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天才花滑女將涉興奮劑風波,心絞痛救命神藥為何成禁藥?

俄羅斯花樣滑冰運動員K寶(瓦利耶娃)在2月7日的花樣滑冰團體賽奪得冠軍。但是她深陷興奮劑風波,涉及違禁藥物曲美他嗪。

文/蘇米  鳳凰網《腫瘤情報局》特約撰稿員

核心提示:

1. 15歲的俄羅斯花樣滑冰運動員卡米拉·瓦利耶娃(Kamila Valieva),助俄奧會代表隊在2月7日的花樣滑冰團體賽奪得冠軍。但是她深陷興奮劑風波,涉及違禁藥物曲美他嗪。2月13日,國際體育仲裁庭將舉行聽證會,就這位天才花滑選手是否能繼續參加北京冬奧接下來的項目做出裁決,並在2月14日公佈結果。這枚金牌歸屬,要等到最終結果裁定後才能做出決定。

2. 曲美他嗪(Trimetazidine)是治療心絞痛的常用藥,可以在心肌缺血缺氧時起到既提供能量,又不消耗氧氣。國際反興奮劑機構將它列為禁藥的理由是,曲美他嗪可以讓人以更少的血量和氧氣獲得更高的能量補充,而這會被一些從事長跑、自行車、鐵人三項、游泳等長時間運動的運動員,用來作為提高耐力的心臟增強劑。

3. 2月9日,伊朗36歲的高山滑雪運動員侯賽因·薩韋·謝姆沙基在一項賽外檢測中,被發現違禁物質脫氫氯甲基睪酮檢測呈陽性,該物質被歸類為類固醇藥物。臭名昭著的脫氫氯甲基睪酮是一種合成口服類固醇。它具有增加肌肉和力量,並在主動或被動減體重時保持肌肉體積的作用。

瓦利耶娃在北京冬奧會自由滑團體項目中滑冰

俄花滑名將涉興奮劑風波,禁賽與否2月14日揭曉

俄羅斯花樣滑冰運動員卡米拉·瓦利耶娃(Kamila Valieva),花樣滑冰團體賽奪冠後,深陷興奮劑風波。

據負責奧運期間興奮劑檢查的國際檢查機構(ITA)發表的公告稱,去年12月25日,瓦利耶娃在2022全俄花樣滑冰錦標賽期間,向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提供檢測樣本,2月8日返回的檢測報告顯示樣本結果呈陽性,涉及違禁藥物曲美他嗪。隨後,瓦利耶娃被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臨時禁賽。2月9日,瓦利耶娃對禁賽提出質疑後,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決定允許其繼續參加冬奧會比賽。

2月13日,國際體育仲裁庭將舉行聽證會,就這位天才花滑選手是否能繼續參加北京冬奧接下來的項目做出裁決,並在2月14日公佈結果。冬奧花樣滑冰女子單人滑將在2月15日開賽。卡米拉被視為奪冠最大熱門。此前一天,國際滑聯(ISU)提出上訴,要求禁止卡米拉·瓦利耶娃(粉絲稱其為K寶)參賽。

15歲的瓦利耶娃是第一位在奧運完成四週跳的女子選手,助俄國奧會代表隊在2月7日的花樣滑冰團體賽奪得冠軍。但因興奮劑風波,這枚金牌歸屬,要等到最終結果裁定後才能做出決定。

15歲的瓦利耶娃還是花式滑冰個人賽奪牌熱門人選

這屆冬奧會開幕以來,已有兩位運動員陷入興奮劑風波。

2月9日,伊朗36歲的高山滑雪運動員侯賽因·薩韋·謝姆沙基在一項賽外檢測中,被發現違禁物質脫氫氯甲基睪酮檢測呈陽性,該物質被歸類為類固醇藥物。

據官方公佈的數據顯示,已被暫時停賽的薩韋·謝姆沙基,要求對他的B瓶樣本進行檢測。這是他自己職業生涯中的第三屆冬奧會。

事實上,這兩位運動員服用的這兩款違禁藥物,曲美他嗪則是一款在心血管病人中名聲很大的心絞痛藥物。而另一款類固醇藥物脫氫氯甲基睪酮,則在奧運會違禁藥物史上臭名昭著。

由於瓦利耶娃年僅15歲,按照《世界反興奮劑條例》對不滿16歲的未成年選手的保護條款,她可能最終只受到簡單的訓話。該條例規定,當一個未成年人涉及違反興奮劑規則時,她的教練和隊醫等隨行人員也必須接受調查。

什麼是曲美他嗪?為什麼它是治療心絞痛的“神藥”又是反興奮劑的禁藥?

