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日和實兵對抗演習掀起的沙場狼煙,不僅帶給世界一個個“驚嘆號”,更留給一支支部隊審視自身的諸多“問號”。陸學權 攝

登上察汗敖包丘陵極目遠眺,一望無際的草原映入眼簾,心頭一下子就涌上了“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思古幽情。

記者不止一次地來到朱日和訓練基地,每次登上這個能極目遠眺的制高點,總有一個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的大問號:朱日和到底是什麼?

很多人告訴我,朱日和是蒙古語的音譯,是“心臟”的意思。但是,這不是記者想要的答案。

今年夏天,為了採訪沙場大閱兵,再次來到朱日和訓練基地,記者決心去尋找那道“成吉思汗邊墻”古跡。幾經週折,終於找到了一道疑似邊墻的遺跡。史載,這道邊墻由女真人歷經60年苦心構築而成,卻未能阻擋住成吉思汗的鐵騎。正是800年前,成吉思汗的鐵騎從這裡揚鞭遠征,橫掃歐亞……也許,這是這片草原被稱為“心臟”的初衷和理由。

“成吉思汗邊墻”早已埋沒在歷史的塵埃之中,戰爭遺跡也被黃沙和青草掩蓋很難察覺,倒是邊墻遺跡旁邊那一道道被戰車碾壓出的車轍,格外醒目。徜徉尋覓在邊墻遺跡旁,“風吹草低”已經見不到牛羊,見到的是戰車、戰機、戰士,和他們時不時上演的一幕幕沙場鏖戰的活劇……

西元2017年7月30日,1.2萬名官兵、600多臺戰車集結列陣朱日和,以戰鬥姿態接受習主席檢閱,接受黨和人民檢閱。鐵流滾滾,戰機轟鳴,中國人民解放軍首次以野戰化、實戰化的沙場點兵,來慶祝自己所走過的90年征程歲月。這一天,朱日和再一次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世人矚目的中心。這也是90年來,邁向世界一流軍隊的我軍,發出最強有力的“脈動”。

“心臟”,在朱日和不僅僅是一個地理名詞,更像是一個鐫刻著時代特徵的現在進行時。

跟人家比什麼

年輕軍官們扔給記者一個很鏗鏘的回答:我們的制勝法寶,沒有人能輕易看懂

“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來過朱日和的人,對這個訓練基地有著不一樣的理解和感受。

有人説,朱日和就是一部兵書,在刀光劍影中能窺視到軍人的勇敢和血性;有人説,朱日和就是一面鏡子,能照出一支部隊訓練的水準和擔當;有人説,朱日和是一個窗口,展示著我軍實戰化練兵的嶄新風貌;也有人説,朱日和是一塊“磨刀石”,它把解放軍這柄利劍,磨得鋒利無比……

曾經,朱日和是一個廣袤的荒涼之地,也是一個神秘之地。隨著我軍對外交流的不斷深化,昔日這個只能在網際網路地圖上“俯瞰”的軍事訓練基地,漸漸走進了百姓的視野,也走進了外軍的眼簾。

2005年9月27日,來自俄羅斯、法國、英國、美國、巴基斯坦等24國的40余名軍事觀察員和駐華武官,首次應邀走進朱日和訓練基地,觀摩“北劍-2005”軍事演習;2008年夏天,“礪兵-2008”實兵對抗演習在朱日和訓練基地打響,來自36個國家的110多名軍事觀察員應邀前來觀戰;2014年8月29日,外軍在朱日和不再是看客,哈、吉、俄、塔等上合組織成員的數千勇士和我軍官兵一道,在朱日和舉行了“和平使命-2014”聯合反恐實兵演習……

沙場烽煙起,戰鼓入夢來。沙場還是那個沙場,硝煙不再是原來的硝煙。

一位親臨朱日和觀摩過演習的美軍軍官如此評價説,朱日和訓練基地完全可以和美國的國家訓練中心“歐文堡”相提並論。有媒體甚至説,朱日和就是“東方歐文堡”。

此次沙場大閱兵前的一個夜晚,記者走進了“藍軍旅”的藍軍研訓中心,與藍軍的智囊們進行了一場“頭腦風暴”。這些對藍軍頗有研究心得的年輕軍官們,對“把朱日和與歐文堡相提並論”的説法,並不以為然。

外軍所有先進的東西都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但是,中國軍隊邁向世界一流軍隊的線路圖肯定和別人不一樣。年輕軍官們扔給記者一個很鏗鏘的回答:我們的制勝法寶,沒有人能輕易看懂。

不少媒體都把朱日和稱為是亞洲最大的軍事訓練基地。不管是媒體記者,還是外軍的軍事觀察員,他們看到了訓練基地的廣袤和現代,看到了戰車和戰機在朱日和掀起的瀰漫硝煙,看到了“紅軍”和“藍軍”實裝實兵實彈的激烈對抗,甚至觸摸到了瀰漫在朱日和空氣中的“電磁叢林”和“數據江河”……但未必能感受到新一代中國軍人的鴻鵠之志,和埋藏在心底那股智慧的力量。

