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訪談丨胥建:時間就是大腦,讓危急重症留在縣域

一個學科的成功建設並不是立一塊牌子,也不能僅以手術數量和病床使用率為參考,而是要看制度流程是否規範標準、科室內人才梯隊建設是否完善。

記者:裴燕

來源:健康縣域傳播平臺

從公立醫院績效考核山東省排名第一的三甲醫院到海南省一家縣級醫院;從幾十人的高效團隊到只有三個人的診療小組;從精密儀器環繞的手術室到只有普通器械配置的操作間……面對這些變化,青島大學附屬醫院(以下簡稱“青大附院”)海南分院神經外科業務主任胥建只準備了三天。   23681641856288989

2021年7月21日,在山東省和海南省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視下,青島大學附屬醫院與陵水黎族自治縣人民政府正式簽約,託管陵水黎族自治縣人民醫院,掛牌青大附院海南分院。

“7月28日,院長問我是否願意到陵水去幫扶神經外科建設,7月31日,包括我在內的首批4位幫扶專家就來到了陵水。”胥建介紹,排除正常工作的時間,這三天內他僅是簡單了解陵水縣人民醫院的基本情況,連當地神經外科的發展情況都來不及詳詢。

40481641856289974

首批支援的四位專家(右一為胥建)

他回憶,面對突如其來的“任務”,當時只問了院領導一個問題,“陵水縣醫院有沒有神經外科手術器械?”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就義無反顧地從青島飛到了2700公里外的陵水。

時間就是大腦 神外建設生死攸關

陵水縣位於海南島的東南部,北距海口197公里,南距三亞65公里,常住人口37萬餘人。2018年,獲批建設國家海洋經濟發展示範區。

“陵水縣是一個旅遊城市,經濟比較發達,但醫療衛生水準堪憂。整個海南也是如此,醫療水準在全國範圍內較為落後,與其自由貿易港的戰略定位難以匹配。”胥建以神經外科為例説明:“我們過來的時候,陵水縣人民醫院的神經外科已經停擺一年多了,算是形同虛設。縣域內所有腦外傷、腦出血的病人到醫院後只能轉到海口或者三亞的大醫院。甚至有醫生反應,在外都不好意思説自己是縣醫院的醫生。”

胥建2005年研究生畢業之後就一直從事神經外科相關工作,到現在已經16年多了,他深知神經外科建設的重要性,“神經外科是所有科室中跟生死打交道最多的一個科室,送到神經外科的病人無不徘徊在生死邊緣,病患昏迷、瞳孔散大、腦疝等情況不一而足,都是危急重症。”

到陵水之前,胥建也曾多次到基層服務,因此,他也深知神經外科對一個縣級醫院及縣域百姓的重要性。“幹神外的人常説,‘時間就是大腦’。陵水距離三亞一個小時車程,距離海口三個小時車程,轉院的過程什麼情況都可能發生,別説一小時了,有些情況幾分鐘都事關生死。”

因此,青大附院領導在胥建出發前曾明確交代,“去了就辦兩件事,一是建立起神經外科,二是解決危急重症轉院的問題。”

在患者面前,醫生永不退後

胥建到了陵水之後,發現當地的實際情況與自己的想像有很大差距:

第一是人才的問題。“我們過來的時候,整個醫院只有一個幹過一年神經外科的醫生,當時還在別的科室服務,相當於沒入門。之後,院方把這位醫生調回神經外科,又調來一個剛規培完的醫生,我們三個人組成了一個科室,因為最開始沒有相應的病區,所以只能叫做‘神經外科小組’。”

第二是手術器械的問題。“剛來的時候,醫院只有最普通的神經外科設備,雖然有顯微鏡,但卻沒有顯微器械,就連被視為‘神外左右手’的雙擊電凝也沒有配備,所以最開始,我們只能做最基礎的手術,用最原始的手法去止血。”

胥建幽默地説:“假如説手術臺是個戰場,在青大附院時是帶領海陸空三軍作戰,武器裝備精良。在陵水面對同樣的‘敵人’,卻只能使用‘小米加步槍’。”

第三是多科室的配合問題。“神經外科是一個複雜的科室,手術完成之後需要多個部門協同作業才能保證手術的成功和患者的康復。”但因為陵水縣人民醫院之前一直沒有神經外科手術,所以其他科室也不知道怎麼配合。“我們就把學科配合的理念慢慢向其他科室傳達,好在大家雖然不熟練,但是配合度卻很高,幾次手術磨合下來,就能達到想要的效果了。”

75281641856290249

在基層工作,最不能缺的就是直面困難的勇氣。“不管面對怎樣的困難,在病患面前,醫生永遠不能退後。”胥建的聲音柔和而堅定,“從去年7月底到現在,已經有五個多月了,科室人員慢慢發展到了5人,必要的設備也都陸續配置齊了,足夠我們大展身手了。”

危急重症肯留下來了

胥建所説的大展身手可不是“玩笑”,而是實實在在幹出了一番業績。

首先他帶領神經外科,克服種種困難,從無到有,從弱到強,解決了陵水縣腦出血等急症手術的不能開展的問題,豎起了陵水縣人民醫院神經外科的品牌。

“記得到陵水的第一天,剛下飛機,就接到了醫院的電話,説有一個急危重症患者,腦部重傷,需要馬上手術。”於是,胥建就從機場無縫對接到了到手術臺。“我到醫院時,患者已經雙側瞳孔散大,且多發傷需要聯合手術,我們會診後馬上安排了手術,術後患者經過一個月的休養,自己走著就出了院。”

