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提案:大齡單身的生育焦慮,凍卵保障女性生育權?

凍卵技術的發展,為保障未婚女性更好地實現生育權利增加了一種可能。在新計劃生育政策背景下,調整滯後的法律規範已勢在必行。

摘要:眾所週知,男女有別,特別是在生育能力方面。正常男性終身有生育能力,而女性一旦絕經之後,就會喪失生育能力。也因此,年齡成為女性生育能力方面不可跨越的鴻溝。目前,大量年輕人的“低慾望”生活狀態與生育焦慮不斷推升社會人口壓力,使“冷凍”生育期,預留“後悔藥”,逐漸進入視野。

▼ 無關婚姻的生殖

焦慮,女明星凍卵解決

女性和男性不同,女明星也和男明星不同。郭富城可以在52歲時和比自己小21歲的方媛結婚,結婚兩年連生兩娃,但女明星稍微年齡大一點,就不得不為生育問題操心。從徐靜蕾的39歲美國凍卵,到林志玲的47歲高齡産子,擁有一定條件和資源的女明星紛紛選擇冷凍卵子,來為未來生殖做準備(表1),也因此,凍卵被稱為“人生後悔藥”。

表1 部分凍卵女明星名單

數據來源:公開資訊整理|製表:生物探索編輯團隊

男性生育力不存在“戛然而止”之説,男性生殖系統的功能其實呈逐步下降趨勢,雄激素水準和生育功能也僅是部分降低,故臨床症狀並不明顯,因此,某種程度上來説,男性終生都擁有一定程度的生育能力。儘管男性生育能力相伴終生,但隨著年齡慢慢增長,畸變率會隨之上升,導致胎兒的自然流産率也會明顯的增加。此外,當男性遭遇某些疾病或事故時,其生殖系統的功能會受到明顯影響。

由於女性特殊的生理構造,決定了女性一生中只能排出有限數量的卵子,女性最佳生育年齡也較為短暫。醫學統計數據顯示,隨著女性年齡的增長,在卵子品質與女性體質的影響下,會出現胚胎畸形率上升的情況。35歲以上的女性流産幾率增高,同時卵子攜帶的遺傳基因發生畸變的概率也變大,45歲以上的女性基本不會再排出適宜受精的卵子。

▼ 明星之外,

還有多少個平凡的徐棗棗

2018年底,時年30歲的徐棗棗去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産醫院諮詢凍卵事宜。經檢查,醫生確認她的身體狀況符合凍卵要求,但由於原衛生部于2003年頒布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範》,醫院拒絕為她提供凍卵服務。之後,徐棗棗以侵犯生育權為由,將醫院告上法庭。

2019年12月23日,本案曾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開庭。作為“國內首例單身女性爭取凍卵案”,原告徐棗棗以及這起特殊的官司,曾引發強烈關注和討論。

2020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山東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生殖醫學科主任醫師孫偉提出“禁止單身女性凍卵”;全國政協委員、律師彭靜提案建議,賦予單身女性實施輔助生育技術權利。

2020年7月,國家衛健委對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第2049號提案的答覆函中稱,目前,以延遲生育為目的,為單身女性凍卵不符合我國法律法規有關規定。主要有三個方面的考慮:應用卵子冷凍技術存在健康隱患;為延遲生育為目的的卵子冷凍技術應用在學術界依然存在較大爭議;嚴防商業化和維護社會公益是輔助生殖技術實施需要嚴格遵循的倫理原則。

2020年7月23日,國家衛生健康委曾就此事答覆稱,禁止單身女性凍卵。

2021年9月17日下午,全國首例“單身女性凍卵案”于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再次開庭。法官認為該案涉及較多醫療法律政策、倫理以及凍卵技術問題,難以當庭做出判斷,隨後宣佈休庭。

徐棗棗是眾多目前非婚姻狀態,但對未來生育有需求的大齡單身女性的縮影。她們對生育權利的訴求與我國法制的現狀要求存在矛盾。

一、國內禁止單身女性凍卵

目前,我國有關輔助生殖技術管理的規定,所規制的對象均為醫療機構,如《人類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中規定:“人類生殖技術的應用應在醫療機構中進行,以醫療為目的,並符合國家計劃生育政策倫理原則和有關法律規定。”;“禁止給不符合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法規和條例規定的夫婦和單身婦女實施人類生殖技術”。

醫療機構在以下在兩種情況下可以為女性凍卵:

1.符合生育政策的夫婦在進行試管嬰兒等輔助生殖技術時,由於意外原因,丈夫無法當時提供精子該女性可以進行凍卵以待下次取精;

