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大三甲醫院“金牌科室”:60多年曆史,多家醫院從這裡“買”藥

抗601合劑在銷量高峰的時候達到5萬盒/月。類似的院內製劑,醫院藥劑科手裏握有29個品種。

“兒子有點感冒咳嗽了,家裏抗601合劑和呼吸通快沒了,今天去醫院開幾盒回來啊。”早上季興在小區電梯裏,正好聽見鄰居夫妻倆在説話。

南京兒童醫院院內製劑

“我們小時候就吃這些藥,然後等我們有孩子了,家裏也會常備這些藥,可以説是三代人的共同記憶。”季興是南京市兒童醫院藥劑科副主任,也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而鄰居提到要開的藥品正是南京市兒童醫院的兩款網紅院內製劑。

院內製劑

兒童醫院的三塊金字招牌之一

作為一所大型三甲綜合醫院,南京市兒童醫院多年來憑藉“專科技術、靜脈穿刺、自製藥品(院內製劑)”三大品牌享譽全省以及周邊地區,尤其是院內製劑更是很多南京人的兒時記憶。

而源源不斷製作出這些院內製劑的藥劑科,正位於南京市兒童醫院最深處的5號樓,幾乎佔了6層大樓的一半面積。11月9日早上,“醫學界智庫”實地探訪了南京市兒童醫院藥學部,見到了季興副主任。

季興告訴“醫學界智庫”,南京市兒童醫院藥學部建科已有六十多年的歷史。起初,衡量一個藥劑科主任幹得稱不稱職,就看他能否買到臨床所需藥品,但在那個國家整體醫藥保障能力比較弱的年代,光靠購買是遠不能滿足需求的。

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國家鼓勵各醫院根據臨床需求,自行開發配製醫院內部使用的藥物,院內製劑蓬勃發展,不少醫院都建成了自己的製劑室,積極研發生産,南京市兒童醫院藥劑科正是誕生在那次浪潮中。最輝煌的時候,醫院有70多個品種,這些院內製劑大多來自於古方或臨床經驗豐富的醫生的經驗方,它們經過長時間的臨床檢驗,藥效顯著。

製劑室早期生産照片

到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整個制藥行業逐步發展,藥劑科的發展也漸趨平穩。2000年以後,藥劑科生産的院內製劑開始逐步面臨更新和淘汰。“市面上(藥品)品牌越來越多了,國家藥監部門對院內製劑的標準也越來越嚴格了,比如最新版中國藥典,達不到這些標準的院內製劑就會被淘汰掉。”季興告訴“醫學界智庫”,“從成本上考慮,如果外面有可替代的,那我們也會停産選擇購買。”

如今的藥劑科,手上還握有29個品種,中西藥差不多五五分,其中最受歡迎的3款産品已經委託給藥企代加工才能滿足患者需求,比如抗601合劑,在銷量高峰的時候達到5萬盒/月。“現在市面上的兒科用藥非常短缺,我們的産品無論是藥量還是劑型是專門針對兒童的,效果也很好。”

隨著國內制藥標準門檻不斷提升,即使是西藥類的院內製劑申報,也需要從細胞一步步培養,跟藥企研發走一樣的過程,耗費巨大。“醫院是沒有能力自己研發一款新藥出來的。”季興坦言,現在的藥學部其實更像是守業,保障一些廣受歡迎的中成藥品種穩定供應,同時往外延伸,承接一些臨床藥物試驗和研究工作——在藥學部6樓的電梯口,赫然寫著幾個大字:國家藥物臨床試驗機構、藥學研究中心。2018年醫院剛剛取得了這項資質,踏上了一段新的征程。

藥學部6樓走廊

“我們沒有一款藥因為虧本而斷供”

對於那些被淘汰的院內製劑,季興並不覺得可惜,相反,他將其視為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

“政府也在評估這個情況,一方面化學藥它確實會隨著制藥行業的發展最後要被淘汰,我覺得這是好事情,因為外面藥企批量生産的價格可能更低,整個生産認證條件也比我們醫院等級更高。”季興指出,“相對而言,傳統工藝製備的中藥製劑,目前還是不可替代的,因為臨床多年的使用證實了療效,無論是《中醫藥法》還是《江蘇省中醫藥條例》,都還在鼓勵大家去用這些(中藥製劑)。”

