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萊雅、資生堂美粧巨頭做VC,重倉賽道竟是生物科技!

合成生物學、微生物成為美粧CVC偏好

近期,美粧巨頭們開始往醫療大健康領域砸錢。

5月,歐萊雅、資生堂兩大美業巨頭相繼在中國設立投資基金。

5月8日,歐萊雅中國和東方美谷簽約,宣佈在中國市場設立首家投資公司——上海美次方投資有限公司,致力於投資創新美粧科技。5月10日,資生堂首個中國投資基金“資悅基金”的實體——廈門資悅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註冊成立,註冊資本 5.01 億元。

除了兩大引人關注的巨頭外,一眾新銳國貨品牌華熙生物、貝泰妮、珀萊雅也在此前出資成立了基金。

而在這些基金的投資組合中,大健康相關的生物科技竟成為重倉賽道。根據公開資料,上述美粧企業都或深或淺地佈局了大健康賽道,重點關注與皮膚科學相關的技術。歐萊雅、資生堂、珀萊雅的投資組合中涉及合成生物學、微生物技術、綠色化學、健康管理等賽道。資生堂中國基金也明確表示關注健康前沿市場新興品牌及其上下游産業鏈。

歐萊雅雖然只透露了會投資美粧科技,但在其此前舉辦的中國美粧科技領域初創挑戰賽中,釋放信號明確表示關注前沿和最基礎學科,包括暴露組學、皮膚微生態、再生美粧科技、生命科學等,在這些學科基礎上進一步關注應用科技,包括創新原材料,創新工藝流程,創新配方科技。

為什麼化粧品巨頭做風投都紛紛瞄準了生命科學賽道,作為有著龐大産業資源的美粧巨頭們,能夠為生物科技公司帶來什麼樣的資源賦能。生物科技+消費美粧會發生什麼樣的跨界反應?

此外,在全球範圍內,做美粧的藥企並不少見,隨著一眾美業巨頭開始投中國生物科技企業,是否意味著未來中國開始將會誕生如強生、賽諾菲這樣的橫跨個護、藥物研發生産的巨頭?

多家美粧巨頭佈局健康賽道

91651652941206749

美粧企業生物科技相關投資 資料來源:界面新聞

歐萊雅和資生堂對國內生物科學的看好與其全球投資偏好一脈相承。

此次成立的美次方投資公司由歐萊雅集團戰略創新風險投資基金公司BOLD(Business Opportunities for L’Oréal Development)提供支援。BOLD基金成立於2018年,是歐萊雅以企業名義發起成立的風險投資基金,旨在從財務層面支援初創企業的發展併為他們提供融入歐萊雅全球生態系統的途徑。

BOLD基金在其官網公佈了三大投資方向,分別是:品牌與品牌服務、技術突破和供應鏈改善。其中技術突破包括新活性物質、成分、材料、智慧設備、生物技術解決方案、綠色化學。這些技術大多都涉及生命科學領域。

在投資案例中,BOLD基金7家被投中有兩家BioTech公司,分別是法國酶工程公司CARBIOS和法國全球生物能源公司Global-Bioenergies。

CARBIOS 2011年由法國風投機構 Truffle Capital 創立,首席技術官Alain Marty 在法國國立應用科學學院(INSA)獲得工程學位和生物化學工程博士學位,2007年成為教授。Carbios可以利用酶工程實現塑膠的迴圈,能將塑膠回收、解聚、純化、再聚合,就能實現塑膠的迴圈利用。除了歐萊雅外,Carbios還與雀巢、百事可樂和三得利達成合作。2021年成功生産出世界上第一個以廢棄塑膠為原料的食品級 PET 塑膠瓶。

Global Bioenergies公司依靠其專有的創新技術將植物資源(糖和澱粉殘留物、農業和林業廢料)轉化為主要的石油衍生物之一異丁烯,再將異丁烯轉化為異十二烷。異十二烷是化粧品市場中的關鍵成分,在許多皮膚護理和頭髮護理産品中作為潤膚劑和溶劑使用。它也是防水睫毛膏、持久液體唇膏等持久化粧産品中的主要成分。

在中國,成立投資基金前,歐萊雅也已經通過美粧科技創業挑戰賽與國內兩家生物科技公司達成合作。

一級市場上火熱的藍晶微生物,也是2020年第一屆“歐萊雅BIG BANG美粧科技創造營”“預見新産研”賽道的優勝公司。

藍晶微生物創立於2016年,在醫療、農業、化工領域有所佈局。在美業方面,歐萊雅已經和藍晶微生物進行全面的合作,合作涉及成分類産品和材料類産品等多方面,目前已有三個産品完成了驗證階段,即將開展下一步合作的探討。

