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刃-2018”|在挑戰極限中淬鋒礪刃

發佈時間:2018-10-22 10:44:33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趙 彬 盧亞其 馮來來    責任編輯:謝露瑩

燕山深處,武警部隊某訓練基地靶場,安靜得只能聽見風吹蘆葦的“沙沙”聲。武警河南總隊狙擊手劉付鴻峰看了一眼約300米遠的劫持人質歹徒頭靶,在迷彩服上輕輕擦拭了下手心裏的汗。這是“鋒刃-2018”國際狙擊手射擊競賽的解救人質狙擊課目現場,氣氛緊張得幾乎令人窒息。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在挑戰極限中淬鋒礪刃

——“鋒刃-2018”國際狙擊手射擊競賽見聞

■特約記者 趙 彬 通訊員 盧亞其 馮來來

燕山深處,武警部隊某訓練基地靶場,安靜得只能聽見風吹蘆葦的“沙沙”聲。武警河南總隊狙擊手劉付鴻峰看了一眼約300米遠的劫持人質歹徒頭靶,在迷彩服上輕輕擦拭了下手心裏的汗。

這是“鋒刃-2018”國際狙擊手射擊競賽的解救人質狙擊課目現場,氣氛緊張得幾乎令人窒息。

風勢漸強,蘆葦隨風擺動的幅度越來越大。2米高的射擊平臺上,劉付鴻峰認真測量風速等數據,不斷修正彈道。瞄準鏡裏,靶標左右擺動,在晃動著的蘆葦叢的襯托下,讓人有種眼暈的感覺。

5分鐘裏,歹徒頭靶隨時會在人質頭部兩側出現,第1次是半頭靶,第2次是全頭靶,每次顯靶時間僅為2秒,且打中人質要扣掉60分,苛刻的射擊條件讓射手倍感壓力。劉付鴻峰深吸一口氣,將僅有的一顆子彈裝進槍膛,爾後把瞄準點放在了人質頭部附近,隨時等待“歹徒”出現。

1分鐘、2分鐘……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劉付鴻峰的心情有些焦急,眼睛也開始變得酸澀。數秒之後靶標瞬間出現,狙擊手的本能讓劉付鴻峰果斷扣動扳機。報靶顯示,正中“歹徒”半頭靶。

靶標小、距離遠、干擾大、射擊時限短……在經歷了連續幾天的對決後,參賽選手進入了相對疲乏期。然而,一個個難度不斷升級的競賽課目,讓他們不得不繃緊神經、嚴陣以待,一次次向著自己的極限發起挑戰。

在遠距離精度狙擊課目中,柬埔寨選手賽義哈走下射擊臺,攤開雙手對身邊的翻譯搖了搖頭:“太難了,這麼遠的距離,我不能保證全部命中。”該課目要求射手在聽到開始信號後,3分鐘內對3個600米外的隱顯偽裝靶自行搜索測定距離並實施射擊。

除了距離,山頂變幻莫測的風也讓參賽隊員頭痛不已。正準備上場的陸軍某部狙擊手卓鵬,盯著測風儀螢幕上不停變化的讀數,眉頭擰在一起:“風速很不穩定,且最大風力已達到6米每秒。”

“風是影響狙擊精度的重要因素,複雜地形條件下這一影響更加明顯。”競賽裁判組組長孫博祥指著遠處的群山向記者介紹,“目標位於半山腰,前面還有一座矮山遮擋,風在經過目標區域時方向、速度都會發生變化,進一步增加了射擊難度。”

在吉爾吉斯斯坦選手朱馬巴耶夫看來,難度最大的當屬綜合戰鬥狙擊課目。它要求狙擊小組使用狙擊步槍、手槍,35分鐘內在大起伏山路上奔襲2.3公里,並在沿途7個不同位置對各類型靶標進行射擊,最遠目標距離為580米,重點檢驗狙擊小組的林地潛行、山地奔襲和綜合射擊能力。

衝過終點線後,朱馬巴耶夫和隊友已是滿身大汗。他喘著粗氣對記者説:“在負重條件下既要衝陡坡、攀山頂,還要進行遠距離射擊、晃動平臺射擊、立姿無依託射擊,對體能、毅力和技戰術都是非常大的考驗。”

“沒有高難度,哪能有高能力。”談起綜合戰鬥狙擊課目,武警部隊參謀部情報局局長張曉奇説:“狙擊手是槍王之王,只有平時不斷挑戰各種極限,才能鍛造成為實戰中一擊制勝的‘尖刀之刃’。”

(解放軍報北京10月21日電)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軍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