像這樣驚心動魄的時刻對於胥建來説並不罕見,但有時候他卻非常慶倖自己來到了陵水。“8月16號淩晨三點多,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醫院接到一位發生車禍,顱腦重度損傷的姑娘。她只有16歲,到醫院時雙側瞳孔散大並出現了呼吸心跳驟停,如果按照以前的慣例轉到海口或三亞,性命難保。”而現在,這名姑娘經過3個多月的治療,經過胥建主刀的3次手術後,已經能夠站立並行走,語言思維一切正常。

54931641856290906

神經外科在完成急症病人救治的同時,還積極開展新技術新項目,填補了陵水縣人民醫院多項空白。

2021年8月25日,神經外科開展了陵水縣首例腦幹血腫清除術;9月16日,開展陵水縣首例橋小腦角巨大膽脂瘤手術;10月15日,開展陵水縣首例顯微鏡下腦動脈瘤夾閉術;11月3日,開展陵水縣首例顯微鏡下腦動靜脈畸形切除術;11月25日,開展陵水縣首例直徑超過5cm的巨大聽神經瘤切除術,術後病人面神經解剖和功能均保留;12月20日,開展陵水縣首例蝶骨嵴海綿竇腦膜瘤手術,術前病人左側突眼並失明一年多,術後病人突眼和視力均明顯改善。

“這些疑難病症在陵水縣均是首例,在整個海南省也不多見。”胥建説到,“幾臺手術下來,靠著百姓的口口相傳,我們的品牌就打出去了。百姓們都知道,青大附院的專家到縣醫院了,以後有什麼危急重症都不用到外地去了。”

截至2021年12月底,5個月的時間,神經外科共收治病人215例,開展手術60余例。“這幾個月,科室病床的使用率都在130%左右,我們科室醫護人員的績效也是整個醫院最高的,整個科室呈現一派欣欣向榮的氣氛。連患者都説,醫護人員的精神氣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學科建設之路任重道遠

胥建在工作過程中,時刻不忘來之前院領導交辦的兩大任務,“危急重症不外轉,目前我們已經做到了;建立起神經外科的任務卻依然任重道遠。”

胥建特別提到,“一個學科的成功建設並不是立一塊牌子,也不能僅以手術數量和病床使用率為參考,而是要看制度流程是否規範標準、科室內人才梯隊建設是否完善。”這方面,海南分院還有很大的差距。

74211641856291423

按照山東省與海南省協議要求,青大附院要對陵水縣人民醫院提供五年的對口幫扶。這五年夠培養神經外科的人才,能建設一個達標的學科嗎?

作為學科帶頭人,胥建為神經外科明確了“快速、精準和微創”三個發展方向,並得到了相關領導的認同。他解釋,“縣級醫院在處理急重症方面是有優勢的,尤其是在速度方面,病患少、流程簡單,半個小時就能進手術室,這在很多大醫院是辦不到的。”另外,縣級醫院不要好高騖遠,要立足實際,把腦外傷、腦出血這種常見的病症熟練解決

在人才培養方面,胥建是這樣計劃的:“我現在主要是傳幫帶,教會年輕的醫生們如何規範查房,帶著他們去認識各種各樣的疾病,手把手地教他們基礎的手術,規範各種診療操作。等到醫護人員比較充足的時候,就安排大家輪流到總院去進修。既然建立了對口幫扶,就一定要在各方面都看到成效。”他表示,按照協議要求,他會在陵水縣對口幫扶半年左右,但青大附院會不斷派有資質的神外專家過來,五年內不會間斷。

胥建介紹,神經外科醫生的成長週期較長,人才培養不能一蹴而就。“神外的手術一般分三步:開顱、在顱內進行顯微操作,關顱。能熟練的開顱、關顱需要1-2年,獨立操作腦外傷、腦出血的手術需要3-5年,而要想獨當一面至少需要10年。”

作為一名有著多年臨床經驗的神經外科醫生,胥建坦言,“能直面死神,並從其手中奪回一條生命,是支撐神外醫生最大的動力,是我們榮譽感和價值感所在,也是我在神外堅持這麼多年最重要的原因。我希望分院神經外科的所有醫生以後也都能體會到這種榮譽感和價值感。”

專家介紹:

胥建:青大附院海南分院神經外科業務主任,臨床醫學博士,副主任醫師,碩士研究生導師,青島大學附屬醫院神經外科病區副主任。日本藤田醫科大學高級研修醫,曾獲“青島開發區衛生計生系統百名好醫生”、“青島大學附屬醫院優秀共産黨員”等榮譽稱號。現任山東省醫學會神經外科分會青年委員會委員,山東省疼痛醫學會神經外科青年專業委員會神經腫瘤學組副組長,山東省老年學學會第一屆神經科學委員會委員,青島市醫學會神經外科分會委員。

對神經外科各類疾病都有豐富的處理經驗,尤其擅長腦動脈瘤、腦出血、腦血管畸形、腦膠質瘤、腦膜瘤、腦轉移瘤、垂體瘤等疾病的診治,率先開展了腦出血的微創手術、顱內病變活檢術、各類神經導航手術等新技術。熟練掌握顯微手術技術和神經內鏡技術,每年主刀完成各類神經外科手術300余例。

責任編輯:孫麗紅

審核:汪言安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