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廢除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 評審!【建議】

你怎樣看待“廢除廢除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取消醫師晉陞制度!”

2021年,國家衛健委通報多起醫生學術造假事件,一批接著一批,前赴後繼,千名醫生因為學術論文折戟沉沙,甚至部分知名教授因為論文問題,聲名狼藉。這,讓筆者想起了幾年前,知名學術出版商施普格林·自然旗下雜誌《腫瘤生物學》撤銷107篇中國作者的文章,稱這些文章涉嫌偽造同行評審。此事沸沸颺颺,令中國醫生顏面盡失。

如此大規模的論文造假,凸顯了我國醫生評價制度的缺陷。雖然醫院聲稱對醫生的考核是臨床與科研並重,但實際上演變成“唯論文”,只問發表與否,不問品質如何。一名醫生要想晉陞職稱,如果拿不出幾篇像樣的國際期刊論文,連參評的資格都沒有。

有的醫生臨床水準很高,但由於論文數量不足,頭髮熬白了還是個主治醫師;而有的醫生既不會看病也不會手術,卻憑大量的論文獲得各種頭銜。難怪有人説:“做1000台手術,不如發一篇SCI(科學引文索引)論文。”在畸形的評價體系中,很多醫生被逼無奈,走上了論文造假的邪路。

有人説,中國醫生每一年給國外期刊貢獻的論文價值,高達造就一搜航空母艦,此言可能過了,但是,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問題的嚴重性。當大家都在為了一個虛名而擠破腦袋花錢的時候,大家忍不住就要吐槽,當今的醫師晉陞制度是否合理。

但是,醫生評價制度不合理,不能成為論文造假的理由。一名醫生為了評職稱,寫不出論文就去造假,如同餓了就去偷麵包、沒錢就去搶銀行,被警察抓住了還覺得委屈。其實,醫學論文造假比製造假冒偽劣商品更可怕,後者只是圖財,前者可能害命。因為醫學研究與人的生命息息相關,一旦形成論文,其數據和結論就會被廣泛引用。如果醫生寫論文的動機不純,弄虛造假,不僅敗壞學風,而且誤人性命。

當然,醫生搞科研,必須以臨床為中心,立足臨床而不能脫離臨床。凡是對臨床有用的,就去研究;凡是對臨床無用的,就不去研究。醫生搞科研、寫論文,一定要出於對科學的探索、對臨床的熱愛,其目的是讓更多病人受益,而非為自己撈取名利。如果寫論文的動機不純,懷著一顆功利心去做人命關天的事,怎麼可能結出“善果”?

國際醫學期刊論文撤稿事件,揭開了中國醫生學術造假的冰山一角,暴露了中國醫生評價制度的弊端。為了避免類似事件重演,有關部門必須糾正“以論文論英雄”的導向,改革醫生評價制度,降低論文在職稱晉陞中的比重。同時,建立論文造假懲罰機制,讓學術不端者付出應有代價。惟其如此,醫生才能成為論文的主人,而非論文的奴隸。

對此,牙醫徐勇剛提出:請廢除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他認為:

晉陞正副高職稱的評定機制,曾經一直以來都是唯科研、論文、專利為重要指標,同時造就了全世界最龐大的學術不端團體和個人,以及最密集的學術産業鏈,從上而下,從高層到基層,全面開花。關於這一點,本想寫一萬字,但想到全國所有醫護基本都能心領神會,我覺得多寫一個字都是污染螢幕,就略過去。

儘管不寫,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陣陣咒罵聲,其中也包括這種晉陞評定機制的既得利益者,因為TA們付出了高昂的金錢代價;更包括廣大的受害者,TA們無數次默默挂掉論文販子們的電話,專注于平凡的臨床工作中。TA們鄙視這種行為,也厭惡同流合污,還抱有對評定機制改革的幻想!無情的現實卻一次次證明:Too young,too simple!

難道説所有的醫學科研論文專利都是假的?當然不是。任何行業都有出類拔萃的佼佼者,引領醫學向前發展,但實屬太少。絕大多數醫學科研,無論自撰還是抄襲,都是赤裸裸地以晉陞為初衷,從立項到研究,既無臨床實用意義也無推廣前景,但基本上都會出“成果”,並最終冠以“國內領先水準”或“國內先進水準”,也讓醫護們對中國醫學的國內水準有了相對客觀的認知,醫務人員對此都心照不宣。

大到國自然基金,小到基層科研立項,有背景的,浪費國家的錢;沒背景的,浪費自己的錢。目的都是一樣,每一個毛孔裏都流著私利和骯髒的東西。更為無奈的是,大家都熟視無睹並已習以為常。