歐萊雅曾與領先的微生物組平臺型技術公司慕恩生物展開闔作,共同開展皮膚微生態的研究。

慕恩生物是領先的微生物組平臺型技術公司,慕恩生物利用微生物開發活菌藥物,在農業上,慕恩生物瞄準生物防治和土壤健康;在皮膚微生態研究上,慕恩生物針對“皮膚微生態”項目,已經收集並保存超5000株高價值菌株,其中多株候選菌株在對抗皮膚炎症、痤瘡,抗氧化、抗衰老上表現優異。

歐萊雅BIG BANG美粧科技創造營可以看作是歐萊雅投資的風向標,今年,歐萊雅中國研發和創新中心開放創新高級經理徐金洮曾在採訪中表示:“今年重點關注的除了合成生物學、RNA技術等生物科技以外,更期待看到綠色化學,新工藝流程,創新材料,數字驅動型原料和配方的研發技術,並希望在這幾個領域看到具有全球領先的創新企業和項目。”

和歐萊雅如出一轍,資生堂在中國設立投資基金之前,在全球也設立了投資基金:Shiseido Venture Partners。

資生堂在全球投資佈局更偏好健康科技。資生堂在全球僅投資了兩家公司,分別是健康管理的FiNC和補充營養品的Dricos。

FiNC成立於2012年,利用AI提供預防性的醫療保健服務,面向企業和個人提供服務。對於企業,FiNC可以通過數據分析員工健康狀態,鼓勵健康習慣。對於個人,FiNC提供健康管理APP,為高度注重美容和健康的用戶制定提供健康管理服務和産品。

Dricos 成立於 2012 年,核心産品是一台營養飲品定制儀器,其原理之一是通過分析識別到的生物數據來個性化人體所需的營養品,這些數據或來自可穿戴設備,或來自通過觸摸特定的醫療監測設備。

在中國,未來資生堂旗下的基金會投資哪些健康科技?資生堂集團中國事業創新投資室高級副總裁周濤聲在此前的採訪中曾表示,基金將主要關注中國市場中迅速生長的一些領域,比如醫學美容、一些口服的産品等。“未來我們想打造外在美和內在美兼具的整體美(holistic beauty)概念,做創新技術、幫助産品快速增長、偏社交媒體、做品牌的公司等都在基金的關注範圍內,投資領域沒有很狹窄。”

對於國貨美粧企業,珀萊雅旗下基金嘉興沃永投資了合成生物學企業中科欣揚。成立於2015年的中科欣揚是一家合成生物學創新智造企業,由中國科學院微生物所的博士團隊聯合創辦。中科欣揚在産品應用方面,立足於化粧品護膚原料産品,並逐步向食品、保健品和醫藥等行業擴展,目前公司的主要産品有高穩定性耐熱深海SOD、熊果苷等原料産品。

貝泰妮和華熙生物也分別成立投資基金,關注皮膚相關的基礎科學。

隨著生活水準的提高及消費理念不斷趨於成熟,消費者不再單一的追求品牌,而更加關注産品的針對性、專業性,對於産品成分的關注度也不斷提升。美粧巨頭更加關注底層科學技術是未來趨勢,可以預見未來還將有更多美粧巨頭投資大健康生物科技企業。

合成生物學、皮膚科技、皮膚微生態這三大賽道最受關注

在全球美粧企業的投資佈局中,不難發現合成生物學是最受關注的賽道。美粧巨頭紛紛佈局合成生物學與化粧品原料産業鏈相關。

美粧行業原料有四大生産技術路徑,包括植物萃取、化學合成、生物發酵、合成生物。天然植物萃取技術和生物發酵技術是目前行業主流。

合成生物學技術被看作是化粧品原料生産的發展的方向。

2101652941206902

來源:中信證券《 美粧及化粧品原料行業深度專題:原料江湖,誰主沉浮》

合成生物學技術不僅可以提高成分和原料的安全性、穩定性和生物活性,還可以根據特定要求定制此類物質(如不同的皮膚類型、皮膚問題、飲食習慣和所處環境),從而實現功能的精準化。與某些傳統方法(即提取自石油化工産品、動物來源和植物來源)相比,合成生物學有潛力以更持續的方式和更大的規模以及更強的穩定性用於生産美麗與健康産品的成分。

此外,相比于傳統的化粧品原料生産方式,合成生物學能夠讓企業以成本更低的方式生産化粧品原料。

作為美粧産品新一代的革新性技術,合成生物學成為美粧企業無法避開的賽道。即使不通過投資,國內玻尿酸龍頭華熙生物也通過自建技術平臺發力合成生物學。

除了合成生物學,基於數據的個性化護膚也是美粧巨頭重點看好的方向。皮膚是人體最大的器官,皮膚問題也是常見的疾病。通過AI分析皮膚圖片來分析判斷皮膚狀況,例如痤瘡、色斑和皺紋,並且提供護膚和生活方式指導成為多家創業公司研發的方向。這也是國際美粧巨頭重點關注的賽道。

