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嶺為何成為美軍的“傷心嶺”

發佈時間:2018-10-19 10:20:21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辛士紅    責任編輯:謝露瑩

1952年10月14日淩晨,美第八集團軍司令員范弗裏特指揮以美軍為首的所謂“聯合國軍”,以每秒鐘6發炮彈的速度,對駐守上甘嶺的志願軍陣地進行狂轟濫炸。上甘嶺戰役——被美聯社稱為“朝鮮戰爭中的凡爾登”,在震天撼地中打響了。

時任第15軍軍長的秦基偉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這一天,是我一生中又一個焦慮如焚的日子。敵人突然發動進攻,規模之大,火力之猛,都是空前的。”

對於上甘嶺,美軍原計劃用兩個營、5天時間、傷亡200人以內拿下來。的確,只有3.7平方公里的兩個高地上,僅僅駐守著志願軍的兩個連,這樣的計劃足夠保守。然而,美軍最終動用了6萬餘人,打了43天,傾瀉了190萬發炮彈,付出傷亡和被俘2.5萬餘人的沉重代價,志願軍的鋼鐵防線卻巋然不動。

據説,在美國西點軍校的紀念館裏,擺著537.7和597.9兩個高地的模型。上甘嶺戰役至今仍是他們的教學戰例。

上甘嶺,不但是美軍的“傷心嶺”,也是美軍乃至整個世界重新認識中國、重新認識中國軍隊的“分水嶺”。

在上甘嶺,戰爭的雙方列開隊形、擺開陣勢,在同一場地、同一規則、同一目標下,打了一場硬碰硬的拳擊賽。結果,志願軍打出了國威軍威,創造了世界戰爭史上“攻不破的防線”的奇跡,並將戰略對峙有效穩定在北緯38度線上,打掉了美軍“從戰場上得到談判桌上得不到的東西”的妄想。

在上甘嶺,中華民族找回了失落百年的尊嚴和自信。從此,“聯合國軍”再也不敢發動大的進攻戰;從此,新中國在世界上的大國地位基本確立。基辛格在《論中國》中寫道:“朝鮮戰爭對中國而言不只是平局。它確立了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軍事強國和亞洲革命中心的地位,它還建立了中國作為一個令人敬畏的對手的軍事威信,在以後的幾十年中,這一威信始終不墜!”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上甘嶺戰役的勝利,是正義戰爭的勝利,是全世界愛好和平力量的勝利。60多年前,中國人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毅然派出志願軍抗美援朝,完全是保衛和平、反抗侵略的正義之舉。所以,志願軍將士才會有愈戰愈勇的旺盛鬥志和高昂士氣,才能不斷創造出驚天地、泣鬼神的戰爭奇跡。

中國人民和中國軍隊從來信理不信邪、服理不服霸,決不會接受任何外來干涉,決不會屈從任何外來脅迫,一如既往地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

上甘嶺戰役是交戰雙方實力、意志、素質和作風的綜合較量。志願軍巧妙利用坑道工事和野戰工事,構建起攻守自如的縱深防禦體系,摸索出打陣地戰的一整套成功經驗,越打部隊損失越小、官兵士氣越高。李奇微後來承認:“對當時軍事上的實際有著清醒認識的人,沒有誰會相信,憑我們手中的這點兒有限的兵力,能夠贏得什麼全面勝利。”

當今世界,國際競爭的“叢林法則”並沒有發生根本改變,“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內”的現實邏輯一再上演。能戰方能止戰。面對波譎雲詭的國際形勢,面對複雜敏感的周邊環境,唯有奮發圖強,建設一支更加強大的人民軍隊,關鍵時刻才能底氣足、腰桿硬,不負黨和人民的重托。

上甘嶺戰役中,志願軍以極不對稱的武器裝備,戰勝了裝備精良的美軍,證明了戰場上的一個不二法則:鋼多氣少終究笑不到最後。邱少雲、黃繼光、孫佔元……上甘嶺戰役中,4.5萬人的第15軍打出各級戰鬥英雄12383人,佔全軍總人數的27.5%。第15軍《抗美援朝戰爭史》這樣描述:“上甘嶺戰役中,危急時刻拉響手雷、手榴彈、爆破筒、炸藥包與敵人同歸於盡,捨身炸敵地堡、堵敵槍眼等,成為普遍現象。”

精神上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一個民族、一支軍隊,只有從精神上站起來、強起來,才會永不言敗、永葆生機。上甘嶺戰役讓我們看到“人類的精神一旦被喚起,其威力是無窮無盡的”。新時代之“新”,不僅新在物質形態,更新在精神狀態。當高樓大廈遍地林立時,民族精神的大廈也必須巍然聳立。走在強國強軍的新征程上,我們永遠不能忘了“向我開炮”的吶喊,不能忘了那些“冰河中像原木一樣移動的身影”,“拿出雄健的精神,高唱著進行的曲調……走過這崎嶇險阻的道路”。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解放軍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