2.處於生育年齡的女性即將進行放射性醫療手段,其仍具有生育願望的,可以凍卵以保存其生育能力。

我國女性在國內發生的合法凍卵,大部分屬於應對醫療手段的凍卵以及在輔助生殖技術中發生的凍卵。

截至2020年2月31日,中國境內經批准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醫療機構共有536家,人類精子庫共27家(表2)。面對生育時間的緊張以及延遲生育的個體訴求,少數有條件的女性會選擇到境外凍卵,試圖有效地管控人生的時間進程及生活事件的安排。

表2 經批准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和設置人類精子庫的醫療機構名單

數據來源:國家衛健委官網| 製表:生物探索編輯團隊

上海市衛計委2013年9月發佈《關於做好本市人類輔助生殖技術服務項目品質控制的通知》明確地把冷凍卵子納入人類輔助生殖技術(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ART)的範疇,並指出,該技術適應指徵僅限于特殊情況下具有不孕病史和助孕指徵夫婦以及希望保持生育能力的癌症患者。在中國,女性凍卵有著嚴苛的條件和人群限制,身體健康、生育能力正常的單身女性或已婚女性明令禁止凍卵。

二、國女明星選擇國外凍卵

雖然在國內冷凍卵子困難重重,但是在國外很多地方冷凍卵子都是合法的,只不過地區不同成功率也大不相同。就成功率而言,美國的冷凍卵子無論是取卵數量還是解凍成功率都是最高的(圖1),因此,明星們紛紛選擇到美國凍卵。

圖1 美國各州試管嬰兒的合法性(圖源:柚喜)

美國凍卵手術價格普遍在13-16萬元,第一年保管免費,之後凍卵保管費每年5000-10000元左右,每個醫院價格不同,算上其他雜費全程下來,生個寶寶起碼20萬美金。此外,赴美需要辦理簽證入境等手續,且價格昂貴,相對門檻較高,適合有一定經濟實力的人群。

▼ 白岩松兩會提議:

確保並落實非婚生子女權利

2022年3月5號,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在北京召開。今年的全國兩會上,不少代表委員就提高生育率積極建言獻策。

政協委員白岩松的兩會提案為:確保並落實非婚生子女權利。白岩松説:“我知道我做出這個提議時,馬上就有人罵了,你在提倡什麼?對不起,提這個提案不是在提倡什麼,而是在面對現實中存在的問題,要保護非婚生子女的權利。男性是可以冷凍精子的,法律是保護的,但是女性不可以凍卵,在這件事情背後是長久以來的歧視和不納入到正常範圍內。現在社會非婚生子女出現的可能性和現實性已和過去不同,要落實保障非婚生子女的權利,一是因為人生而平等,要保障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另一方面社會也應當尊重和保障女性的生育權。”

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河南省委專職副主委、河南省腫瘤醫院副院長花亞偉在兩會提案中表示“‘生不出’也是影響生育水準的重要原因。根據《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的調查結果,中國的不孕率從1997年的3.5%提高至2019年的16.4%,預計2023年將增至18.2%。即平均每7到8對夫妻中就有一對遭遇生育困境,且呈年輕化的趨勢。23歲到30歲,是女性卵子品質最佳時段,30歲以後卵子品質就開始下降。但社會現實是,越來越多的女性沒有在20多歲完成結婚生子,而她們仍有生育願望。這種情況下,凍卵是保障她們生育權的一種方式。”

花亞偉呼籲:

一、允許超過30歲的健康女性不論婚否,均可自願取卵凍卵;

二、允許年滿30歲的未婚未育女性,進行人工授精、試管嬰兒等助孕手術;

三、鼓勵有條件的醫療機構建立標準的卵子庫,完善規範卵子和卵巢組織冷凍管理,對自願捐卵者可由醫療機構給予一定經濟補助;

四、將實施輔助生殖技術發生的相關醫療費用納入醫保支付範疇。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目前已成為國內首次將輔助生殖技術納入醫保範疇的城市。但到目前,是否應該放開對單身女性凍卵的限制,卻依舊是極具爭議的話題。

▼ 爭議中心:

凍卵的合法性與女性生育權的倫理

一、我國凍卵的法律權利

我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十七條規定“公民有生育的權利”,這一表述沒有將“夫婦”或“已婚公民”作為權利主體,含蓄地傳遞出這樣的資訊:每個人都平等地享有生育權,不受身份、婚姻狀況等條件的限制[1]。

2002年,中國法學會婚姻法研究會會長巫昌禎在接受採訪時談到,當年在法律起草過程中,也討論過未婚婦女能否生孩子這一問題,當時的意見是如果規定只有已婚公民才有生育權,是不合適的,所以法律規定“公民”有依法生育的權利,沒有採取絕對肯定或否定的態度,允許各地根據不同情況自由掌握。如果某地區單身婦女較多,要求人工授精的呼聲很強烈,可以允許她們生育,只要符合一定條件和程式即可,不會造成法律的混亂。

