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觀點】何時能建立長期照護的中國共識?

百姓翹首以待,何時能建立長期照護的中國共識“?

∼20世紀80年代以來,各國伴隨社會老齡化帶來的失能和失智以及高齡老年人群的增多,長期照護(Long Term Crae)體系建設成為各國政府施政的重點。

∼2000年,WHO發表了《建立老年人長期照護的國際共識》的世界衛生報告。報告中提出了“長期照護是由非正式照護提供者(家庭,朋友和/或鄰居)和/或專業人員(衛生,社會和其他)開展的活動系統,…”。

 ∼這一年,日本全國開始實施長期照護保險制度,第一年就為200萬失能者提供了長期照護服務支付。

 ∼這一年,國家老齡委和民政部主導了化費140億人民幣的星光計劃,將老年活動室( 麻將室)全國覆蓋。落實了1994年政府10個部委發佈的《中國老齡工作七年發展綱要(1994——2000年)》中”老有所養、老有所醫、老有所為、老有所學、老有所樂”老齡事業發展目標中的“老有所樂”。這一年,我國就約有3000萬失能老人。

 ∼2008年,南韓相繼實施長期照護保險法。

 ∼2010年,我國失能老人約達4000萬(約增100萬/年)。

∼2013年,國務院辦公廳的35號文件《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 中指出要“積極推進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 推動醫養融合發展。各地要促進醫療衛生資源進入養老機構、社區和居民家庭。衛生管理部門要支援有條件的養老機構設置醫療機構。醫療機構要積極支援和發展養老服務…”,不少公立養老機構設置了高凈化水準的重症監護病房和手術室;不少民營高端養老機構內也設置了二級醫療機構標準的醫療設施。

∼2014年,日本修改了介護保險法,實施了預防失能失智的預防照護。

∼2015年,台灣通過了長期照護服務法。

∼2015年, WHO《關於老齡化與健康的全球報告》世界衛生報告中,再次指出,“在目前21世紀,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負擔得起缺乏綜合性系統的長期照護的後果。” 和”建立基於健康老齡化概念之上的公共衛生行動框架。…這就需要(有時是從無到有的)建立開展長期照護的綜合系統。”

∼2016年,我國開始在14個城市進行了長期護理險的試點工作,試點主導部門跨界為歷史悠久的護理學界創造了一個新術語∼長期護理。

∼2017年,台灣開始實施長期照護十年計劃2.0(簡稱長照2.0)。

∼2020年,我國失能已經達到5271萬(約增120萬/年),預計到2030年將超過7765.68萬(約增加250萬/年)。國內加入長護險人群約1.4億,認定服務的僅僅約152萬。據報告,民政系統支付了81.3萬失能失智老人的護理補貼。這兩大養老主管部門總共只支付了約233萬老人的服務支付。僅僅佔需要支付老人(5271萬)的約4.5%,剩下約95%的5000萬人沒有著落。長期護理險支付的發展,遠遠趕不上失能失智人群數的增長,社會照護負擔越積越重。

∼從2000年WHO發表了《建立老年人長期照護的國際共識》的世界衛生報告至今,已經過去20多年了,我國周邊國家和地區都建立和完善了長期照護制度保障體系,有效的應對社會深度老齡化帶來的挑戰,踐行了世界衛生組織“建立老年人長期照護的國際共識”。

∼20多年過去了,衛鍵委的醫養結合;醫保系統的長期護理;民政系統的麻將桌小飯桌式的養老服務。政策不聚焦,5000萬失能失智老人依然老無所依。百姓翹首以待,何時能“建立長期照護的中國共識”?

楊金宇@三國智庫 WeChat:jy4626  2022.1.30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