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工複合體全面回歸,美內外政策軍事化傾向加劇

發佈時間:2018-07-12 09:58:41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付征南    責任編輯:謝露瑩

原標題:美軍售政策背後“看不見的手”

2017年5月,美國和沙特簽署了價值高達1100億美元的所有軍售協議。

2017年11月,南韓宣佈將從美國購買數十億美元的武器。

同月,羅馬尼亞和波蘭購買美國“愛國者”導彈系統的程式分別取得進展,金額合計約140億美元。

……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之初,曾放出狠話敲打波音等軍火巨頭,令其市值一度大跌。不過,特朗普很快便轉變觀念,充當起美國“第一軍火推銷員”,將其商業才華展現得淋漓盡致,取得了遠超前任的銷售業績。

不僅如此,美國政府還陸續出臺政策放寬對武器出口的限制,以進一步提高軍售效率和業績。特朗普態度的轉變,很大程度上要歸因于美國國內龐大的“軍工複合體”的遊説。這個由軍隊、軍工企業和國會議員所構成的龐大利益集團,觸角已經滲透到美國軍、政、學界的方方面面,被稱為影響美軍售等內外政策“看不見的手”。

舉例來説,波音、洛克希德-馬丁、雷神等軍火巨頭一直將大批退役軍官和國防部離任官員吸納到公司任職,同時將其代表安插到國防部、國務院和國會等機構中擔任要職,併為某些重量級的學術研究機構和新聞媒體提供大量資助,以掌控社會輿論的“喉舌”,為其搶奪軍火訂單鋪路。這也就意味著,許多美國政要與這個龐大利益集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現任美國防長馬蒂斯從軍隊退役後,曾擔任通用動力等多家大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充當這些公司的代言人。其之所以能夠進入特朗普的視野擔任國防部長,背後離不開“軍工複合體”的助力。

“軍工複合體”的戰略思維和政策傾向帶有濃厚的現實主義和保守主義色彩,政治立場相對偏右。它善於運用均勢戰略手法處理安全問題,熱衷於在海外尋找“敵人”,將安全問題泛化,從而為其源源不斷地對外銷售軍火創造有利條件。例如,“911”事件後,在“軍工複合體”的操控下,小布希政府打著“愛國”和“公眾安全”等旗號,暗中左右各項內外政策,將大量國家行政和財政資源都投入反恐戰爭的“無底洞”,導致美內外政策“軍事化”傾向不斷加劇,美國軍費開支由2001年的3105億美元一路攀升到2010年的7080億美元。這也正是奧巴馬任內決定擺脫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泥潭、持續削減軍費開支,以弱化“軍工複合體”對美內外政策干預的深層次原因。

特朗普上臺後,以應對大國競爭為牽引,強力推行“以實力求和平”的擴軍計劃,放鬆對外武器出口限制,這一系列舉措標誌著“軍工複合體”勢力的全面回歸,美內外政策的“軍事化”傾向或將重新加劇。

1961年,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在告別演説中,就曾諄諄教誨國內民眾要時刻警惕“軍工複合體”這頭“怪獸”對美國政治的侵蝕和滲透:“我們必須警惕‘軍工複合體’有意無意形成的不正當影響力,而且這種不正當權力配置的災難可能會持續下去……”這句忠告,同樣也適用於今天的美國。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創新發展研究中心 ■付征南)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解放軍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