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來,中國陸軍武器裝備實現了哪些跨越

發佈時間:2018-12-07 11:28:03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謝露瑩

“偉大的變革——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型展覽”國防和軍隊建設專題展區展出的陸軍主戰裝備模型。王裴楠 攝

眼下,“偉大的變革——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型展覽”正在國家博物館火熱展出。在國防和軍隊建設專題展區,我們可以全方位、近距離地體驗人民軍隊伴隨著改革開放的偉大征程所發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武器裝備是鞏固國防、建設軍隊和打贏戰爭的重要物質基礎,是戰鬥力生成和提高的重要源泉,也是一支軍隊綜合實力和現代化程度的重要縮影。

改革開放40年來,人民軍隊武器裝備建設取得了一系列巨大成就,實現了從第一代裝備向第三代裝備的整體跨越,初步建成了中國特色武器裝備體系,開創了武器裝備機械化、資訊化、智慧化複合發展、跨越發展的全新局面,為有效維護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為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奠定了重要的物質技術基礎。在這其中,陸軍作為地面作戰的主力,40年來,武器裝備體系實現全面更新換代,陸上機動作戰能力不斷提升。

陸戰武器裝備實現升級換代

改革開放之初,中國陸軍還是一支以步兵為主體的半機械化地面作戰力量,徒步作戰步兵部隊數量在陸軍編成中佔有很大比重,以輪式運輸車輛機動、徒步衝鋒方式作戰的摩托化步兵師(團)較少,真正能夠乘車機動、突擊作戰的機械化部隊數量很少。在作戰部隊編組形式上,步兵、炮兵、裝甲兵、工程兵、防化兵、通信兵等分屬不同的軍區和兵種領導機關等領導管理,數量規模龐大,但品質效能水準不高,合成化程度很低,與發達國家軍隊差距較大。

1985年,中國軍隊進行了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一輪大整編,組建24個陸軍集團軍,由各軍區分別領導管理;把過去分屬炮兵、裝甲兵、工程兵、防化兵等兵種領導機關的兵種部隊,和各軍區原有的步兵軍整合編組成陸軍集團軍,編轄摩托化步兵師、機械化步兵師、裝甲師(旅)、炮兵旅(師)、高射炮兵(防空兵)旅、工程兵團、防化團、通信團等合成作戰力量。中國陸軍第一次實現了各兵種的合成作戰編組,大大縮小了與國外陸軍在部隊編制體制上的反差。

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根據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通過自行研製為主和部分引進為輔相結合的方式,特別是大力推進實施高新技術武器裝備工程,陸軍武器裝備實現全面升級換代,初步建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陸軍武器裝備體系,部分武器系統的性能和品質達到世界同類裝備先進水準,如95式槍族、99式主戰坦克、遠端多管火箭炮等。

陸軍作戰部隊分類建設也取得突破,重型機械化部隊、輕型機械化部隊、兩棲作戰部隊、山地作戰部隊等成套配裝不同類型作戰裝備,陸軍部隊武器裝備成建製成系統形成作戰能力和保障能力。部分一線陸軍集團軍和重點應急作戰部隊還全面換裝了新式武器裝備,整體作戰能力得到顯著增強。

其後,陸軍部隊編成規模又在幾輪精簡整編過程中得到進一步優化,陸軍集團軍數量減少到18個,部分集團軍改行“軍-旅-營”編制,部分集團軍開始編配陸軍航空兵團,陸軍立體機動作戰能力實現全面提升。2015年12月31日,陸軍領導機關在新一輪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中應運而生,調整組建13個陸軍集團軍,“按照機動作戰、立體攻防的戰略要求”,“加快實現區域防衛型向全域作戰型轉變,努力建設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新型陸軍”。

三代主戰坦克達到世界先進水準

主戰坦克,號稱“陸地猛虎”,是現代陸軍地面機械化作戰能力的重要體現。但在改革開放初期,中國陸軍的坦克裝甲裝備水準與世界先進水準形成巨大的代差。當時,世界主要國家軍隊大多已經全面換裝第三代主戰坦克等先進裝備,而中國陸軍還是以第一代坦克裝甲車輛裝備為主,只有59式中型坦克、63式水陸兩棲坦克、69式輕型坦克以及63式裝甲輸送車等,整體戰術技術水準嚴重落後。

