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子刊:遺忘是一種新的學習形式,遺忘的記憶並未丟失,只待重新激活的鑰匙

《倚天屠龍記》有一段張三丰與張無忌的有趣對話: “無忌,我教你的還記得多少?” “回太師傅,我只記得一大半。” “那,現在呢?”

撰文 | nagashi

編輯 | 王多魚

排版 | 水成文

《倚天屠龍記》有一段張三丰與張無忌的有趣對話:
“無忌,我教你的還記得多少?” 
“回太師傅,我只記得一大半。
“那,現在呢?”
“已經剩下一小半了。
“那,現在呢?”
“我已經把所有的全忘記了!
“好,你可以上了……”
張無忌忘記了劍招還打贏了,並達到了太極劍的隨心所欲的意境。所以説,記憶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産生了無數記憶,但其中許多我們都會忘記。這也提出了一個十分有趣的問題——為什麼我們要把費盡心思形成的記憶忘掉呢?
近日,都柏林三一學院和多倫多大學的研究人員在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期刊發表了一篇題為:
Forgetting as a form of adaptive engram cell plasticity
(遺忘是記憶細胞適應性神經可塑性的一種表現形式)
的文章。
這篇文章指出,
與其説遺忘是一種缺陷,不如説是一種全新的學習形式。遺忘的本質並不是因為記憶本身的丟失,而是由於記憶細胞因環境的變化而不可激活。
對於自然生物而言,環境是不斷變化的,忘記一些記憶是有益的,因為這可以導致更靈活的行為和更好的決策。如果記憶是在與當前環境不完全相關的環境中獲得的,遺忘它們可以是一個積極的改變,提高我們的幸福感。
因此,科學家們認為,遺忘一些瑣碎而不重要的記憶是為了保留了其他重要的記憶。遺忘當然是以資訊丟失為代價的,但是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至少在某些情況下,遺忘是由於記憶訪問的改變而不是記憶丟失。
本研究的第一作者 Tomás Ryan 博士解釋道:“記憶被存儲在稱為‘記憶印記細胞’的神經元群中,成功回憶這些記憶涉及到這些神經元群的重新激活。因此,從邏輯上來説,遺忘發生在記憶細胞不能被重新激活的時候,但記憶本身仍然存在。這就好像記憶被儲存在一個保險箱裏,但你一時想不起來打開它的密碼。”
遺忘具有廣泛的機制和多種形式
在這篇文章中,Tomás Ryan博士和Paul Frankland博士提出了一個新的記憶理論:
遺忘是由於神經回路的重構,將記憶細胞從可激活的狀態切換到不可激活的狀態
。遺忘的速度受到環境條件的影響,因此,遺忘實際上是一種學習形式,它根據環境來改變記憶的可獲得性。
記憶印記細胞的鑒定與表徵
值得注意的是,遺忘可分為病理狀態和非病理狀態。在極端情況下,例如晚期阿爾茨海默病或嚴重創傷性腦損傷,由於記憶印記本身的丟失,恢復的概率可能為零或可以忽略不計。
在談到疾病中的病理遺忘時,Ryan博士和Frankland博士指出:“在我們的理論中,我們相信遺忘在某些情況下是可逆的,而在疾病狀態下,比如患有阿爾茨海默病的人,這些自然遺忘機制被劫持了,從而大大降低了記憶細胞的可及性,導致病理性記憶喪失。”
記憶印記細胞介導遺忘的假設機制
總而言之,這項研究提出,
遺忘並不是一種退化,而是一種更高階的學習形式
!遺忘源於神經可塑性,它以一種對期望和環境之間的不匹配非常敏感的方式改變記憶細胞的可激活性。
遺忘是適應性神經可塑性的一種形式
因此,從這一理論出發,我們遺忘了許多事情,但並不意味著這些記憶以及從我們的大腦中清空,而是我們丟失了找回這些記憶的鑰匙。也許,在未來的某一時刻,我們重新找回了鑰匙,這些塵封的記憶也會一一浮現。
論文連結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3-021-00548-3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