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隔離險:創新還是噱頭?

隔離險屢屢導致理賠糾紛的根本原因,在於其設計偏離了保險的“大數法則”和“損失補償”兩個根本原則。

 近期,隨著奧密克戎病毒的全國肆虐,已經問世數月的“隔離險”再一次走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一邊是來勢兇猛的疫情導致隔離險的需求倍增,一邊卻又是各家險企將自身的隔離險紛紛下架,以致在售的隔離險從原來的幾十款,變為現在的僅有數款,有些甚至僅上線了一兩個月便紛紛下架。

為何險企在購買需求如此旺盛的時機卻選擇停售産品,究其原因,實為險企在産品創新中的面臨兩難困局。

01

隔離險引領疫情下的保險創新,數十家險企先後開發60餘款産品 

疫情持續影響著經濟活動和社會生活,需要人與人之間密切交流方可展業的保險業,也無疑受到了巨大的影響。在此情況下,險企出於滿滿的求生欲,亟待開發出一些緊跟熱點、貼近生活、簡單易懂,通過網際網路渠道即可銷售的産品,以滿足增加保費收入和宣傳公司品牌的雙重目的。疫情困擾下,隔離是影響百姓切身生活的最不確定性風險,因此隔離險應運而生。

第一款隔離險何時上市已很難考證,據不完全統計,已有幾十家險企開發了60餘款隔離險,自去年四季度以來,銷量逐步攀升。從目前在售的産品看,隔離險通常作為新冠特定傳染病保險搭售的隔離津貼存在,即在承保了傳染病導致的健康和身故風險的同時,投保人也可獲得一筆津貼,彌補隔離期間的生活成本。

以市場上比較暢銷的一款隔離險為例,其主險為特定傳染病保險和預防接種個人意外傷害保險,對應保險責任為新冠確診和身故的賠付,以及疫苗接種(包括新冠疫苗在內)的意外醫療、殘疾和身故的賠付,同時還包括了300元/天的集中隔離津貼。

雖然該産品主要責任為健康和身故風險,但因疫情或接種疫苗導致健康或身故風險的案例比較少見,若按此宣傳,很難讓消費者産生“共情”。因此險企反其道而行之,抓住了消費者對疫情導致隔離的收入損失和恐懼心理,以“隔離保”命名並宣傳,比以健康險和意外險進行宣傳起到了更好的引流效果。

事實表明,市場上其他産品也都採用了類似的設計和宣傳模式,均可以通過網際網路渠道直接投保,保費相對可以接受,百元左右的保費通常可以獲得千元以上的隔離津貼,因此很快成為名副其實的“網紅”産品,在疫情低迷時期為險企帶來了較高流量。

然而,隔離險並沒有起到預想之中的效果,反而給險企帶來意料之外的困擾。

一方面,眾多消費者反映隔離險理賠難,涉嫌銷售誤導,於是對險企進行了大規模的投訴。過多投訴會降低險企相關評分結果,更嚴重將被監管處罰,因此險企不得不耗用大量人力物力應對投訴,以挽回經濟損失。

另一方面,險企則普遍反映隔離險理賠率過高,有些險企為了應對消費者的投訴,甚至通過降低理賠標準來維護聲譽,導致出現“賠穿了”的窘境。

因此,眾多隔離險匆匆下架,一時間從保障民生的“網紅産品”變成了備受爭議的“噱頭産品”。

02

隔離險爭議反映保險産品創新困境:風控措施不足,市場高度內卷 

縱觀近年來保險産品競爭格局,全部人身險公司和財險公司都可以參與的短期意健險無非是最為白熱化的市場,某款創新産品一經面市,其他險企就會馬上跟隨。諸如百萬醫療險、城市惠民保等網紅産品,經常是百餘家公司內卷化經營同款産品,每款産品僅有條款上的細微區別,拼産品變成了拼渠道,寬進嚴出的銷售策略導致了後續理賠糾紛居高不下。

1、産品設計不夠人性化,理賠標準複雜

隔離險産品形態雖然簡單,但其理賠標準卻花樣繁多。

從隔離要求來看,有的險種只能覆蓋強制隔離或集中隔離,有些可以覆蓋自費隔離,有些已經停售的産品還可覆蓋居家隔離。從接觸要求來看,有些必須與確診病例接觸,有些要求與密接者接觸,有些則要求在乘坐的交通工具裏有確診或密接者即可。從理賠證明來看,多數需要“當地”出具證明即可,但“當地”的標準則細化至從省級、區縣級到街道辦不一。

