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清洗屍體的水洗澡,驚悚的送葬儀式,揭開萬人喪命的真相

葬禮上,人們撫摸親吻他的臉頰。 當地還有一種風俗,親屬會用清洗屍體的水來洗澡,甚至喝下,以此保持與逝者的聯結。

「德高望重」的「巫醫」麥寧道死了。

葬禮上,人們撫摸親吻他的臉頰。

當地還有一種風俗,親屬會用清洗屍體的水來洗澡,甚至喝下,以此保持與逝者的聯結。

這種駭人聽聞的送葬儀式,在西非的幾內亞,當地人卻已司空見慣。

但就在這場葬禮結束後,離奇的事,接二連三地發生了。

12091652781655013

▲圖源:soogif

平靜的小村莊

發生了幾近滅門的慘案

8年多前,幾內亞的一個小村莊,發生過幾近滅門的慘案。

2013年12月28日,2歲的埃米爾在母親懷中死去。一週後,他4歲的姐姐也沒了。

次年1月,兩個孩子的母親也死了,年僅25歲。不久後,埃米爾的外婆也被死神奪去性命。

發生了什麼?無從得知。

村民們只是聽説,兩個孩子去世前都被腹瀉折磨了一段時間,連照顧他們的助産士和醫治助産士的醫務工作者也病倒了。

議論聲和惋惜聲日漸平息,孩子們依然像往日一樣,在樹根的洞穴裏生火。受了驚的蝙蝠,紛紛飛出樹洞。他們有時用削尖的木棍刺蝙蝠,或者多人分食一個蝙蝠烤串。

一兩周前,埃米爾似乎也是這樣,和一群孩子在死樹周圍玩耍。

52901652781655945

▲孩子們就在這樣的大樹和樹洞裏玩耍

沒有人知道,一場聲勢浩大的黑色風暴,即將打破這個村莊的寧靜……

清洗了一具屍體

五姐妹相繼殞命

在西非,獅子山、幾內亞和賴比瑞亞圍繞著馬科納河形成馬科納三角洲。當地人常常過河,往來于三國之間,做生意、看醫生、走親訪友。

32331652781656013  

▲馬科納三角洲示意圖

2014年2月底,30來歲的科尼奧諾女士從獅子山去幾內亞探望兒子。像往常一樣,她先是乘獨木舟過河抵達幾內亞,之後記不清是打了「拼車」,還是坐了公交,只記得身旁的乘客不大舒服。

回來獅子山後,她就病倒了,又拉又吐。她看了「巫醫」麥寧道,但不見好轉,隨後又被送回幾內亞接受正規治療。

在醫院裏,非但沒見好轉,她還開始吐血。

32531652781656067

▲圖源:網路

3月3日,科尼奧諾女士死了。

依照當地風俗,科尼奧諾女士的五個姐妹清洗了她的屍體——取出腸道內容物,從內部清潔屍體。否則屍體會因高溫而迅速腐爛。

令人意料之外的是,仿佛詛咒般,在葬禮結束後的數周內,她的五個姐妹也紛紛死去。

毛骨悚然的送葬儀式

讓村莊陷入了黑色恐怖

死神似乎意猶未盡,他把雙手伸向了更多人的命運······

4月8日,也就是接診過科尼奧諾女士的1個月後,「德高望重」的「巫醫」麥寧道也死了。

55231652781656191

▲圖源:soogif

小鎮上人心惶惶,但數以百計的村民依然紛紛自發前去悼念。

葬禮上,有人趴在逝者身上哭,有人撫摸逝者的臉,有人擁抱逝者

根據當地風俗,親屬還有可能用清洗屍體的水來洗澡,甚至喝下,以此保持與逝者的聯結。

消息閉塞的小村莊,村民們被「黑色詛咒」的恐怖陰霾籠罩,沒有人知道,像瘟疫般蔓延的死亡,早在上個月,就已經有跡可循

撲朔迷離的殞命事件

一封郵件帶來了轉機

3月23日,世界衛生組織宣佈在幾內亞傳播開的病毒正是埃博拉,「至3月22日,已報告病例共計49起,其中29人死亡。病死率59%。

流調發現,2歲的埃米爾是第一個確診病例。

34311652781656273

▲埃米爾和他的父母

此時,在獅子山凱內馬醫院,醫生胡瑪爾擔心病毒會藏在人的身體裏穿過馬科納河,然後在村裏開始擴散。於是,他派出了一支由流行病學家組成的「監控小隊」,開著救護車在村裏巡視,詢問村民,尋找疑似病例。

