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醫生,細品那些為榮譽而戰的時刻!

從內心講,我寧願做十台常規手術,也不願上一台這樣的手術,因為這樣的手術充滿太大的風險和不確定性,嚴重地,甚至會讓外科醫生難堪地下不了手術臺,成為一生中最不堪承受的記憶和內心永遠無法直視之傷痕。

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外科前輩在群裏發了一張圖片,説準備給一位患者做手術,我粗看了一下病例介紹,倒吸了一口冷氣。

盆腔巨大腫瘤侵及恥骨聯合,如果要做手術,不但要行盆腔多臟器聯合切除,還要切除恥骨和恥骨聯合,然後重建骨盆和肌群,手術難度之大,風險之高,非普通人可以想像。

8381653175943278

像這樣的情況,在絕大部分外科醫生看來都是手術的禁忌,遇到了多半搖頭,直接一點地,會建議患者回家,吃好喝好,拖到什麼時候是什麼時候;委婉一點地,會建議患者去腫瘤科、介入科、中醫科姑息治療或到民間尋找“偏方”,希望奇跡發生。

這位患者後來做沒做手術我不知道,但是像這樣的病例,外科醫生敢於接手並走上手術臺的,就足以彰顯他卓越的水準和過人的膽識。

因為,這種手術醫療收費很難體現技術價值不説,即使僥倖手術成功,後期恢復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需要耗費極多的時間和精力。

做好了,除了自己,不一定有人喝彩,家屬懂事的,可能會説聲謝謝,不懂事的,覺得是你份內該做的工作;沒做好,可能同事不理解你,同行不理解你,醫院也不理解你,如果術前醫患溝通不到位,家屬説不定還會把你當成謀財害命的兇手一直揪著你不放。

所以,外科醫生敢於接招這樣的病人,挑戰這樣的手術,可以説,就像救場和救火隊員一樣,完全是出於醫者仁心,替窮途末路的病人著想。

明知前路艱難,仍然一往無前。

也正是因為敢於直面這樣高難度、高複雜、高風險的手術,更反映出外科醫生對技術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對職責永不妥協的堅守,展現出外科醫生忘我的奉獻精神、無私的利他主義、勇敢的工作作風、和純粹的精神境界!(外科醫生,微創手術VS巨創手術,哪種更能體現水準?)

曾經有一個病人,外院腹腔肉瘤4次手術後再次復發,腹腔出現多發的巨大腫塊,引起了疼痛、出血、消耗、呼吸困難,和明顯的消化道壓迫症狀。像這種情況,不做手術病人很快就死;做手術,不幸地,病人可能當場死在臺上,幸運地,或許能緩解一段時間,但腫瘤還是會很快復發。

很多人都勸我別做手術,但是看著病人央求及希冀的眼神,我知道我別無選擇。

不做手術,註定死路一條,做手術,可能死,也可能博得一線生機,該如何選,其實答案已經很明顯。

對我們醫生來説,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們都會盡百分之百的努力去爭取;只要病人和家屬還在堅持,我們就絕不會輕言放棄!不管結果如何,我們要用實際行動告訴病人,世界是溫情的,人間是有愛的,我們每個醫生,就像她的每位家人一樣,都是發自內心地關心她,盡一切努力和可能在幫助她。即使最後回天乏力,病人不幸走了,我們希望留在她心裏的最後一絲記憶是美好的,人間值得,不枉來一回!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那場手術是我近年來手術中出血最多、最艱難的一次手術。

手術中,看著混亂不清難以辨認的組織結構,看著盤根錯節錯綜複雜的腫瘤情況,看著咕咕直冒流個不停的鮮血,真是神經都繃緊到了極點,冷汗也出了好幾身。

那臺手術持續了近十個小時,手術結束,我也幾近虛脫。看著滿地鮮紅的紗布,我自嘲地對清點紗布的護士妹妹説,“今天的手術太難了,出血有點多,紗布不好點。”

52041653175943382

從內心講,我寧願做十台常規手術,也不願上一台這樣的手術,因為這樣的手術充滿太大的風險和不確定性,嚴重地,甚至會讓外科醫生難堪地下不了手術臺,成為一生中最不堪承受的記憶和內心永遠無法直視之傷痕。

所以,外科醫生頂著諸多壓力進行這樣的手術,完全是為了病人的生命而戰鬥,為了醫生的榮譽而戰鬥!

當然,這樣的戰鬥其實無處不在,無時不在!

有一個直腸癌病人,腫瘤位置極低,術前已經談好,如果無法保肛就直接手術切除肛門和腫瘤後永久性改道。但是,手術中,腫瘤經過充分游離之後,還是處於能保和不能保之間。如果想手術簡單一點,就直接切除肛門,手術時間短不説,術後恢復又快;但是如果想保肛,常規前切除和器械吻合又不行,只有經括約肌間切除之後再手工吻合。只是,後者技術難度更高,耗時更長。

那天是多臺手術,白天做了一天的手術,人已經很疲憊,最後這臺手術開始的時候都已經晚上七點過,如果做經括約肌間切除,再做手工吻合的話,要到很晚。

我徵求臺上小夥伴的意見,大家的意見出奇地一致,保肛!

我們技術能達成的,就一定要爭取達成;能做到更好的,就一定要盡力做到更好!這不只是為了病人更好的效果,更好的生活,也是為了不負我們的榮譽,不負我們的職責!

手術很成功,病人恢復很順利,術後一個月病人來門診復檢的時候,肛門功能比器械吻合的還要好。我笑著跟病人説,你這個手術做得很值,不僅保住了肛門,還因為手工吻合節約了一萬多近兩萬的器械費用,只是,把我們整慘了。

病人聽了後,禮貌性地説了聲“謝謝”,他理解不了手術的困難,體會不到我們當時的心情,因此,也感覺不到自己有多幸運。

當然,作為醫生,我們也並沒有期望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能被理解。病人能理解我們自然好,不理解我們,我們就單方地的持續輸出,就像單相思的戀人,默默地關心和奉獻,只要對方過得好,一切就已經足夠!

(原創文章,春哥出品,歡迎轉發、分享!)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