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創資本合夥人熊偉銘:做創新藥要小火慢燉

在華創資本,熊偉銘先生主要負責生命科學等領域的投資,投資了新格元、華科精準、璧辰醫藥、應世生物等項目。

上一期“直播嘉賓專訪”欄目,我們請到了正心谷資本的風險合夥人徐淩女士,為我們分享了她眼中優秀的創新藥企和人才畫像。專訪內容發送後,獲得了很多醫藥人的歡迎,尤其是很多醫藥企業的管理者,他們希望了解到更多投資人對於創新藥的評估和觀點。為此,本期醫脈同道請來了另一位投資大咖,  華創資本合夥人——熊偉銘先生   華創資本是中國優秀的早期投資機構,為創業者提供初創期的風險投資。自2006年成立,華創資本專注于企業軟體、前沿科技、生命科學、消費升級領域的早期投資。目前華創資本管理的人民幣基金和美元基金合計80億元人民幣,投資範圍覆蓋天使輪到C輪,投資金額從數百萬元人民幣到億元人民幣。華創資本成功投資了什麼值得買、每日優鮮、同盾科技、老虎證券等明星項目。 熊偉銘先生在加入華創資本前,曾任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合夥人、美國中經合集團合夥人和Piper Jaffray中國分析師。  在華創資本,熊偉銘先生主要負責生命科學等領域的投資,投資了新格元、華科精準、璧辰醫藥、應世生物等項目。

在“2022醫藥人升職季”直播中,熊偉銘先生多次提到網際網路和創新藥行業的區別。在投資了多個網際網路明星項目後,熊偉銘全心投身於醫療投資的新領域,並將越來越多的心力投注到創新藥上。  他認為和網際網路“速成”模式不同,創新藥産品迭代難,每一個看似孤注一擲的決策背後,都展現了醫藥人的勇敢果決和一腔孤勇。 從網際網路到創新藥:眼光要盡可能放長遠

參加完醫脈同道“2022醫藥人升職季”直播,您有什麼樣的感受? 

熊偉銘:   作為創新藥的投資人,參加這種行業內的活動很受啟發。比如幾位創新藥企的創始人在談論到行業內卷話題時,我突然就理解了創業者們做follow策略時的真實心理活動。在之前的投資項目合作中,運營者大多會用數字和我們交流,很少去談自己的切身感受。這次直播幫助我從投資人的角度去理解創新藥創業者人群,切身感受到他們面對市場機會的心理活動,深度挖掘了創新藥創業者的其他側面。 

和很多醫療領域的投資人不同,你不是醫藥學出身,早期工作經歷也主要集中在科技領域,這會讓你在做創新藥投資時會和其他“科班”出身的投資人有什麼不一樣? 

熊偉銘:   其實現在醫療行業中像我們這樣複合背景的投資人越來越多了,我覺得這是件好事。首先要謙虛,這個行業有它自己的規律,我們不能用自以為正確,實際是錯誤的投資邏輯去看待這個行業。 我和其他醫學背景投資人不同的一點是,我會倒著從市場的需求來看創業這回事,華創內部有一個理論,叫三角形審美。  三個角分別對應著臨床未滿足的需求、資本市場未滿足的需求和商業的需求,一個好的創業項目不能只滿足一個需求,要讓三個需求同時得到平衡。 還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對創新藥投資沒有那麼怵。很多時候,大家投資創新藥都是發怵的,覺得需要用十年的時間投資十億美金才能成功。其實有大量的創新藥企只用了三五年的時間,憑藉一款競爭力大的産品就獲得了不錯的估值。從這個角度來講,其實VC的工作花費不了十年那麼久。前沿科技領域的投資方法論同樣適用於創新藥,創新藥和網際網路發展唯一的不同是,創新藥的迭代週期比較長。華創過去在自動駕駛、半導體等前沿技術領域做了大量的投資,雖然我們不是創新藥的學術背景,但是之前的投資經驗都可以復用在創新藥行業,主要的區別是創新藥多了一個監管流程。對於我們來説,不管是科技還是創新藥,都是一種産品形態,差別並沒有那麼大。