曲美他嗪(Trimetazidine)在中國的名聲很大,一部分源於2014年游泳運動員孫揚尿樣中發現了違禁物質曲美他嗪,而被禁賽。但這款大名鼎鼎的違禁藥物其實是治療心絞痛的常用藥。它于1978年由法國的施維雅(Servier)藥廠研製。它的藥理是在心臟工作時,抑制脂肪酸分解過程中的一個關鍵的酶,從而抑制脂肪酸的分解,進而抑制有氧代謝,並通過體內能量平衡的調節,補償性增加葡萄糖的無氧代謝。簡單説明就是心肌缺血缺氧時起到既提供能量,又不消耗氧氣。在臨床上可以用於治療因為暫時性心肌缺血造成的心絞痛。幫助維持心臟和神經感覺器官在缺血和缺氧情況下的能量代謝。

曲美他嗪于2000年被批准于國內上市,目前有片劑(20mg)和緩釋片劑(35mg)兩種劑型。曲美他嗪屬於心血管系統藥物,臨床用於心絞痛發作的預防性治療和眩暈、耳鳴的輔助性對症治療。國外適應症還包括血管原因導致的視力下降和視野障礙的輔助性治療。但歐盟藥品管理局(EMA)建議限制曲美他嗪的使用,並警惕其引起的運動功能障礙等安全性風險。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也僅建議曲美他嗪用於對一線抗心絞痛療法控制不佳或無法耐受的穩定型心絞痛患者的對症治療。

這樣一款用於心絞痛的藥物為何會被列為禁藥?

曲美他嗪首次出現在國際反興奮劑機構(WADA)的禁藥清單(The Prohibited List)中是在2014年1月,當時是列在S6b裏面,屬興奮劑(Stimulants)。屬於各種比賽禁用的特定物質。所謂特定物質,是《禁用清單》裏標明容易引起誤服誤用的物質,在藥品中常見,大劑量使用能起到提高運動表現作用,有被濫用的可能。

國際反興奮劑機構將它列為禁藥的理由是,曲美他嗪可以讓人以更少的血量和氧氣獲得更高的能量補充,而這會被一些從事長跑、自行車、鐵人三項、游泳等長時間運動的運動員,用來作為提高耐力的心臟增強劑。使用曲美他嗪最為廣泛的是波蘭的運動員,據相關報告,波蘭運動員曾在2008年到2013年大量使用曲美他嗪來提高自己的運動能力。此外,巴西、南韓的運動員也有因服用曲美他嗪而被檢測出的記錄。國際反興奮劑機構在新版的禁藥目錄裏把曲美他嗪放在S6.b類,即特殊刺激劑類,禁止在比賽期間使用,但沒有禁止在平時訓練時使用。由於曲美他嗪的體內半衰期只有7 到12 個小時。有心作弊者只要賽前一天不服藥,就不會被查出。2015年以後,曲美他嗪被放到了S4.5類,即激素及代謝調節劑類,除了比賽期間禁止使用以外,平時訓練也禁止使用。

但曲美他嗪在2014年被列為禁藥後,在當年度由由國家體育總局印發的《運動員治療藥物使用指南》當中,並沒有得到及時更新,依然把曲美他嗪作為“允許使用”的藥物寫在裏面。而這成為了孫揚“誤服”曲美他嗪的一個理由。

據媒體報道,孫楊因“在大運動量訓練後偶爾會出現胸悶,心悸不適”,被專家診斷為“心肌炎”,其後一直服用“萬爽力”。2014年5月,孫楊在全國游泳冠軍賽暨亞運會選拔賽奪得1500米和400米自由泳金牌。在賽後的藥檢中,被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 查出曲美他嗪,剝奪了比賽金牌。

據國內心血管方面的專家稱,曲美他嗪並不是用來治療心肌炎的藥物,而是用來治療缺血的心絞痛。雖然心肌炎和缺血都會導致心絞痛,但兩者致病原理上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中國反興奮劑中心主任陳志宇説,幹血點檢測方法首次在奧運會上正式應用。幹血點技術是取運動員一滴血放在試紙上以測試是否含有違禁物質。是一種具有創新性、革命性的檢測方法。這是我國首次在反興奮劑領域全方位參與的創新項目。

