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變太快、逃逸能力太強,病毒學家要奧密克戎毒株“自立門戶”,命名為SARS-Cov-3新毒株

新冠病毒一直在變異。從原始毒株、α毒株、β毒株,致病力強的Delta毒株,再到奧密克戎毒株。

李曉韋 | 編撰    葉水送 | 責編

27421652657768071     圖片來自ketto.org    

  導讀

新冠病毒一直在變異。從原始毒株、α毒株、β毒株,致病力強的Delta毒株,再到奧密克戎毒株。

然而,自奧密克戎毒株被發現以來,其從BA.1、BA.2、BA.4、BA.5再到BA.2.12.1...,新的突變株似乎沒有窮盡。 不斷變異的奧密克戎家族到底與初始新冠病毒有何本質區別?奧密克戎係毒株的“自立門戶”,是否意味著其免疫學特徵已經完全不同?

本週五,《科學》雜誌上的一篇新聞引發了研究者的關注,新加坡國立大學傳染病專家王林發認為,奧密克戎堵住引起的免疫應答與此前的毒株不一樣,基於此他建議 將奧密克戎作為新的病毒SARS-CoV-3,從而與原始的新冠病毒(SARS-CoV-2)區別對待,“這是一個全新的病毒”、“應該命名為SARS-CoV-3”。

這一觀點得到了不少同行的積極響應,他們對此表示贊同。

9431652657768375

接下來,我們主要講為何病毒學家要讓奧密克戎“自立門戶”,它的免疫逃離能力怎樣?現有疫苗對它效果如何,

的三種新亞型毒株BA.4、BA.5及BA.2.12.1的特性,並從血清學的角度提出為何病毒學家要讓奧密克戎“自立門戶”,建議將其命名為一種新病毒。

01

奧密克戎毒株,免疫逃逸“大師”

説奧密克戎是免疫逃逸大師,絲毫不誇張。

在先前的文章當中,我們簡單地提到了奧密克戎BA.4、BA.5及BA.2.12.1的逃逸性強于BA.2,那麼究竟強到了什麼程度,以至於讓病毒學家將其自立門戶?

近期,非洲衛生研究所卡迪賈·汗(Khadija Khan)團隊在medRxiv預印本平臺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Omicron sub-lineages BA.4/BA.5 escape BA.1 infection elicited neutralizing immunity》,即“奧密克戎亞譜係BA.4/BA.5逃逸BA.1感染引發的中和免疫”。

28051652657768427

該文章觀點與謝曉亮老師文章的結論不謀而合,“針對BA.1既往感染産生的中和抗體,Omicron可以持續演化出針對性的突變以實現免疫逃逸”,意思就是奧係毒株在不斷變異的過程中,不僅可以逃逸我們現有的疫苗,而且可以逃逸自然免疫産生的BA.1的抗體。

這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無論我們是打過疫苗的,還是經歷過新冠病毒感染已經痊癒了的,我們體內的新冠抗體都可能會無效,導致二次感染新冠。

那麼,逃逸大師奧密克戎的新亞型,究竟有多強的逃逸性?我們來看看這篇預印本文章裏的結果。

53211652657768516

 BA.4 和 BA.5 從 Omicron/BA.1 引發的免疫中的逃逸性 ,接種疫苗(綠)與未接種疫苗(紫)

通過上圖我們了解到,在所有感染過BA.1並康復的人裏,BA.4對未接種疫苗的人體內抗體的逃逸性是7.6倍,BA.5是7.5倍;而BA.4對接種了疫苗的人逸性是3.2倍,BA.5是2.6倍。

看上面這一數字我們就能明白—— BA.4和BA.5可以逃避感染過BA.1毒株的患者的免疫力,BA.1毒株在南非引起的疫情比BA.2大得多,他們體內BA.1産生的抗體幫助他們成功逃離了BA.2的侵襲,但BA.4和BA.5他們可能逃不過去了。

