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記者在戰位丨一片兵心在墨脫

發佈時間:2019-02-11 00:18:32    來源:新華社解放軍分社    作者:陳懷祥 嚴貴旺    責任編輯:吳亮

新華社拉薩2月10日電 題:一片兵心在墨脫

在詹雨眼裏,眼前湍急翻滾的雅魯藏布江不僅僅是一條江。春節前夕,西藏軍區“墨脫戍邊模範營”下士詹雨隨隊執行巡邏任務,途中休息時他走到江邊,面向江水深深鞠躬,並敬了一個莊嚴的軍禮。

今年23歲的詹雨告訴記者,雅魯藏布江于他而言就是父親的存在,更是父親的教誨。在記者的詢問下,他講出了一個有關父親建設墨脫犧牲、兒子當兵守衛墨脫的故事。

詹雨的父親原是建築工人,2011年初夏,父親申請成為一名援藏工人,來到墨脫參加邊陲建設。進藏的第二年,父親在一次施工中突遇安全事故,從此長眠邊關。那時,正緊張備戰中考的詹雨強忍著內心的悲痛,從老家四川千里迢迢趕到墨脫接父親“回家”。途徑雅魯藏布江畔,少年詹雨遵照父親的遺願,撒了一把父親的骨灰在滔滔江水中。

也正是從那時起,詹雨開始了解西藏、了解墨脫,也是從那時起,他認識了墨脫的邊防軍人。2015年高中畢業後,詹雨毫不猶豫選擇參軍報國,奔赴西藏高原服役。新兵下連時,詹雨連寫數份申請,堅決要求到墨脫去。他堅信,父親一定會在墨脫看著自己成長。

“墨脫戍邊模範營”擔負著艱巨的巡邏任務,最長的一條巡邏路穿越在海拔600米到5000米的原始森林、懸崖峭壁和雪山峽谷間,巡邏一次需要15天。巡邏官兵不僅要時刻防範螞蟥、毒蛇、毒蜂的襲擊,還要提防隨時可能發生的泥石流、山洪、雪崩等自然災害。

路上,詹雨的連長郝亮向記者透露,來到墨脫連隊後,詹雨始終感覺父親就在身邊激勵著他,他也把對父親的思念轉化為戍守墨脫的不竭動力,訓練比誰都刻苦,急難險重任務搶著幹,邊防巡邏爭著上。每次途徑雅魯藏布江,他都會駐足緬懷父親。

正是因為有父親的“陪伴”,詹雨在經歷“鬼門關”時也不曾畏懼。那是他在去年的最後一次長途巡邏。那晚,狂風肆虐、暴雨如注。帳篷裏,巡邏隊隊長陳所峰眉頭緊鎖,死死盯著躺在睡袋裏的詹雨。

昏迷不醒的詹雨面容蒼白,嘴角不時流出粉紅色泡沫狀的唾液,身體無規律地打著擺子。隨隊軍醫周靖凱試圖為他輸液,但因身體冰冷、血管收縮,根本無從下針。

幾個小時前,當巡邏隊翻越海拔4600多米的雪山時,詹雨突發高原急性肺水腫,他忍痛堅持到8公里外的宿營地後就倒下了,一直昏迷不醒。

“快準備擔架,蒐集手電筒,老周帶幾名戰士連夜護送詹雨去縣醫院!”陳所峰的聲音略顯顫抖。要知道,在這條巡邏路上,曾有29名官兵獻出了生命。一路疾風驟雨,一路密林絕壁,40多個小時後,大家把詹雨送到醫院。經過緊急搶救,他最終睜開雙眼。

郝亮回憶道:“詹雨這小子確實行,從‘鬼門關’走一遭回來都毫不畏怯,醒來的時候還朝大夥露出笑容。”記者扭頭轉向正走在隊伍後面的詹雨,他仍舊一臉輕鬆地打趣説:“我命硬,老天不收我!”

詹雨又摸了摸肩上的士官銜説:“經歷過生死,我更能體會到父親的不易,體會到墨脫軍人的不易。”

春節前的這次巡邏路程很近,傍晚巡邏隊伍已順利返回駐地營區。休息時,詹雨給家中的母親撥通了電話,匆匆寒暄便挂斷電話。

一首名為《兵心》的歌,久久在記者耳畔縈繞:“媽啊!媽媽!你別牽掛,祖國祖國放心吧!兒為人民放哨站崗,一片兵心在天涯。”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新華社解放軍分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