無論是老的標準還是新的評定標準,都客觀上存在弊端,多所醫院的同行們給我的資訊中,我一次又一次感受到這種晉陞體制對醫療行業的巨大傷害。

第一、破壞了幹群關係。所有醫院的領導,為了儘量做到公平公正而反覆優化評定標準,仍然不能讓全體醫護滿意,矛頭與壓力都推向了領導和人事部門。

第二、破壞同事關係。為爭奪指標名額動用一切手段,表面波瀾不驚,實則暗流涌動。

第三,破壞上下級關係。科主任在調節晉職者工作與維持科室運轉上,不得不艱難權衡,容易顧此失彼而導致關係僵硬。

在這樣的模式下面,醫生不能把精力集中于治病救人,卻耗費弄虛作假搞投機拼關係上面,對患者而言意味著災難。

為什麼不廢除晉職稱呢?它存在的基礎是什麼呢?答案很簡單,控制崗位比例。

國家給到公立醫院的正副高崗位是按人員基數劃比例控制,這種控制模式對於醫療行業來説,已經越來越不能適應當前的形勢發展。

控制崗位比例並不能維持醫院老中青結構及人才梯隊建設!各醫院的共同困境是:高年資醫師越來越扎堆而退休慢,新入職者越來越少而辭職率居高,造成高級崗位緊張。解決的途徑應該是多引進新人來擴充分母,而不是削減分子。

控制崗位也並不能形成擇優上崗的局面,反而因職評體系的天然弊端滋生巨大的腐敗和利益投機,崗位爭奪白熱化,醫療的本質嚴重偏離治病救人的宗旨,醫務人員重心轉移。

既然有如此多弊端,為什麼一定要控制崗位?答案似乎只剩下一個,控制工資檔。每多增加一個崗位就多增加一份支出,而且到退休後都會高一個檔的工資。

那麼,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一個話題上,該不該控制醫生的工資。以前,不好説;現在,必須説,完全不應該!

近年來,全國公立醫院開展了摧枯拉朽式的整頓,尤其是藥械回扣空間基本消滅。其實,很多醫生都在盼望這一天的到來,大家都希望擁有合理的陽光收入,希望用工資來體現勞動價值,疫情過後多數醫院財務下降績效發放減少,收入更是直接寄希望於工資,然而,工資並沒有相應上調。

每個人都感覺到,公立醫院的寒冬已經到來了。説輕一點,一片死氣沉沉;説客觀一點,已經處於要死不活的狀態;説重一點,公立醫療體系已岌岌可危。哪怕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都沒有出現這種苗頭!

在這樣的形勢下,合理地上調工資是必要的。廢除正副高崗位制,按醫務人員的資歷不設障礙地自動上調工資檔,是一種最現實、可操作性最強,代價最小的方案,一方面穩定醫療隊伍和情緒,另一方面讓年輕醫生能看到前景,減少離職,建立持久的職業歸屬感。

那麼,一旦擺脫了晉職的壓力,會不會讓醫生失去奮鬥目標、得過且過混資歷、缺乏科研創新動力而自甘平庸?不會!不僅不會,反而會讓優秀的人才更容易出成果,因為不以晉職為目的的科研將會更加純粹,科研項目會銳減至精,反而節省投入。優勝劣汰將發揮行業自我凈化功能。

有實力有條件潛心做科研的人,要給他們更充分的動力,一旦做出真正對醫療行業有實質貢獻的成果,給予更高的激勵,職位、學科帶頭人、科主任、副主任、或者物質獎勵,很多頂級醫院對於有價值的SCI,毫不吝嗇地一次性給予幾十萬幾百萬資金獎勵,很有魄力,這才是方向。

科研,是行業精英們做的事,應該走精英路線,而不應該以晉職稱為目標,那屬於自降身價,並且勢必造成“全民科研”的假大空局面,乃至如今産業鏈固化難以割裂。而且,任何一個有眼光的醫院,領導層識別真偽科研並不難,難的是能否抵得住動輒幾百萬的項目基金,難的是“科研興院”的宗旨下比翼齊虛的體系能否自凈化。

只要有職稱評定機制存在,就不可能防止鑽系統漏洞的人,而且隨著時間進展就會成為主流。大禹治水,靠的是疏而不是堵。取消職評,精英更有發展通道,無論臨床還是科研,有突出貢獻的人都不會被埋沒。這種借鑒自前蘇聯的職稱體系,幾十年來沒有打破,沿襲至今,已經成為既不代表臨床水準,也不代表科研水準,僅代表迎合投機水準的錯構瘤。

如果廢除規則取消晉陞制度,保守預測一下,中國95%以上的醫學科研、論文、專利將徹底消失,必然導致那條龐大的産業鏈瞬間崩潰,而它涉及的利益鏈錯綜複雜,既得利益者擁有制定規則的話語權,這是另一個維度下的搏弈。