為什麼總能贏

朱日和不僅是一個“狼窩”,還是一個課堂,留給了敗軍之旅一個難得的講臺

近些年來,朱日和的聲名鵲起,自然與“藍軍旅”有關。這不是説“藍軍旅”有多麼的強大,而是這支部隊改變了紅藍對抗演練一個“亙古不變”的規則:紅必勝,藍必敗。

據不完全統計,“藍軍旅”自2014年以來,與來自陸軍的合成師(旅)、海軍陸戰旅等進行實兵對抗演習33場,取得31勝2負的戰績。

很多在朱日和吃盡了苦頭的“紅軍”部隊,幾乎不約而同地得出了一個結論:朱日和分明就是一個“狼窩”。他們視“藍軍旅”為“朱日和之狼”。

“不入狼窩焉知狼性”。這次來到朱日和訓練基地,記者就住在“藍軍旅”一名連長的宿舍裏,有機會零距離接觸這支聲名赫赫的“藍軍旅”。

連長的宿舍,只有一床一椅一桌一櫃。據説,這是連隊最為“奢侈”的豪華間。每天晚上,頭枕著戰士們急促的腳步聲入睡;每天早晨,在戰士們的吶喊聲中起床。如果你還覺得不“熱鬧”的話,戰機戰車的轟鳴聲甚至是槍聲炮聲會隨時來敲擊著你的耳膜。

一天晚上,連長宿舍刺耳的警報聲突然響起,幾乎是把記者從睡夢中“揪”了起來。坐在床邊許久,記者還能聽到自己心臟噗噗的跳聲。這個時候,我才真正地體會到了什麼才叫“枕戈待旦”,在“狼窩”裏想做一個“美夢”都很難。

在“藍軍旅”營區,有一塊巨石,上寫“封狼居胥”。在營區的400米跑道邊,還立著藍軍的戰表:勝我才能打仗,贏我才能過關。每一名戰士的臂章,都是一個“戰狼”。

“狼性”不僅挂在“藍軍旅”官兵的嘴上,鐫刻在石頭上,而是進入了每一名官兵的“骨髓”裏。在紅藍實兵對抗演練中,打得最慘的一次,旅領導全部“陣亡”。最後,旅政治部一位副主任被推到了指揮的前臺,這位非軍事幹部指揮“藍軍旅”的“余部”,居然贏得了最後的勝利。“藍軍旅”的“狼性”由此可見一斑。

“藍軍旅”旅長滿廣志這麼解釋“狼性”:部隊千里迢迢來到朱日和,我們不是要讓他們難堪,而是讓他們練強打仗的真本領,立起實戰化標準。“紅軍”要過硬,“藍軍”必兇狠,必須讓他們“一次演習,多年受益;一家演習,多家受益;一場演習,多方受益”。

那些敗下陣來的“紅軍”部隊,離開朱日和時都是五味雜陳。有的是淚流朱日和,有的是惜敗朱日和,有的是抱憾朱日和,有的是雖敗猶榮朱日和……於是,有人總結了朱日和鏖戰的10種死法。

但是,也有“敗軍”之旅感動了朱日和。有一支“紅軍”部隊,雖然在朱日和的對抗演練中敗給了“藍軍旅”,但他們沒有馬上打道回府,而是坐下來,在桌面上與“藍軍旅”一對一地交流,搞清楚自己在對抗中的幾種“死法”,尋找總結自己的得與失。這支“紅軍”部隊雖然沒能從朱日和全身而退,但也是滿載而歸。

在一對一的交流中,“藍軍旅”發現對手也有許多值得自己學習的地方。後來,“藍軍旅”還把這支“紅軍”部隊的一名副旅長請回來,給部隊講課。以敵為師,寫就了朱日和的一段佳話。後來有人總結道,“藍軍旅”很有“狼性”,很有“血性”,更有“人性”。朱日和不僅是一個“狼窩”,還是一個課堂,留給了敗軍之旅一個難得的講臺。

答案在哪

有關朱日和所有的問題,答案或許是在下一場的對抗演習中,或者是在未來的戰場上

“打敗藍軍旅,活捉滿廣志。”這幾乎是所有到朱日和要與“朱日和之狼”交手的部隊的戰前動員令。

沙場大閱兵前夕,在國防大學學習的“藍軍旅”旅長滿廣志回到了朱日和,帶領“藍軍旅”接受了習主席的檢閱。平時難見一面的滿廣志,這次終於被記者“活捉”了一次。

沙場大閱兵結束的當天晚上,在朱日和有著許多傳奇的滿廣志,來到連長宿舍,與第二天一大早就要離開朱日和的記者道別。

來自山東的滿廣志,並沒有想像中的山東大漢孔武身板,倒是在國防大學讀了幾個月書的他,顯得有幾分斯文。記者笑著問他,為何不隨記者回北京,和家人一塊過一個軍人難得的節日。

滿廣志笑了笑,認真地説:軍人嘛,就應該在沙場上度過自己的節日。

三年前,記者第一次在朱日和見到滿廣志時,還是一個團長的他,就撂下了這麼一句擲地有聲的狠話:任何國度的軍人,從現在起就甭想在中國軍人身上,尋找任何創造榮譽建立功勳的機會!

此次在朱日和再次見面,難免又聊起“藍軍旅”在這次軍改大潮中,如何重塑自己的三個角色:紅藍兼備,神形兼備,攻防兼備……

在一大堆“朱日和之問”的面前,滿廣志沒有正面回答記者的問題,他只是説,很快,在朱日和還會有許多對抗演習。他建議記者好好觀摩一下軍改之後的這些演習。言下之意,記者能在這些演習中找到想要的答案。

所有來自沙場演兵的問題,終究要通過下一場沙場演兵來解決。也許,有關朱日和所有的問題,都沒有現成標準的答案。答案或許是在下一場的對抗演習中,或者是在未來的戰場上……(范江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