但是,他們空手而歸。村民們都説沒見過這種疾病。

正當風平浪靜時,4月1日,幾內亞衛生部發出一封郵件,報告了一些埃博拉病例,其中一名患者就是科尼奧諾女士。

郵件稱,她來自獅子山,抵達幾內亞後發病,在幾內亞的醫院去世,但屍體被送回獅子山境內的一個村莊

這個村莊就是麥寧道所居住的地方。

但由於網路問題,胡瑪爾沒有收到這封郵件。郵件消失在了網路裏,所以他沒能及時阻止葬禮的舉行。病毒是否造成了更大的蔓延,無從得知。

但起碼,撲朔迷離的多起殞命事件,總算可以從科學的角度去追根溯源。

38811652781656329

▲圖源:動畫短片《埃博拉的故事》

暴雨來臨前

她生下一名死嬰

令人欣慰的是:5月末,埃博拉似乎正在退去。

在幾內亞首都,新增病例急劇減少。在賴比瑞亞,病毒已經消失。獅子山連一起病例都沒有上報過。世界衛生組織準備宣佈爆發結束。

然而,平靜的表像下,更加洶湧的暗流正在蓄勢待發。

在20日這天,醫院裏,護士長「姆巴盧姨媽」接收了一名20歲的孕婦。她的情況有些不妙。高燒,産道出血不止,並在社區衛生中心生下一名死嬰。此時,胡瑪爾接到來自社區衛生中心的電話。

「這裡有一名患者表現出埃博拉的症狀,還有另兩名症狀類似的患者已被帶往你們醫院。」

腹瀉,嘔吐,嘴唇乾裂,結膜紅腫,像是戴上了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面具。

29711652781657054

▲埃博拉感染者(來源:動畫短片《埃博拉的故事》)

按照埃博拉病毒感染的常見症狀,胡瑪爾立刻在院內找到這兩名患者,連同社區衛生中心的病人一併採樣,將3份血樣送至實驗室。

他心想,假如現在在獅子山發現一名埃博拉患者,那麼村裏此刻有多少人正被病毒殺死?

他抽完一支煙,又點了一支。病房外,豪雨如波濤般到來,閃電開始擊中地面,一場場雷暴雨逐漸合圍,變成持續不斷的大雨。雨季終於來了。

60111652781657099

▲圖源:giphy.com(圖文無關)

「各位,」26日,胡瑪爾向醫護人員宣佈,「埃博拉來我們這了。其中一位患者就是那名産婦。

病毒來勢洶洶

真相卻被拒之門外

3份血樣均為陽性。兩位患者在醫院,另一位患者——瑪米躺在社區衛生中心的病床上,奄奄一息。

她是麥寧道的弟媳,參加了葬禮。

流調軌跡越發清晰,顯然,葬禮,是加劇病毒傳播的秘密。

這也意味著,從麥寧道的葬禮至今,埃博拉已在當地傳播了一個月。

26日下午,「監控小隊」走進社區衛生中心。他們發現,還有另外8名患者也顯露出埃博拉病毒所致疾病的症狀。為切斷傳播鏈條,他們向親屬解釋什麼是埃博拉,勸説送患者去醫院,但遭到嚴厲的拒絕。

當地人根本不相信埃博拉的存在。

30861652781657182

▲圖源:紀錄片《病毒獵人:阻止下一次爆發》

爭論越拖越久,人越聚越多,謠言在飛速地傳播。一群當地人正小聲密謀如何殺死他們。他們感覺不妙,迅速摘掉防護面罩、扯掉防護服,穿著襪子奔向幾百米開外的警察局。在身後,足以砸碎頭骨的石頭不斷飛來。

「監控小隊」躲進了警察局,逃過一劫。但當他們再次回到社區衛生中心時,9個患者全部消失了。

葬禮所引發的傳染鏈洪流,來勢洶洶撲向凱內馬醫院。

22391652781657233

▲圖源:soogif

凱內馬醫院的抵抗

病毒進一步擴散。截至7月2日——

  • 幾內亞共報告413例病例,其中303死亡。

  • 獅子山共報告239例病例,其中99人死亡。

  • 賴比瑞亞共報告107例病例,其中65人死亡。

在凱內馬醫院,病區裏一片狼藉,9個隔間塞滿了床。爆炸性腹瀉和噴射性嘔吐,散發著難以描述的氣味。地板骯髒不堪。

上一秒,患者可能平靜躺在病床上,下一秒,可能就會突然發病並在幾分鐘內死去。

放眼望去,病區裏全是赤紅的眼睛、垂死的患者、變僵的屍體。

7月3日,「姆巴盧姨媽」為一位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護士做引産手術。胎兒已經死去,她嘗試拯救大人。她將死胎拽了出來,羊水和血液隨之奔涌,病毒沾滿全身。在場的醫護人員一定知道:這個手術可能使他們感染病毒。

但他們選擇了跟病毒搶跑,哪怕希望渺茫,也仍然選擇孤注一擲。

86941652781657358

▲圖源:紀錄片《血疫:埃博拉的故事》

整個凱內馬醫院,籠罩在埃博拉的恐怖陰霾中。

隔離區不足。裹屍袋不夠。消毒水斷供。治療物資和防護裝備奇缺。護士冒著生命危險工作,每天卻只掙5美元。

在埃博拉麵前,醫護人員奮死抵抗,而病毒並沒有因此心慈手軟。

救護車司機、護工接連喪命。7月20日,「姆巴盧姨媽」也沒能倖免于難。

43971652781657411

▲人稱「姆巴盧姨媽」的護士長(左)