這兩年,很多醫院晉陞評定機制有所改變,原則上降低了科研論文的比重,在抗疫一線優先的前提下,同時增加了臨床病案、個人業績、社會評價、患者滿意度等等方面,對於絕大多數醫院而言,這是一個重大進步,也是無數人長期吶喊呼籲的結果。但是,這種機制由於缺乏側重點與量化指標,實施過程中具有很強的彈性,效果如何,現在還很難評價。從醫療的本質出發,真正最可靠的評價應該是患者滿意度,最能真實反應醫生的技術與服務水準,但是由於這個指標更加難以量化,弄虛作假的空間甚至可以超過科研論文,所以也無法在評定中參考,這是硬傷。

 建議一齣,很多網友紛紛發表議論:

醫療界人士發表觀點: @春秋:  這個提議雖好,但不太現實。如果説僅僅是取消副主任,主任醫師。那麼對於大多數科室和醫生都不是好事。可以修改評審和考核制度。但是沒有這樣的分級,僅僅一個夜班的排班和值班,就會影響到一個科室的正常運轉。我們現在的考核制度我個人認為,已經不適應現在醫院的發展,也無法體現出醫生的能力和付出。我們都説,一個科室的是靠整個團隊的付出。但是不能否認,有時候一個科室有一位大拿會提高科室的影響力,但是技術大拿拿到的收入和榮譽並不是最多的。 @雲淡風輕:  堅決支援取消所謂的副高,正高職稱評定,一點意義都沒有,卻浪費了醫生專心幹好工作的時間,年年為了進職稱忙的一團糟,有打理醫院人際關係的,有忙著寫不實用的所謂論文的,竟浪費人力物力,一點意思也沒有,盼望早日取消,好讓醫生全心全意幹好自己的工作。 @NATURE:  沒有標桿吃大鍋飯,誰還做科研,臨床技能三個月誰都會了,科研三年不入門,真科研很難。如果不給要求,那麼絕對沒人會去做科研,那麼國家的科技發展馬上就要倒退。大鍋飯的弊病幾十年前就出現過了,結局如何不用多説,各行各業必須分出層次,才能良性發展。至於職稱評定,SCI依然是目前相對最公平的評聘指標,人得有壓力才能有動力去往上走,但鋻於目前造假嚴重,有效的做法就是嚴查嚴管,而且不能是搞行政的去管,得是內行管內行,推行代表作制就是著力避免以低分湊數,推薦發好的發高分的,逐步改善目前的弊端。 @牙科黃醫生:  這個就像高考一樣,儘管年年都有人説高考不公平,但年年都有高考,只因這是現行條件下最好的平臺。現在的評級辦法同理,只要你能找到更合理更惠及大眾的考評辦法,那就肯定能替換掉,關鍵是沒有…… @陳恭健:  其實作為醫生這個職業,最重要的責任是治好病,所以一切與醫療相關的評價都應該基於治病的有效率!我國宋朝時的醫事制度就是以治愈率為核心的。在現代社會中,疾病的治療有效性評價主體是理化指標,其實還應該加上患者主觀症狀改善比例。此外相關性疾病發生率,中長期復發率等均應按比例加權算入。但是這樣一來,有多少現在身居高層的醫務人員還能有臉繼續説:我是一名醫生呢?!至於論文等其他衍生領域,設置有吸引力的專項獎勵就足夠了。 @雨花石:  説要廢除的,多數是一葉障目,以偏概全。任何一個行業的人,都要分等級,才能區分優劣。多年形成的職稱評價制度對於區分人才功不可沒,也形成了許多公認的人才評價標準,比如學歷《必須有相關教育經歷的晉陞》,比如工作年限《必須有充分工作經驗的人晉陞》,比如跨省評審《儘量消除人情評審》。比如專業業務考試《必須專業知識臨床技能夠格》。 @冀:  中國的工資體制太過複雜,既不科學也不合理。工資條目很豐滿,工資數目很骨感。不如學學西方,實行年薪制!了卻獎金和系數的分配不公。本人主治醫師已經有二十年了,晉陞高職並沒有太心動的感覺,除了沒有在刊物發表論文,也有寫的論文沒有發表。雖然接到不少代寫代發的邀請,均沒有走出這一步。寫了不少科普文,在公眾號也發了一些,總的閱讀量上萬。本人覺得,如果論文僅僅為了職稱而發功利性太過突出,還不如寫一些親民的科普文。其實,許多晉陞就是為了那份福利,多拿些錢,還有徒有虛名。也許退休前也晉不了高職,但我並不後悔,只是有點遺憾。一想到患者的信任和滿意,看到那一面面紅彤彤的錦旗,內心還是有不少欣慰和滿足。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