您之前一直做網際網路相關的投資,為什麼會在2017年左右轉向醫療領域的投資?這兩者的投資邏輯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熊偉銘:   這和華創投資眼光有很大關係。華創早前做網際網路投資做得不錯,但是在2016年左右,我們內部就決定不再投網際網路了,雖然那時候網際網路賽道仍然很火熱,但是我們覺得網際網路格局已經定型,資源都集中在了頭部。在這個大型商業化企業之間的博弈主戰場上,VC起到的作用不是很大。於是,我們把目光轉向了科技投資,尤其是AI醫藥領域給了我們很大的驚喜。 與此同時,我們也關注到中國的創新藥市場迎來了新的變化。討論了很久的創新藥市場突然啟動了大規模的新藥審批改革,整個市場都被激活,一些真正有創新意義的企業陸續出現。對於投資人而言,我們能投資的行業必須有很強的技術成分,因為這樣不容易形成壟斷,而創新藥非常符合我們的審美。 創新藥和網際網路最大的不同在於,創新藥的生命週期要比網際網路長很多。這是因為網際網路其實不存在壟斷性技術,一家大公司可以做的事情,換成另一家大公司照樣可以做,只不過看哪一家資本規模比較大、更加善於運營。但是創新藥領域是存在技術絕對壟斷的,有很長的專利保護期。所以只要你有了技術,你就永遠有機會。目前創新藥是一個百花齊放的市場,有大量的創業和合作機會,對於資金的需求也比較大,有長期持續的科技投資窗口,這個窗口期可能長達200年,而不是像網際網路,只用了20年就走到了成熟。 網際網路就像是一鍋麻辣燙,菜熟得很快,你這個月不投,下個月就搶不到了。而創新藥解凍的時間很長,長期停在科學技術開發階段,留給投資人的時間很長。

在生命科學領域,從2017年至今,華創的投資線是什麼?團隊成員主要來自哪些領域? 

熊偉銘:   我們一開始進入醫療領域,首先聚焦的是AI診斷賽道,這對於我們科技背景的投資人比較好進入。我們投資了兩家手術機器人企業,之後又接著投資了五六家介入式醫藥器械企業,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這讓我們更加堅定了對於醫療賽道投資的信心。不過我們開始投資創新藥還有一些偶然的因素。 2019年,我們接觸到清華大學一位教授,這位教授正在做神經退行的創新藥創業,這個項目非常難做,預期的困難也非常多,但是我們最終還是決定投資。原因主要有兩點:首先,我們看到了創業者的熱情,要用一生來做這件事的一個決心,而且創業者的領導力非常強,在短時間就快速搭建起了隊伍。其次,我們從産品的臨床數據上看到了項目在不停進步。最終這家創業公司成為了一個明星企業,這點燃了我們對於創新藥投資的巨大興趣,之後又陸續投了十幾家不同類型的創新藥企業  未來,我也會All-in 在創新藥投資上 我們團隊成員背景比較複合,合夥人中有學核物理的,有做蛋白質結構的,有做軟體的,大家對於創新藥都保持了很大的興趣。當然為了更好地進行專業投資,我們現在在持續地尋找優秀的醫藥學背景的人才來加入我們。

您覺得創新藥投資和醫藥器械、IVD的投資有什麼不一樣? 

熊偉銘:   醫藥器械、IVD和網際網路科技很接近,考慮更多的是安全性的問題,而不是有效性的問題。它們的技術門檻更多體現在工藝和材料方面,面臨的挑戰是能否做出最好的産品,能不能快速定價上市,能不能進醫保,能不能快速打開商業市場,很容易在短時間出現巨頭,成熟期比較短。 創新藥因為科學臨床的嚴謹性,使得行業週期相當長,將創新藥和基金結合起來,我認為永遠有藍海的機會。  之後我們會把更多的投資資源從醫療器械轉移到創新藥上來。 

您之前説過對於AI制藥領域很感興趣,但是國內針對AI制藥一直有一些爭議,您怎麼看? 