59式中型坦克是中國陸軍的第一代坦克,是在蘇聯T-54A坦克基礎上通過技術引進、仿製生産的,1959年開始裝備部隊。在其後40多年裏,59式坦克及其改進型始終是陸軍裝甲部隊的主力。而在這期間,國外坦克已從第一代發展到第三代。

在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兵器工業曾經研製成功第二代主戰坦克,但由於其整體戰術技術水準沒有全面實現根本性突破等原因,只是進行了小批量生産、試裝備試使用。在國防科技工業“多研製、少生産、搞好技術儲備”的總體佈局之下,國家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安排專項經費以支援三代坦克的研製。

當時,遠在千里之外的中東地區發生的兩場局部戰爭也給我們提供了啟示。20世紀80年代初,伊朗和伊拉克大打出手,在兩伊戰爭的地面戰場上,雙方不同代際的坦克對抗作戰效果迥異。1991年1月17日,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對伊拉克發動了海灣戰爭,在42天作戰中,儘管美軍以空襲作為主要作戰手段,地面作戰行動只進行了短短100小時,但在地面戰場上,美軍M1A1主戰坦克與伊軍坦克的對抗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第一代改進型坦克根本無法與第三代主戰坦克對陣叫板,只能陷入被動挨打的境地。而美國陸軍航空兵AH-64“阿帕奇”武裝直升機挂載16枚“海爾法”半主動鐳射制導空地導彈,居高臨下在10公里距離以外開始瞄準、攻擊坦克目標,真正成為伊軍裝甲部隊的“剋星”。

中國兵器工業受命組隊研製達到世界第三代標準的主戰坦克,經過十幾年的大力協作攻關,終於在世紀交替之際推出了99式主戰坦克。1999年新中國成立50週年閱兵式上,中國陸軍第三代主戰坦克首次以編隊方式公開亮相,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閱。儘管當時參閱展示的99式坦克只有12輛,還不能單獨編成一個完整的地面裝備方隊,但在地面裝備方隊序列中打頭陣,仍然引起了全世界的高度關注。

如今,99式坦克已成為陸軍集團軍裝甲部隊的主力裝備,在此次展覽上,就展示了經過全面升級改進的99A主戰坦克模型。99A主戰坦克達到了世界先進水準,在資訊能力、火力、機動力、防護力的綜合協調發展上形成了自己的鮮明特色和獨特優勢,大大提升了陸軍機動突擊能力。

中國陸地疆域遼闊,在北方平原地區縱橫馳騁的主戰坦克,在南方水網稻田、熱帶叢林地區幾乎難以通行。為此,中國陸軍利用三代坦克的相關技術,改進研製成功96式主戰坦克。近年來,96式坦克及其改進型多次代表中國陸軍參與俄羅斯主辦的“坦克兩項”國際軍事比賽,在“跑得快”和“打得準”這兩大賽項上屢屢展示不凡身手。

陸軍航空兵裝備快速崛起

在1985年大整編前夕,原總參謀部組建陸軍航空兵局(後改組為陸軍航空兵部),把原先隸屬於空軍的直升機部隊轉隸組建了陸軍航空兵,後來又把部分陸軍航空兵團調整編設到軍區或部分集團軍,再升格為陸軍航空兵旅。在新一輪調整改革中,陸軍集團軍又編配了陸軍航空兵旅。這一系列調整改革使中國陸軍的合成化水準空前提高,陸軍空地一體化建設進入了新的階段。這個“飛行化”特徵也在陸軍新的軍種標識中得到了鮮明的體現。

在改革開放初期,為大力推進陸軍航空兵建設,國家拿出寶貴的外匯,先後從國外購買引進了部分型號的軍民用直升機,如法國“小羚羊”輕型武裝直升機和“海豚”直升機、美國民用版“黑鷹”通用直升機等,還引進了國外的直升機技術專利和全套生産設施及主要零部件,在國內研倣生産直-8輕型直升機和直-9中型直升機。一段時間內,哈爾濱飛機工業公司研製生産的直-8直升機成為中國陸軍航空兵的骨幹裝備,在全面實現國産化的基礎上,先後改進研製生産了直-8WG和直-19等武裝直升機。

