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中國空中儀仗隊”一員?先飛300小時殲十!

發佈時間: 2017-12-19 09:53:44    來源: 央視網    作者: 佚名    責任編輯: 康壯

央視網消息(面對面):精彩紛呈的“空中芭蕾”,危險刺激的“刀尖舞蹈”,對人體有何影響?187個問題遇到怎麼辦。?《面對面》走近八一飛行表演隊,專訪隊長曹振忠。

  八一飛行表演隊與世界知名飛行表演隊同場競技

2017年11月15日,迪拜阿勒馬克圖姆機場上空,中國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6架殲十戰機正在進行表演:六機大箭隊直線超低空通場、三角隊俯衝、四機大坡度盤旋接斜筋斗、五機躍升解散,22分鐘的表演,中國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共完成19個配套動作,這次演出是八一飛行表演隊第一次在迪拜航展上與俄羅斯“勇士”、阿聯酋“騎士”等世界知名飛行表演隊同場競技,共舞藍天。

記者:在這個執行任務過程中,其實還有一些和國外的同行進行表演但同時又競賽這樣一種可能,是嗎?

  曹振忠:對,因為作為表演隊員來講,他都有一個把自己最好的東西展現出去那種願望。

  作為與巴黎航展、莫斯科航展比肩的世界三大航展之一,這次迪拜航展吸引了數萬名觀眾前來參觀,而這次在迪拜航展上的表演是中國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第四次出國進行表演。之前,他們曾在2013年莫斯科國際航展,2015年馬來西亞蘭卡威國際海空展和中泰空軍“鷹擊-2015”聯合訓練閉幕式進行表演。每一次出國都需要面臨陌生環境的適應問題,這一次,他們需要面對的是高溫、揚沙浮塵、低空能見度等一系列不利條件。

記者:每次出去進行執行任務的時候,作為隊長您最關注的是哪個環節哪個問題?

  曹振忠:每次出去最關注的就是我們的預想預防工作。

  記者:怎麼解釋這兩個?

  曹振忠:對於前期任務的籌劃可能面臨的一些困難,或者是工作中可能出現的一些不安全因素或者是隱患,我們要充分進行一個預想,比如這次我們去迪拜有了187個問題怎麼辦。

  記者:187個問題?

  曹振忠:對,怎麼辦,遇到這些問題我們怎麼辦。

  記者:怎麼會列出這麼多問題?

  曹振忠:因為它涉及到指揮,轉場組織程式裏面的和我們飛行表演裏面的相關的一些東西。

  在迪拜,八一飛行表演隊針對這些問題,首先進行了兩次檢驗性飛行,隊員們很快熟悉了環境,也變得更加自信,但在正式錶演前,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

曹振忠:比如它有一個紅線,要求你不能過它的滑行道,所有空中表演的動作你必須在觀禮臺面向這個區域,一開始給我們答覆,有可能高高度可以過,按國際慣例高高度可以過,這次要求這個紅線無限延伸無限增高,所以整個剖面是不能過的,所以這樣對於我們的一些動作臨時進行調整,比如四機垂直向上開花,按正常以往我們開上去一分開,在集合過程中要過紅線位置,但這個它不能過,要求很嚴,我們只能臨時調整。

  記者:等於是有約束在表演?

  曹振忠:對,調整了以後,對於隊員來講我們只能一算,算完了以後,實際上就得實際操縱,這些變化可能對我們飛行員是一種考驗。

  像這樣的編隊飛行,是八一飛行表演隊最常態的表演形式,飛行員不僅要具備高超的駕駛技術,更需要隊員之間精準默契的配合。編隊飛行不同於一般的特技飛行,為了更好的在觀眾面前呈現,編隊飛行常常需要大的機群和密集的隊形,正因為如此,也增加了飛行的風險。

曹振忠:所有練的東西都是為了看,為了展示給大家所以隊形非常小,這帶來的相撞的風險就要增加很多。實際上我們隊形號稱是5乘5,但實際上我們經過測量距離已經沒有了,飛機機頭已經到前一架飛機長機的屁股裏面去了。

  記者:稍微一不注意兩個就會有摩擦甚至相撞?

  曹振忠:有可能相擦或者相撞,而且大機群六架飛機,這種風險要成倍增長,再一個就是低高度的風險,因為我們飛行整個表演是在機場上空,最低的高度按我們航空米來講叫一米,按咱們實際的尺規的米也就三四米這種高度。

  記者:三四米?

  曹振忠:對,就是飛機離地面。

  記者:那也就是基本上一層這麼高的高度,飛機怎麼做飛行?

  曹振忠:靠飛行員自己的一些判斷,通過機載一些數據,目視的一些判斷,像這種高度大速度情況下高度表是已經不指示了。

  記者:完全靠什麼判斷?

  曹振忠:飛行員目視。

  記者:幹嗎要做這麼高風險的一個動作?

  曹振忠:展現飛機的一種低,低高度的小速的一種性能。

  記者:然後再拉升起來?

  曹振忠:對,像飛行員如果有失誤你處置風險的餘地非常小。

1   2   3   4   5   下一頁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央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