熊偉銘:   我覺得目前AI制藥還處在一個早期的階段。首先用AI來尋找藥物靶點肯定是很聰明的做法,但是AI制藥現在主要問題是數據太少,需要時間去驗證可行性。而且AI是基於人類訓練,很難替代人類去實現靶點的突破,我們還是應該更多期待科學家自身的突破,而將AI作為輔助。目前我們也會看一些AI制藥企業的投資機會,但是估值的空間暫時不會很大。 

您目前比較看好哪些創新藥的細分賽道? 

熊偉銘:     核酸領域是我們目前比較看好一個方向,  我們目前只有一個核酸疫苗公司,在這個方向我們想要尋找到更多的投資機會。mRNA平臺經過疫情期間這一輪競爭,價值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看見,接下來就是如何更多解決遞送問題,如何利用更好的技術路線和技術儲能做出更聰明的核酸藥物。

華創對於醫療企業的投後管理重點是什麼? 

熊偉銘:   我們最重要的工作就兩個——找人和找錢,作為投資人找錢肯定是第一步要做的。錢有了,如果沒有人也是不行的。目前我國的創新藥和歐美還有很大差距,歐美生産要素流動性高,不管是資本合作還是人才流動都比較成熟。但是國內人才非常稀缺,不管是CEO、CFO、CMO,還是不同管線醫院資源的合作夥伴,都不太容易尋找。我們希望能夠集合各方力量,共同找到那些可以影響同行、影響同事、影響上下游資源的關鍵人才。   

您比較看重人才的哪一種特質?創新藥和網際網路對於人才的要求有什麼不一樣? 

熊偉銘:     創新藥要的是“專才”,網際網路要的是“全才”。  做創新藥最重要的是你有一個可以被驗證的學術成績,其次還要有領導力。當然網際網路人才也需要領導力,但是創新藥的領導力門檻更高一些,怎麼樣將一群高學歷人才團結起來,怎麼處理企業不同階段內外部的BD事宜等等,都是創新藥創業者需要考慮的事情。在企業用人方面,如果是停留在科學階段,作為投資機構我們是不會涉足的,只有到了商業階段,我們才會投資。 在創新藥企早期發展階段,科學家往往要擔當公司的主心骨,進入臨床階段後,企業會陸續加入各種各樣的顧問,創始人是否願意讓利來招攬人才,這種包容天下的合作精神是我比較看重的創始人素質。 

創新藥企在不同的創業階段主要面臨的人才問題有什麼不同? 

熊偉銘:   我覺得人才引進要分幾步走:  第一步引進人才  ,企業初期階段,招人比較有挑戰,能夠吸引候選人的除了創始人的專業背景、對於業務和産品技術的剖析深度,還有能夠給予候選人的待遇和升職空間;到了商業化階段,企業有了初步的成型,企業就會經歷。第  二步——人才升級  的問題,這個時候企業往往會發現在給了早期員工過多承諾之後,出現了更厲害的人選,怎麼給這些後來的人才留出空間,這需要創業者在招聘人才時能清晰地認識到自己所招攬的人才到底處於行業什麼位置。  第三步細分人才  ,讓不同的人才都能留在合適的位置,不僅考驗創始人的智慧,也需要企業和投資人、專業人才機構的合作。人才問題很難一步到位,需要慢慢來。 

創新藥初創企業是否需要重視品牌建設尤其是僱主品牌? 

熊偉銘:   創業一定要做宣傳,我覺得這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招聘人才時,能夠極大降低對外溝通的難度。創始人在一些場合的發言和對於某種現象的觀點、企業在行業中受到的肯定,都能提高候選人的信任感。我有一次去參加活動,很多創新藥創始人需要親自出面爭搶人才,有一個創始人回去就讓公司員工把網站等線上的宣傳做起來,這個創始人個人影響力很大,但是他還是意識到企業在招聘人才時是需要宣傳來做助力的。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