可見,儘管我國法律體系沒有積極地肯定未婚女性生育權,但是,無論從生育權本身的人格屬性,還是從當年立法者以“策略性含蓄”的態度為未婚女性留出的開放空間來看,冷凍卵子這一具體實現生育權的行為,都不構成違法,並且反而有利於權利保障,具有正當性與合理性,理應得到法律規範的認可與保護。

二、凍卵技術尚不成熟

從醫學上説,女性一生約排出400顆成熟卵子,最多不會超過500顆,所以女性在一生中能夠發育成熟且進行生育的卵子數量是有限的,而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齡是25歲左右,但是一旦跨入35歲,卵子品質便會大幅降低,使受孕機會減小,流産幾率增加,也有可能影響胎兒的健康與正常發育。而在45歲之後除極個別情況外一般不會再排卵。

取卵過程可能會對女性造成一系列的傷害(表3)。人取卵需要用超過生理劑量的促排卵激素,一次一般取20個卵,就是兩年的青春期,五次就是十年,而為了保證成功率,一次凍卵數量不會太少,不到四十歲人就老了。

表3 取卵過程可能對女性造成的傷害

數據來源:[2] | 製表:生物探索編輯團隊

在目前的生殖技術中,試管嬰兒在臨床由來已久,且已相對成熟,2013年新鮮(非冷凍)、非供體體外受精的成功率為29%,這裡的“成功”定義為活産。值得注意的是,近五分之一的妊娠沒有活産。38歲以後冷凍卵子的女性的成功率要低得多。

雖然隨著技術的進步,現有的最佳證據表明新鮮的卵子和解凍後的凍卵的懷孕率幾乎相同,但是多重技術的使用會使技術風險成倍的增加,新生殖技術帶給人們的只是解決不孕不育難題的一種希望和可能,而不是絕對可以實現的結果。所以凍卵技術可以作為人們解決醫學方面的生育問題的途徑與方法,而不應是一種生殖福利措施。

三、開放凍卵刺激代孕興起

凍卵屬於一類限制性技術,按照相關規定結婚證、身份證、準生證三證齊全,且具有相應醫學指徵。如果放開單身女性凍卵,很多年齡大的女性卵子品質不行,達不到生育基本條件;而年輕女性卵子品質好卻沒有這個經費,要知道凍卵需要每年續費幾千甚至上萬。貿然放開禁令,可能造成資源浪費,催生買賣卵子、代孕等違法行為。

中國政法大學衛生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鑫表示把單身女性冷凍卵子合法化後可能會産生更多問題,比如單身女性冷凍卵子後可能就會刺激代孕的興起。目前代孕合法化的一些國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比如印度、烏克蘭等,代孕産生的問題很多[3]。

有一個紀錄片專門介紹了烏克蘭的代孕問題,如有大量孩子在醫院沒有人來認領等。印度原來允許商業代孕,但是2016年也立法明確禁止商業代孕和跨境代孕,現在僅允許已婚夫妻在近親屬中尋找育齡女性代孕。其實現在各個國家對於代孕的限制是非常嚴格的,所以絕對不能簡單地將單身女性凍卵合法化,我國在這類問題上持慎重態度是非常對的。

▼ 總結

凍卵技術的發展,為保障未婚女性更好地實現生育權利增加了一種可能。在新計劃生育政策背景下,調整滯後的法律規範已勢在必行。因此,首先從解釋論上認可未婚女性的生育權;其次,放開凍卵限制,允許未婚女性進行“生殖保險”,延長生育期限,以包容與審慎的態度應對社會生活的新變化。但凍卵的技術成熟性和背後的倫理需要有完善的先期法制佈局。

撰文|文競擇

排版|木子久

End

參考資料:

[1]陸睿,“後計生時代”未婚女性凍卵問題法律探析,西部學刊,2021。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JFD&dbname=CJFDLAST2021&filename=XBXK202102023&uniplatform=NZKPT&v=XQQQZpeajGymHosGK4nrWhYAafDPLzAensrxKaCZ2sur7_qMw5vnNAwTnkiIyt_d

[2]潘悅,女性主義視角下的凍卵技術研究,內蒙古大學。2020。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MFD&dbname=CMFD202101&filename=1020653077.nh&uniplatform=NZKPT&v=_8Wju3TkqjihzlBpjXom__KABVZbjM895WRxzUPMkcjRXcKB3FAaA2J1WuGm5eJB

[3]冷凍卵子“開禁”可以保障單身女性生育權?專家認為凍卵政策一旦放開將刺激代孕興起。http://www.legaldaily.com.cn/index/content/2021-01/29/content_8420840.htm

本文係生物探索原創,歡迎個人轉發分享。其他任何媒體、網站如需轉載,須在正文前註明來源生物探索。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