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紅軍利劍——鐘緯劍

發佈時間:2018-09-18 14:25:27    來源:新華網    作者:陽建    責任編輯:謝露瑩

鐘緯劍,1907年5月生於湖南醴陵縣桃花鄉(今醴陵市官莊鎮)沙田村一個農民家庭,又名鐘維劍、鐘繼連、鐘文。1925年,參與領導愛國學生運動,同年秋入黃埔軍校步兵科學習,其間加入中國共産黨。1935年,鐘緯劍任紅3軍團第5師參謀長、紅3軍團第10團參謀長。同年2月28日,在遵義戰役中的老鴉山戰鬥中,鐘緯劍腹部中彈,由於失血過多,再也沒能醒過來。28歲的年輕生命,永遠停留在了老鴉山上。新華社發

新華社長沙9月16日電(記者陽建)初秋的湖南醴陵,天氣清爽宜人。踏上這片孕育大批將軍的紅色土地,能感受到濃濃的英雄氣息。這裡,有一個人被譽為紅軍的一柄利劍,有著血染的風采,他就是鐘緯劍。

鐘緯劍,1907年5月生於醴陵縣桃花鄉(今醴陵市官莊鎮)沙田村一個農民家庭,又名鐘維劍、鐘繼連、鐘文。1922年,鐘緯劍進入長沙長郡中學讀書,曾與曾三等進步學生組織“新雷聲社”。1925年,參與領導愛國學生運動,同年秋入黃埔軍校步兵科學習,其間加入中國共産黨。1926年秋畢業,分配到國民革命軍第6軍17師,先後任連政治指導員、連長、副團長等職,參加北伐戰爭中三克南昌、強攻南京的戰鬥。

大革命失敗後,鐘緯劍到武漢,從事兵運工作。他從國民黨軍內秘密搞了一部分槍支,弄到一條帆船,夜裏駛離武漢,沿江而上,在湖南華容與賀龍接上聯繫,隨賀龍前往湘西桑植。1928年3月參加桑植起義,任中國工農革命軍第4軍軍部參謀。1928年8月被黨組織派往日本,入東京士官學校學習,後轉早稻田大學攻讀社會科學,積極參加中共旅日特別支部的活動。

在日期間,鐘緯劍遭到日警逮捕,被酷刑折磨得死去活來,但依然將生死置之度外,堅不吐實。1930年4月,帶著滿身傷痕和滿腔革命熱情,鐘緯劍回到上海。面對白色恐怖,鐘緯劍對妻子説:“共産黨人的意志向來就不會改變,只有革命才有生路,即使我犧牲了,革命總是要成功的。”隨後,鐘緯劍與妻子搬進法租界,在一家書社以翻譯書籍做掩護,開展黨的地下工作。

1932年3月,正值中央革命根據地反“圍剿”時期,鐘緯劍主動請纓,告別了妻子和剛滿周歲的女兒,奔赴中央蘇區。歷任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戰術教員、上級幹部隊隊長,第5、第6期步兵團團長,紅軍大學訓練部部長、教育長等職。他軍事素質好,計劃週密,講課細緻,受到學員的好評,為紅軍培養了大批軍政幹部。

1934年10月,鐘緯劍參加長征,任紅軍幹部團參謀長、第1野戰縱隊參謀長、中央軍委縱隊參謀長。湘桂邊界山區的越城嶺(別名老山界)海拔2000多米,是中央紅軍長征路上遇到的第一座高山。葉劍英和鐘緯劍率部來到這裡,在通過龍勝山區時,遇上敵機轟炸,司令員葉劍英不幸負傷,縱隊的指揮任務幾乎全落到鐘緯劍身上。他憑著智慧和毅力,率領指戰員克服重重困難,終於走出了老山界。

1935年初部隊縮編,鐘緯劍任紅3軍團第5師參謀長、紅3軍團第10團參謀長。同年2月28日,在遵義戰役中的老鴉山戰鬥中,紅10團擔負守衛主峰陣地任務。敵人的炮彈縱橫交加,老鴉山硝煙瀰漫,亂石橫飛,敵人像蟻群般爬上山來。紅10團全體指戰員以視死如歸的氣魄與敵人展開殊死搏鬥,戰鬥持續了五六個小時,仍成膠著狀態。

激戰中,紅軍彈藥接濟不上。生死關頭,鐘緯劍身先士卒,跨出戰壕,撲向敵群。在他的率領下,戰士們氣勢磅薄地衝出戰壕,與敵人拼刺刀,正面搏殺。敵人節節敗退,正在紅軍乘勝追擊之時,猛烈的炮火再一次轟炸了老鴉山。鐘緯劍腹部中彈,由於失血過多,再也沒能醒過來。28歲的年輕生命,永遠停留在了老鴉山上。

如今,鐘緯劍的家鄉醴陵,已將他的英雄事跡編入《醴陵歷代名人錄》叢書,並通過當地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新華書店、五彩書吧向市民免費發放,讓人們永遠記住這位革命先驅血染的風采。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