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慰祖:他在強軍路上“沉默長跑”65年

發佈時間:2018-07-04 09:06:59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梁蓬飛 陳紅    責任編輯:謝露瑩

86歲高齡、中國工程院院士、學科帶頭人、專業技術一級、獲10余項國防發明專利……對於一名記者來説,面對這樣的採訪對象總會很興奮,因為他們從來不缺故事。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強軍路上的“沉默長跑”

——記軍委聯合參謀部某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吳慰祖

■解放軍報記者 梁蓬飛 通訊員 陳 紅

86歲高齡、中國工程院院士、學科帶頭人、專業技術一級、獲10余項國防發明專利……對於一名記者來説,面對這樣的採訪對象總會很興奮,因為他們從來不缺故事。

軍委聯合參謀部某研究所研究員吳慰祖就是這樣的人。然而,當記者與他面對面時,才意識到這是一次艱難的採訪。“這個涉及秘密”“那個不能説”“你的問題不便回答”……整整3個小時,吳老多次一句接著一句帶有歉意地婉拒。

在有限的公開資料裏,吳慰祖開闢了我國精細化工軍事應用新的研究領域,使之成為一門與物理、生物、微電子等學科緊密相關、達到國際先進水準的綜合性學科;他先後主持近30個國家和軍隊重點項目科研攻關,取得40多項重大科研成果,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軍隊科技進步獎20余項,産生重大軍事效益。

常言人生如書,但吳老這本書的精彩卻無法示人。由於所從事工作保密性極高,吳慰祖很少有機會站在聚光燈下。

吳慰祖1950年考入清華大學化學系,後轉入北京大學就讀。1953年畢業後,他懷著知識報國的初心攜筆從戎,進入我軍科研院所工作。常言道:“板凳要坐十年冷”,他卻一坐就是65年。

這是一場“沉默長跑”。當時他所從事的專業領域國內無人涉足、工作環境條件一窮二白、技術資料儲備一無所有,而且無人輔導、無處進修、無法對外諮詢,按吳慰祖自己的話説,“只能硬著頭皮自己摸索、自己幹”。

沒過多久,在大學裏學到的知識就不夠用了,工作遲遲打不開局面,心急如焚的吳慰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本領恐慌。怎麼辦?他如饑似渴地到醫學院旁聽,到原子能研究所見學,試圖從別的專業學科汲取知識養分。

“凡是創新領域,總要拓荒者刨下第一鋤,後來人才能接續耕種。”吳慰祖回憶當年的自己,經常陷入“山重水復疑無路”的困境,足以讓一般人感到絕望,但他從來沒有停止前行,因為“走著走著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瞬間讓他幹勁十足。

吳慰祖説,每當一項科研攻關取得重要進展,每當一項科研成果投入使用,他的心裏總是樂滋滋的,很有成就感,但又不便與人分享,只能一個人暗自高興、獨自享受。

“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這是吳慰祖摯愛的詩句,他説這很能代表他的心境:科研成果不能寫成論文發表,有的不便參與評獎,無法得到學術界認同,屬於“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

這是吳慰祖的名利觀,也是他的榮譽觀。在吳老眼裏,參軍入伍就應該為國防事業作貢獻,而不是為了高官厚祿。他經常告誡研究所裏年輕的後輩:既然選擇了奉獻的職業,就不要過多糾結個人得失。

吳老的一生,經歷多次體制編制調整,數易崗位。那年他剛當上副所長,就趕上幾個單位合併。他被組織申報為研究所政委,卻因為精簡機構、編制調整,研究所不設政委崗位,又被撤了下來。吳慰祖心裏沒有掀起什麼波瀾,反而覺得很釋然,因為他可以在他鍾愛的研究員崗位上,心無旁騖地幹下去,繼續收穫那種特有的幸福。

如今的吳慰祖,仍然堅持奮戰在工作一線。吳老告訴記者,他現在每天都來上班,有時一個月要出差三四次,因為手上還有3個項目沒完成。

86歲的吳慰祖,還和他年輕時一樣風風火火、馬不停蹄。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軍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