今年1月,歐萊雅通過和Alphabet的生命科學子公司Verily合作,開發用於皮膚護理的新數字技術和診斷産品。兩家公司表示,新産品可能包括AI演算法或感測器。

第三大被美粧巨頭看好的方向是關於暴露組學的研究。簡單來説就是指從受精卵開始到死亡,整個環境對人累計産生的影響,包括對你身體、皮膚、情緒的影響。

以皮膚微生態系統為例,皮膚微生態是由各類微生物、皮膚表面的組織細胞及各種分泌物、微環境等共同組成的生態系統,它們共同維持著皮膚微生態平衡,在皮膚表面形成第一道生物屏障,具有重要的生理作用。皮膚微生態的變化與皮膚各種炎症性和感染性疾病的發生和發展息息相關。

美粧品牌CVC開始投生物科技項目會為市場帶來哪些方面的改變。

隨著國內頂尖美粧CVC巨頭青睞生物科技在美粧護膚領域的應用,産業巨頭們不僅能帶來財務投資,而且能夠帶來産業資源的賦能,以及對市場發展趨勢的洞察和連通産業鏈上下游的能力,這將帶動整個産業快速向前滾動。

對於生物科技來説,這意味著跨界交叉和融合創新開始成為醫療大健康行業發展的新趨勢。生物技術在其他領域的商業化落地成為新增長點。

消費市場專業化升級,醫藥企業逐漸進軍美粧市場

隨著更多的美粧消費巨頭開始看好生物科技應用,同時,國內的醫療巨頭們也開始挖掘美粧消費這一塊大市場。

此前,國內藥企跨界最愛涉足的領域當屬日化、化粧品類領域,雲南白藥、東阿阿膠、廣藥集團、同仁堂、片仔癀等企業均開發了個人洗護、祛痘、面膜等産品。

除了藥企,醫療器械企業也開始跨界深度參與美粧市場。國內醫療器械龍頭企業微創醫療孵化了護膚平臺悅膚達,旗下擁有多個護膚品類。悅膚達的核心技術平臺是高分子微針技術平臺。此外,翰宇藥業與悅膚達”共同投資設立藥械合資公司,充分發揮雙方各自在透皮給藥系統和新藥開發及藥學研究等領域的領先優勢和資源,實現優勢互補,深度開展多肽類微針透皮給藥領域全面合作。

隨著國內貝泰妮、華熙生物、巨子生物等多家與生物技術相關的美粧企業陸續IPO,未來,生命科學企業孵化的美粧品牌或許也有獨立上市的可能。

從全球醫藥企業的發展歷史上看,不乏成功經營護膚品牌的藥企。制藥巨頭強生旗下也擁有露得清、AVEENO、城野醫生等多個護膚和消費品牌。賽諾菲旗下有頭髮洗護selsun和身體護理Goldbond兩大海外家喻戶曉品牌。

在美粧消費市場的盛宴前,美粧CVC開始圍獵生物科技企業,而藥企開始逐漸滲透進美粧市場,兩大參與者將如何角力?

在超過1500億元的美粧市場,藥企和美粧巨頭各有優勢。醫藥企業進軍消費護膚品的優勢在於對於安全性和功效可以經過多重檢驗,針對特定需求研發功效性産品更有經驗,在用臨床試驗數據説話方面,醫藥行業有著豐富的經驗。醫藥企業的産品研發經驗和成熟體系,在追求專業和功效的市場中具有競爭優勢。在市場行銷上,醫藥企業背靠豐富的醫療專家資源。

在研發壁壘上,化粧品産品的研發涉及生命科學、精細化工、皮膚科學、植物學等多學科的交叉研究與運用,需要強大的技術研發團隊支援,研發投入高是藥企的優勢。

但在品牌壁壘上,美粧行業有著極高的品牌壁壘,企業只有在産品品質管控、企業文化、行銷網路、專業服務等多方面經過長期不懈的努力,才能在行業內逐漸樹立起自己的品牌,獲得消費者的認可與信任。對於新進入者而言,樹立品牌的成本要數倍于原有企業維持和鞏固品牌的成本,而且所需的時間可能會更長。因此,品牌是化粧品行業的重要壁壘。這與醫藥市場有很大的不同。

眼下,醫療行業投資正處於下行期間,來自美粧CVC的進入,或許能為這個市場注入更多活力,讓我們看見生物科技行業的更多可能。

參考資料:

實現塑膠的無限迴圈,法國酶工程公司Carbios豪言:未來將不需要生産新的PET塑膠——生輝

巨子生物招股書

貝泰妮招股書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