經過30餘年不懈努力和協作攻關,在進入21世紀後,中國航空工業在直升機的設計、生産上實現了重大技術突破,成功推出了擁有自主智慧財産權的專用版直-10武裝直升機,徹底打破了少數國家在這個領域對中國的全面封鎖。在2009年新中國成立60週年閱兵式和2015年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閱兵式上,陸軍航空兵直-10梯隊以大編隊閃亮登場,兩度驚艷世界。在媒體公開報道的一些陸軍部隊訓練演習活動中,直-10跨海突擊、低空突擊等敏捷的身影更是令人叫絕,充分展示了陸軍空地一體作戰能力。

如今,中國陸軍航空兵的直升機裝備數量顯著提升,形成了以直-10武裝直升機、直-19偵察武裝直升機為主要空中突擊平臺,以直-9改進型和直-19中型直升機為運輸投送平臺,以直-8系列通用直升機和勤務直升機為專用平臺,以部分引進的俄制直升機米-17系列為補充,體系完備、技術先進、戰勤配套的直升機裝備體系。而在新一輪調整改革中,部分集團軍還新組建了空中突擊旅,並在一些對抗性演習中展示了空地一體機動作戰實力。

陸軍防空兵打造低空盾牌

現代作戰,地面部隊首先必須有效抗擊空中威脅尤其是低空、超低空威脅,特別是佔有“一樹之高”優勢的空中殺手武裝直升機,還有各種大中小型無人機,重點是偵察打擊一體化的武裝無人機。陸軍防空兵是打造低空盾牌的野戰防空作戰主力。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陸軍防空兵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實現了重大的跨越式發展。改革開放初期,陸軍步兵軍、師只編配有少量的高炮部隊,對空防禦火力以大中口徑高射炮為主。後來引進國外技術專利等,仿製生産紅旗-7低空近程野戰防空導彈武器系統,自行研製多種型號低空近程單兵攜帶型防空導彈,陸軍地面部隊防空火力進入了彈炮結合的發展階段。

20世紀90年代,中國研製生産了紅旗-17近程低空野戰防空導彈武器系統和紅旗-16系列中程中高空防空導彈武器系統,大大增強了陸軍防空兵的對空攔截火力範圍和目標殺傷能力。

進入21世紀後,陸軍防空兵部隊又陸續裝備了以多管速射炮為主體的新一代近程防禦武器以及新一代彈炮結合野戰防空武器系統,大大增強了對低空超低空目標的防禦作戰能力和防空攔截作戰效果。

如今,中國陸軍防空兵已實現以野戰防空導彈武器系統為主體、以先進高炮武器系統為補充,彈炮結合、優勢互補、高低搭配、空域銜接的防空火力裝備配係,在對空攔截火力範圍上全面覆蓋中高空、中低空等各個空域和中近程等各個距離。

與此相對應,陸軍防空兵的對空警戒探測能力也全面提升,對空探測裝備從早期的以目視觀察、光學設備觀測為主,發展到現在的遠端預警雷達、光電探測等多種手段組網運用,對空中目標探測發現距離越來越遠,能夠儘早有效發現各種空中威脅目標。

陸戰裝備體系日趨完備先進

火力殺傷裝備是陸軍作戰裝備體系的重要成員。在1985年的精簡整編中,陸軍炮兵部隊的編成得到優化和加強,炮兵連的數量佔到陸軍部隊建制連的一半左右。改革開放40年來,陸軍壓制火炮裝備和反坦克裝備都得到快速發展,綜合火力壓制能力、火力打擊距離和目標精確殺傷能力得到全面提升。在展覽會場上,我們看到300毫米遠端多管火箭炮、新式155毫米自行榴彈炮等新式壓制火力裝備以及紅箭-9、紅箭-10等新一代反坦克導彈裝備。

電子資訊裝備是現代陸戰裝備體系的重中之重,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電子資訊産業得到了快速發展。目前,陸軍部隊各級指揮機構均配備了先進的指揮資訊系統,野戰綜合指揮控制通信能力全面增強。陸軍部隊偵察情報裝備的整體水準快速全面提升,各种先進的無人機、地面偵察雷達、光電探測裝備等空地偵察裝備成為獲取地面戰場情報的重要手段。陸軍電子對抗部隊全面換裝新一代電子對抗裝備,電子偵察、電子干擾、電子防禦等綜合作戰能力全面增強,為在複雜電磁戰場環境條件下全面爭奪陸戰場電磁頻譜的主動權和控制權奠定了重要基礎。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