02

已有的新冠疫苗,對奧密克戎係毒株作用不大

前文中我們已經介紹過這幾種新變異毒株的突變位點,其中L452是三種變異株共有的關鍵突變,也是之前Delta毒株變體的一個突變位點,這也引發了科學家們的廣泛關注。

北京大學免疫學家曹雲龍(Yunlong Cao)和他的同事們注意到,來自紐約、比利時、法國和南非的奧密克戎亞係變異株在L452中都有變化,他們懷疑奧密克戎在變異中開始有針對性的“進化”了。

曹雲龍的團隊測試不同抗體對這些變異的刺突蛋白的阻斷性, 發現感染過BA.1患者的血液,中和BA.4和BA.5的能力較弱,中和BA.2.12.1也是同樣的規律。 值得一提的是,以前感染過SARS然後接種了COVID-19疫苗的人,他們的血清中和這三種新變異株的效果更差。 這個發現令人驚訝,因為它與之前原始新冠病毒的血清中和效果規律相反。

48831652657768602

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研究員王林發

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研究員王林發先前的研究表明,從新冠肺炎中康復並接種疫苗的患者,其體內的抗體對早期的SARS-CoV-2變體甚至一些相關的動物病毒都具有很強的保護作用。

這一發現,為後來開發有效對抗多種冠狀病毒的疫苗提供了線索,包括那些可能引發下一次大流行的疫苗。 但近期幾種新的突變顯然幫助奧密克戎亞型毒株避開了那些以前強大的抗體,産生了更強的逃逸性。

對此,王林發表示,根據其免疫學特徵,新的奧密克戎係毒株作為一種完全不同的病毒,“應該被稱為SARS-3”。

03

疫苗研發方向何去何從,廣譜疫苗有望解決這一問題?

奧密克戎係毒株的快速發展,讓後續疫苗的研發方向更加撲朔迷離: 是轉向一套新的疫苗,還是堅持目前基於原始新冠病毒的配方?

這方面無論國內外醫藥公司都在開始投入大量資源研發針對奧密克戎毒株的疫苗。

莫德納和輝瑞兩家領先的生物公司,已測試了現有疫苗對奧密克戎BA.1的有效性,預計在2022年6月公佈數據,同時也針對奧密克戎毒株的特徵,製備新的新冠疫苗。而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預計在6月28日舉行會議,會上將會分析現有的數據,併為秋季的疫苗接種提出對應的建議。

國內艾博生物、中國生物和科興生物等公司,也都在推進基於奧密克戎變異株的新冠疫苗的臨床試驗。

至於奧密克戎突變太快,新研發的奧密克戎特異性疫苗到底有多大用處?對此 王林發表示, 奧密克戎病毒突變太快,特定毒株的疫苗無法跟上變異的速度。相反,開發能夠靶向不同毒株的廣譜新冠疫苗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廣譜疫苗能更好地保護那些易感人群,包括對疫苗響應差的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實際上,保護好這一群體至關重要,因為這些在免疫系統中無法清除病毒的人,很可能成為病毒變異的“溫床”。

雖然我們不知道未來的病毒變異會是什麼樣子,無論是變弱或變強,我們都應該積極接種疫苗,同時研發更有效的疫苗來針對奧密克戎眾多的突變株。

對於將奧密克戎命名為新的突變株,你是怎麼看的,是否贊成這一做法?

參考文獻

[1] 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new-versions-omicron-are-masters-immune-evasion

[2]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2.04.29.22274477v1

-End-

來源 | 深究科學

編輯 | 駱秉涵 


原文以《CRISPR/Cas基因編輯技術在病原診斷中的應用》為題發表在《臨床實驗室》雜誌2022年4月刊專題“糖尿病與腎病實驗診斷”實驗室診斷技術導航版塊

✍ 版權歸《臨床實驗室》雜誌所有,未經允許,禁止隨意轉載!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