2、過於尋求方便快捷,不重視投保人告知

隔離險作為特定疾病保險、預防接種意外險的附加險種,或者與航旅出行等保險綁定,通常在網際網路渠道銷售,非常易於消費者購買。

然而,隔離險方便快捷的同時,卻沒有足夠重視對投保人的告知,投保人難以抽出時間仔細閱讀並充分理解保單條款、産品的特別約定、投保須知、除外責任等,因而導致了後續大量的理賠糾紛。

3、險企風控措施不足,難以防範道德風險

隔離險作為上市不久的創新産品,相關風控措施尚不完善,險企也同樣面臨逆向選擇導致的道德風險。

上市初期,有些産品不限制購買份數,市場上便出現了一人購買多份的“薅羊毛”等不當行為。還有些險企表示,銷售人員為了讓投保人能夠得到賠償,引導投保人偽造隔離證明,甚至出現通過私刻蘿蔔章來騙保的違法行為。

隔離險導致的理賠糾紛居高不下,已經對行業和市場秩序造成了不良影響,監管不得不屢次發文提示和規範。

今年2月,銀保監會財險部發佈《關於規範“隔離”津貼保險業務經營有關問題的緊急通知》,要求險企在綜合考量可保利益和風險程度的情況下,依法依規開發産品,合理設定責任免除和理賠條件,産品銷售過程中應充分履行説明義務,對保險責任、責任免除以及理賠條件等進行充分説明。

4月,吉林銀保監局發佈《關於“新冠隔離險”的消費提示》,提醒消費者在投保前仔細閱讀保險條款,明確保障責任和範圍,認真判斷是否符合個人實際需求,按需購買産品。

03

回歸保險本質,是疫情期間産品創新必須遵守的基本法則 

隔離險屢屢導致理賠糾紛的根本原因,在於其設計偏離了保險的“大數法則”和“損失補償”兩個根本原則。

一方面,各地的防疫措施與政策變化密不可分,這並非概率因素,而是典型的政策風險,無法通過擴大産品的覆蓋面來降低發生率;

另一方面,理賠金額更是難以通過歷史數據積累等方式確認,並與保費進行合理的關聯。

此外,故意騙保、惡意理賠等道德風險等也很難通過常規手段予以控制。

隨著監管的介入和險企的不斷迭代,不切實際的隔離險陸續停售,一批更符合保險原理和疫情需求的創新産品也逐漸應運而生。

1、多家險企推出抗疫相關保險産品

隔離險雖然在售産品已經不多,但比起早期産品更精細化,理賠條件、産品告知等也更符合投保人需求。

此外,多家險企都推出了專門針對新冠肺炎的健康險,和專門針對新冠疫苗接種的意外險;有些險企與社區合作,為接種疫苗的老年人免費贈送意外險,解決了老人的後顧之憂;還有些險企雖未推出特定産品,但將意外險、健康險等産品保險責任範圍擴展至新冠,並開通了理賠綠色通道、提高了理賠效率。

根據2021年末銀保監會發佈的《中國銀行業保險業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實踐與經驗》,保險業疫情專屬保險理賠金額達4.9億元。

2、險企推出因地制宜保障民生的補償型産品

除傳統的意健險外,險企也竭盡所能發揮保險對民生的保障作用。2021年開始,北京市朝陽區政府即與人保財險北分合作推出了“服務型企業疫情防控保險方案”,對於在朝陽轄區內因防疫暫停經營的服務型企業員工,保險給予100元/天的賠償,最高賠償期限21天,每家企業每次停業事故累計最高可賠償10萬元。

在此之前,朝陽區也推出了“社會治理綜合保險”,其中包括對新冠疫情確診患者給予確診補助和住院津貼,充分發揮了保險這個經濟發展的穩定器和助推器的作用。

疫情之下,險企為求生存需要産品創新,但不能盲目創新而脫離保險本源。社會各界也應當為創新提供良好的環境,加強保險消費者教育,強化社會監督,這樣,才能讓保險發揮出應有的作用,為抗擊疫情做好金融服務。

< END >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