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 賽前禁欲 真的有效嗎?

能不能拿世界盃,還要看團隊配合、戰術選擇和整體實力,迷信禁欲可是不行的。

世界盃的角逐已經進入最後白熱化階段,你準備好應對比賽結束後空虛的日子了嗎?這屆世界盃有沒有讓你大跌眼鏡?

除了老友啤酒小龍蝦,俄羅斯美女和“宇宙最強”的英格蘭太太團也是廣大宅男們不會錯過的話題。這些顏值逆天、身材火辣的女神站在明星球員旁邊,不吸睛才怪。

可惜的是,不少球隊教練都下了“禁欲令”。

英格蘭隊雖然允許球員和太太團相會,但要求她們住在離基地 30 分鐘車程以外的地方。德國隊教練勒夫要求隊員嚴格禁欲,遠離酒精和社交媒體。巴拿馬隊球員同樣也被禁欲。

所以,賽前性行為真的會影響隊員表現嗎?

“禁者敗,愛者勝”

回顧 1994 年世界盃,瑞士隊實行完全比賽前禁欲的策略,但是瑞士隊那一年的戰績可謂是慘敗,反觀同一年參賽的巴西隊和義大利隊,允許太太團跟隨,他們分別贏得了冠軍和亞軍。

今年年初,德國隊的教練組就早早的下了禁欲令,主帥勒夫更是妥妥的大賽之前“禁欲”的支援者,並規定德國隊的妻子和女友可以來俄羅斯看球,但是不能和自己的愛人共度良宵。

但是禁欲的德國男模團們卻不如上一屆那麼勇猛,被不禁欲的墨西哥隊擊敗,身高排名32強第7的德國隊,在與身高排名倒數第4的墨西哥隊拼搶時,29次一對一對抗竟然輸掉了17次。

前面説的只是一些足球圈的八卦軼事,事實上至今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能説明賽前性愛會導致運動員表現不佳。

學術圈爭論不休

關於性愛會不會影響運動員成績這個問題,學術界幾十年來都在爭論不休。

1995年,Boone和Gilmore發現,運動員如果在比賽前至少10小時性愛,他們的有氧代謝能力、氧脈搏等指標和平時不會有太大區別,但是如果性愛和測試時間間隔小于 2小時,則會産生負面影響。

科學家也把注意力集中于睪酮的變化上。

1992年有人發現,性愛後男性的睪酮水準會增加。

但是Hengevoss等人在2015年又反駁了這種看法,他們認為性交並不能改變男性的睪酮水準,短期或長期都如此。而且性愛後運動員的表現也有差異,不是全部的人都有所提高。

除了身體各項指標方面的測量,學者們還關注性愛對運動員比賽心理的影響。

學者們發現,大多數運動員和教練的觀點開始轉變,他們也逐漸認同性愛本身對隊員狀態的影響甚微,因此不再讓運動員禁欲了。

因為心理和情感的參與是性行為的一部分,可以讓運動員更放鬆。而限制性慾帶來的挫敗感可能對球員更有害。2011年,Vouyoukas也發現,性滿足直接關係到生活品質的提高,而長期的禁欲可能與抑鬱症有關。

但學者Mcglone和Shrier卻有不同觀點,他們認為長期禁欲所帶來的挫敗感可以給人帶來強烈的運動渴望,這樣能讓球員在比賽前達到最佳的警覺 / 焦慮水準,而性愛可能會讓人分心。

大力神盃被誰捧走,和禁欲沒關係

2016年6月21日,Frontiers in Physiology雜誌上發佈了一篇系統的文獻綜述,學者們專門總結了這些年的研究成果。他們瀏覽了500多篇文獻,最後發現並沒有強有力的證據説明啪啪啪會産生不利影響。而且不論參加什麼類型的體育運動,比賽前愛愛並不會改變運動員的體力、耐力和抗撞擊能力。

此外,如果在比賽之前至少10小時愛愛,注意休息,甚至還能對球員産生積極效果,讓他們在賽前放鬆心情。當然同時要排除酗酒、吸毒等行為,如果喝個爛醉,第二天在場上怎麼能看清對手的”無影腿”?

由於體育運動種類繁多,而且運動員新陳代謝和活動方式不同,很難進行一般化的研究。而且現在女運動員人數不斷增加,性行為對男女運動員的影響差異也尚未明確。

不過性愛真的不怎麼浪費體力,一般只消耗 25 卡路裏,相當於走上兩層樓梯,對身強體壯的運動員來説不算什麼啦。只要不進行高難度動作,性愛後保持充足的睡眠,是不會影響第二天賽場上發揮的。

而且葡萄牙隊明星球員帕特裏西奧的妻子維拉 • 裏貝羅(Vera Ribeiro)作為一名性治療師,甚至還敦促經理要鼓勵球員們在世界盃大賽前自衛。她在自己的書《Manuel of Seduction》中還提到,定期的手淫是種非常寶貴的減壓方式,而且禁欲不會帶來任何積極的影響。

所以能不能拿世界盃,還要看團隊配合、戰術選擇和整體實力,迷信禁欲可是不行的哦!

參考文獻:

1.Stefani L, Galanti G, Padulo J, et al. Sexual activity before sports competition: a systematic review[J]. Frontiers in physiology, 2016, 7: 246.

2.Pupiš, Martin, et al. "Sex and endurance performance." Sport SPA 7 (2010): 21-25.

3.Dabbs Jr J M, Mohammed S. Male and female salivary testosterone concentrations before and after sexual activity[J]. Physiology & Behavior, 1992, 52(1): 195-197.

4.Boone T, Gilmore S. Effects of sexual intercourse on maximal aerobic power, oxygen pulse, and double product in male sedentary subjects[J]. The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and physical fitness, 1995, 35(3): 214-217.

5.Vouyoukas E. The influence of sexual activity on athletic performance[D]. Concordia University, 2011.

原標題:世界盃| 賽前禁欲,真的有效嗎?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