時代的豐富實踐中,見諸紮根人民、服務人民的真摯情懷中。通過筆端和鏡頭,描繪新中國70年的壯美畫卷,凝聚起萬眾一心、奮鬥新時代的精神力量。

歷史長河滾滾向前,孕育革命火種的地方必將點亮新時代的榮光。在建黨98週年紀念日,回望來時路上的一次次出發,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我們一定能在新的長征路上跑好接力賽中的我們這一棒。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新華每日電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