事實上,季興所説的中藥製劑也是南京市兒童醫院最受歡迎的院內製劑, 2016年藥劑科停産升級的時候引起了很大的社會反響,一度出現一藥難求的情況。

“我們花了2年時間停産改造,現在都是自動化生産了,跟外面藥企的制藥標準是一致的。”談起這次改造,季興頗為自豪,將之形容為“鳥槍換大炮”,一方面産能擴大了3倍,另外一方面,也能夠保障産品品質和安全。

自動化生産線

季興還記得十多年前自己剛來藥學部報到的時候,每到冬天,就診患兒激增,科室就得加班加點供應,男女老少齊上陣,擠在底樓一個房間包裝院內製劑,窗外的人悠閒地排隊打飯,窗內的人恨不得多生出雙手來包裝。自動化生産線改造完後,這種情況得到了顯著改善。

除了産能,還有一個挑戰橫亙在這個科室面前。事實上,這不僅是他們的挑戰,也是國內整個院內製劑面臨的挑戰——價格倒挂。

“我們有的品種已經七八年沒調價了,但這中間原材料上漲得非常多,我們深有體會,原先100塊的原材料現在漲到了1萬多塊。如果不是考慮到醫院這種社會(公益)效益,真的還不如不生産,很多品種是虧本的。”季興談到院內製劑的規模效益時顯得有些激動,多次強調“醫院不能談利潤”,“目前我們是略有盈餘,保證製劑室基本的運轉,如果虧本(靠醫院補貼)其實也不好做,主要還是考慮到(院內製劑)是醫院的三大品牌(之一)、患者的診療需求,而不是説為醫院貢獻賺錢。”

當被問及是否有因為虧本而不得不停止生産的産品時,季興表示目前還沒有一款藥物是因為這種原因而停産的,“我們肯定是想盡一切辦法保證供應的,即使是遇到非常特殊的原因短缺,也只是暫時的,很少會説沒有。”他表示,製劑室有自己的一套班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職責,保證自己的生産任務。事實上,考慮到秋冬季節頭疼腦熱的患兒比較多,製劑室常會提前安排生産計劃,屯藥備戰。

消滅黃牛藥販子的,是網上問診處方

院內製劑作為一種效果好、價格低的網紅産品,往往供不應求,而一些外地患者也常會因為交通不便而不得不委託購買,由此産生的幾倍到幾十倍的差價養活了一大批黃牛。

南京市兒童醫院還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嗎?季興表示:“我覺得從最近兩年來講,黃牛少了很多,主要有兩個原因。”

首先,2019年10月江蘇省衛健委和省藥監局出臺了一項政策,將臨床使用10年及以上的兒童專用製劑列入調劑使用範圍,並採取定品種、定範圍、定數量,一年一審批、一季度一報備等方式,簡化兒童專用製劑在不同醫院之間調劑使用手續,進一步擴大兒童用藥供給渠道。據統計,截至2020年11月底,全省已經有168家醫療機構調劑使用10家醫療機構自製的35個院內製劑,共計20萬盒(瓶、袋、套),南京市兒童醫院的抗601合劑等也在其中。比如南京市的南湖社區、蓮花社區、岱山社區、賽虹橋社區等基層衛生服務中心均從南京市兒童醫院調劑製劑,覆蓋了南京市東西南北各區域,附近居民不用專程去醫院排隊就診,根據病情需要在家門口就可以方便開具。同時,製劑調劑範圍還延伸到了南京周邊的揚州、鎮江、宿遷等地區醫療機構。

其次,南京市兒童醫院網際網路醫院上線後,跨省患者也可以在網上實現問診開藥。“原先安徽的患兒就無法享受到‘江蘇省兒童專用製劑調劑‘政策,現在就不一樣了,隨著網際網路診療的推進實施,患者可以通過南京兒童醫院網際網路醫院開具處方後直接把製劑快遞到患兒家中。”

可以説,政策和線上處方雙管齊下後,倒賣院內製劑幾乎成了一門無人問津的生意。

結  語

訪談最後,“醫學界智庫”拋出了一個問題:您如何總結製劑室過去取得的成績?

季興略略思考後給出了一個答案:“我覺得醫院把藥學部的院內製劑列為三大品牌之一,已經足以説明我們的成績了。另外因為我們的製劑安全有效,周邊的老百姓他願意來就診,排隊開車也要慕名前來,這也就是成績了。”

來源:醫學界智庫

作者:崔佳慧

校對:臧恒佳

責編:宋崑崙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