埃博拉病毒似乎大有橫掃千軍之勢,準備衝破凱內馬醫院的防守向各地奔去。

更糟的是,9天后,胡瑪爾——帶領所有人戰鬥的醫生——也因感染埃博拉倒在了一線。

74791652781657464

▲胡瑪爾醫生(左一)和他的團隊在醫院外合影

奇跡:價值10萬美元的3針藥劑

7月31日,正當胡瑪爾的葬禮開始在凱內馬醫院舉行時,在賴比瑞亞首都,一針劑藥物準備分別注入兩位埃博拉患者——肯特和南希——的體內。

這種藥物叫ZMapp,一個療程共3針劑,是針對埃博拉病毒的實驗性藥物。每個療程僅生産成本就高達10萬美元。全世界只有7組藥品級ZMapp,編號1至6和一組秘密備品。31日晚上8點,肯特成為接受ZMapp注射的第一名人類。

34721652781657524  

△圖文無關,來源網路

當藥物進入血流一兩分鐘後,肯特開始劇烈顫抖,如同埃博拉患者去世時一般抖動。在注射之前,肯特的臉變成了一副灰色面具。體溫升到105華氏度(≈40.6度),血氧低到了危險線上,瀕臨死亡。

肯特的顫抖還在繼續。

但15分鐘後,他的體溫降到了100華氏度(≈37.8度),從致命高燒回到中等發熱。顫抖持續了半個小時,逐漸緩和,直到最終停止。他從床上坐了起來,張著嘴,眼窩深陷,雙眼半睜半閉,但相當有活力。

肯特活了下來。

之後,肯特和南希分別注射第2、3劑藥物。

  • 8月19日,南希出院,和丈夫一起回家。

  • 8月20日,醫院宣佈肯特體內已無病毒。

3381652781657706   34191652781657753  

△南希與肯特,圖源:bjnews.com

肯特走出了隔離病房,幾個月來第一次和妻子緊緊相擁。剩下4個療程的ZMapp成功地挽救了一位護士和兩位醫生的生命。

阻止下一場爆發

2014年年末,浪潮逐漸平息。埃博拉席捲了8個國家,包括西班牙和美國。3萬人感染,超過11000人死亡

  • 獅子山有7%的醫生遇難,凱內馬醫院至少有37位護士身亡,同時失去兩位醫生。

  • 幾內亞、賴比瑞亞和獅子山的醫療體系受到重創、經濟運作瀕臨崩潰。

20201652781657799  

△圖源浮水印,2014年西非疫情示意圖:

深紅色圓代表死亡患者數,淺色代表染病患者數

而這場災難性傳染鏈條的開端,僅僅是:

  • 幾個埃博拉病毒顆粒跳進一個男孩的體內……

  • 一個女人和一個身體不舒服的乘客靠在一起……

  • 一封消失在網路裏的郵件……

  • 一場未被阻止的葬禮……

在許久之後,通過溯源,流行病學家們才發現了麥寧道的葬禮。流調顯示,至少有365個埃博拉病例可追溯至這場葬禮。

但人類與傳染病的鬥爭不止。2022年4月23日,剛果(金)發生第14輪埃博拉疫情。截至26日,已有2人死亡。世界衛生組織將派出3個疫苗接種小組前往風險最高的地區,以遏制最新的疫情。

63421652781657860  

△埃博拉疫情衝上微網志熱搜,點擊查看大圖

這讓人不由得想起,胡瑪爾在2014年6月12日發表的演講:

「這是一場艱苦卓絕的戰鬥……現在你們每天工作8小時,那就準備好工作更長時間……假如連你們都撂挑子不幹了,那誰來幹呢?我們必須盡我們所能,哪怕為國犧牲。」

實質上,病毒是利用了人類的情感與責任編織起傳染鏈條。長者對幼兒的照顧,活著的人對逝者的不捨,醫護對患者的守護……順勢傳播。

但也因這份情感與責任,同胞用生命擋在病毒和你我之間。

57041652781657922  

△圖源:紀錄片《病毒獵人:阻止下一次爆發》

附: 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傳播鏈參考圖

9621652781657973

圖源:自己做的

參考資料

[1](美)理查德·普雷斯頓著. 血殤:埃博拉的過去、現在和未來[M]. 姚向輝譯. 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 2020.

[2] 央視網.剛果(金)埃博拉疫情再起 肯亞嚴防病毒跨境傳播[EB/OL].(2022-5-2)[2022-5-11]. http://news.cctv.com/2022/05/02/ARTImLhOPROooOOHHoZFjK82220502.shtml

-End-

「喜歡就點在看」

本期封面:

26601652781658048

來源:“深圳疾控”微信公眾號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