伊朗滑雪名將被查出的“脫氫氯甲基睪酮”是什麼?它的“黑歷史”令人震驚

2月9日,伊朗高山滑雪運動員侯賽因·薩韋·謝姆沙基,被檢出違禁物質脫氫氯甲基睪酮檢測呈陽性,該物質被歸類為同化類固醇類藥物。

脫氫氯甲基睪酮是一種合成口服類固醇。它具有增加肌肉和力量,並在主動或被動減體重時保持肌肉體積的作用。此外,還可加快訓練後的恢復,有助於增加訓練強度和時間。這些功能使它在健身界與運動員中聲名顯赫。舉重、摔跤、柔道和短跑類選手是脫氫氯甲基睪酮的忠實粉絲,因為它效果好且副作用低,在國內甚至被稱為Turinabol-特力補。

“脫氫氯甲基睪酮Turinabol是 1960 年代由東德制藥公司 Jenapharm 開發。目前僅有Balkan Pharmaceuticals(摩爾多瓦)、Swiss Remedies生産的Turinabol,在整個歐洲都有銷售。

特力補(Oral Turinabol)的化學名是4-氯去氫甲睪酮,它于1961年由東德專門研究合成代謝類固醇的頂尖化學家Albert Stachowiak發明。1962年由民主德國的Jenapharm公司生産。這種類固醇可以在不引起嚴重的並發癥的情況下,極大程度的保持骨骼肌和肌肉度。然而特力補真正聞名於世並臭名昭彰的則是因為九十年代奧運會上的”東德類固醇醜聞”。

自1968年開始,超過1萬名運動員參與了東德Komplex 08的計劃,他們都服用了據稱是維生素的脫氫氯甲基睪酮。1968年的墨西哥城奧運會上,東德代表團一舉奪下9金9銀7銅,位列獎牌榜第五。此後的歷屆奧運會上,東德運動員摘金奪銀的畫面成了奧運會的固定風景。截止1988年,東德代表團總共獲得了519塊奧運獎牌,在世界體壇僅次於美國、前蘇聯。而在東德科學家的幫助下,前蘇聯也一度把興奮劑作為一種大型的國家項目來發展。

安德里斯・克利格是東德運動員服用脫氫氯甲基睪酮做為興奮劑的的代表人物,他成名時的名字是海蒂・克利格,1986年,海蒂獲得了歐洲田徑錦標賽女子鉛球冠軍。1997年,她接受了變性手術。被興奮劑主宰性別乃至人生道路的,遠不止克利格一個人。2005年,近兩百名運動員集體起訴Jenapharm藥廠。 2007年10月,德國體育協會發表聲明稱,他們和Jenapharm公司一起向157名運動員支付了410萬美元,雙方達成了庭外和解。另外還有523402美元被存入一個特殊基金,用來解決當前和解談判中遺漏的“特別困難”的問題。

這一龐大的興奮劑計劃,直到 1989 年東西德合併後才被揭開。當特力補醜聞公之於眾時,Jenapharm公司于1994年停止了這種藥物的生産。也就是從這個時候,國際上開始關注競技運動中興奮劑的副作用。而脫氫氯甲基睪酮也正式被列為體育賽事禁藥。

1968年,國際奧會開始在第十九屆東京奧運會中開展興奮劑檢測,當時的檢測技術對慣用的合成類固醇毫無辦法。整個東京奧運會期間,僅檢出一例違禁藥物事件:瑞典現代五項選手利延沃爾Hans-Gunnar Liljenwall因服用過量的酒精被查,他因此成為奧運史上興奮劑檢測出的第一人

2013年,國際奧會相關機構使用新開發的光譜方法重新分析了來自北京 2008 年和 2012 年倫敦奧運會的樣本,用於檢測脫氫氯甲基睪酮(CDMT) 的長效代謝物。官方公佈的報告稱舉重運動員和短跑運動員被發現大量使用 CDMT。大多數服用興奮劑的運動員來自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

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SochiGames)結束後,俄羅斯被曝出在許多運動項目上廣泛服用禁藥,其中就包括脫氫氯甲基睪酮。因此遭受制裁,參加北京冬季奧運的俄國運動員不得使用國旗,而是穿著印有俄國奧會(Russian Olympic Committee, ROC)代表隊標誌的制服,舉行任何儀式時也不得播放國歌。

伊朗這位滑雪名將被查出“脫氫氯甲基睪酮”,目前已被禁賽。這也使他成為北京冬奧會首位被檢測出違禁藥物的運動員。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