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醫藥公司,醫務人員也通過虛開的發票來為自己謀取非法利益

虛開發票等涉稅違法行為,作為帶金銷售常用的“過票”“走票”手段,與醫藥腐敗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虛開發票等涉稅違法行為,作為帶金銷售常用的“過票”“走票”手段,與醫藥腐敗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近年來,醫藥反腐力度持續升級之下,財稅部門、公安機關,甚至醫保部門聯手查稅的行動越來越多,對應的查出來的虛開發票的涉稅刑事案件也越來越多。

這些從灰色産業鏈中拉出的涉稅刑事案件可以看出來,就主張虛開發票這個違法行為的實施主體是沒有局限的,不光醫藥企業、中間商、醫藥代表會通過虛開發票來偷逃稅款為自己謀取違法利益,醫院的醫務人員也會如此,他們也會通過這些虛開的發票來為自己牟利。

我們常見醫院醫生或者其他醫務人員按照常規“賺取”外快的方式,應該是藥品、耗材、醫療設備的回扣。醫務人員作為醫學專業人士,和稅務工作相去甚遠,所以醫務人員要這些假票子有什麼用,能獲取哪些違法利益呢?

一、醫院管理者利用虛開的發票騙取醫保基金

這些假票子的用處可是“大大的”,既然是稅務票子,那就物盡其用,就像下面的兩個案例,醫院的醫務人員利用這些假的稅務票子來填補他們在套取醫保基金過程中出現的財務漏洞。通過虛增用藥數量、偽造住院病歷、偽造藥品採購記錄、截留藥品重新入庫、虛報化驗、檢查項目等方式騙取國家醫保基金。

1.虛增用藥數量、偽造住院病歷、偽造藥品採購記錄,通過藥品公司向醫院虛開發票的方式填平賬目,從而套取醫保基金。

從2012年開始,梁鷹聘任張瑋(另案判處)為醫院總經理,負責醫院的日常運營和管理。在梁鷹授意下,張瑋為便於統一管理,在重慶學府醫院設立運營中心(先為市場部),聘用被告人王某某、 馬某等人分別擔任運營中心主任,分管醫院不同業務科室,通過醫院中層幹部會議、運營中心會議、周例會等層層部署;安排招聘大量業務人員,到主城社區和其他區縣搞“義診”及宣傳,以免費體檢的名義招攬有醫保的區縣居民來院住院體檢,繼而通過採取空挂病人、延長住院天數、虛增用藥數量和偽造住院病歷等方式,大肆騙取國家醫療保險資金。

然後又採用偽造藥品採購記錄,由藥品公司向醫院虛開發票和貨單等方式,將醫院賬目做平,並將藥品公司返回的錢轉入梁鷹指定的私人賬戶後套出,部分用於發放員工報酬和獎勵。

2.醫生為患者多開藥,多開化驗、檢查,護士截留藥品,醫藥公司對此開具虛假的普通發票和藥品清單,院長把截留的藥品重新入庫,以此騙取國家醫保基金。

被告人劉文光佔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並任法定代表人、院長,全面負責醫院的經營管理;被告人李運轉佔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並任副院長,負責藥品、醫療器械耗材採購等工作。

自春望醫院醫保報銷業務開通後,為謀取不法利益,被告人劉文光、李運轉經商議,由春望醫院業務部負責人朱偉負責,採取少收醫保病人治療門檻費或者出院送藥品等醫療優惠手段,大量招引省、市醫保病人住院,並要求住院部醫生在患者醫保病診分值範圍儘量多開藥,儘量多開化驗、檢查項目,然後護士將醫生所開的藥品予以部分截留下來,並由被告人李運轉負責取走。截留藥品後,被告人劉文光、李運轉聯繫了長沙玉潭醫藥有限公司,在無真實交易的情況下,由長沙玉潭醫藥有限公司為這些截留的藥品開具虛假的普通發票和藥品清單,然後被告人李運轉再將這些截留的藥品重新在醫院藥房入庫,以此騙取國家醫保基金。

3.向醫保部門申報患者未做的化驗、檢查項目,虛報中藥封包治療數量,以此騙取國家醫保基金。為應付醫保局檢查,要求醫生補齊檢驗檢查結果。

接上一個案例,在向醫保部門申請報銷時,則按處方上的藥品數量和金額予以報銷。在部分患者未做化驗、檢查項目的情況下,春望醫院在向醫保部門申請報銷時仍以住院部醫生開具的化驗、檢查項目予以全部報銷。同時,春望醫院理療科重復使用中藥封包,在向醫保部門申請報銷時虛報中藥封包治療數量。為應付醫保局等職能部門的檢查,被告人劉文光及醫務科負責人吳伯芳要求住院部醫生在檢驗科補齊檢驗檢查結果。經司法會計鑒定機構審計,春望醫院涉嫌藥品方面騙保金額人民幣3669394.71元,檢查化驗方面騙保金額人民幣384584.03元,中藥封包治療方面騙保金額人民幣199968.64元,共計騙保金額人民幣4253947.38元。

二、醫院管理者安排醫藥公司業務人員虛開發票,騙取醫院公款歸個人使用

1.鎮中心衛生院院長讓與其醫院有業務來往的醫藥企業為其開具與實際金額不符的發票,從中“賺取”差價

被告人冉啟旭係國家工作人員,2013年3月至今先後任寧南縣騎騾溝鄉衛生院副院長(主持工作)、寧南縣騎騾溝鄉衛生院院長、寧南縣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寧南縣人民醫院白鶴灘分院)院長。

根據判決書,被告人冉啟旭任職期間所犯貪污事實如下:

(一)2019年1月,被告人冉啟旭利用擔任寧南縣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院長的職務便利,在西昌宏博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對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醫療設備維修過程中,安排該公司工作人員彭某1虛開33330元發票到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報賬,扣除稅費3330元後,被告人冉啟旭從彭某1處拿走現金30000元。

(二)2019年5月,西昌宏博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免費贈送一台免疫熒光分析儀給寧南縣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被告人冉啟旭安排該公司工作人員彭某1虛開20000元發票到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報賬。2019年6月,被告人冉啟旭在西昌市三岔口東路彭某1的辦公室拿走現金20000元。

(三)2019年10月左右,被告人冉啟旭在涼山州科瑞貿易有限公司向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銷售體檢表封面等印刷製品過程中,安排該公司工作人員饒某虛開18500元發票到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報賬。同年11月,饒某在寧南縣××小區××取的18500元現金給了被告人冉啟旭。

(四)2019年3月至2020年10月,被告人冉啟旭在寧南志強廣告裝飾中心向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銷售印刷製品過程中,安排該廣告中心負責人康某虛開70000元發票到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報賬,後被告人冉啟旭分五次從康某處拿走套取的現金共計70000元。

(五)2016年4月,盛某向騎騾溝鄉衛生院銷售5000份血糖試紙,單價為1.8元/份。被告人冉啟旭讓盛某以3.8元/份的價格開票。事後盛某將虛開的金額扣除稅費1000元後,將剩餘的9000元給了被告人冉啟旭。

(六)2019年12月,寧南縣白鶴灘鎮中心衛生院準備採購四維彩超機,被告人冉啟旭把業務交給盛某(另案處理)來做,讓盛某將四維彩超機的預算價格從110萬元提高到160萬元進行招標,並將虛報的50萬元扣除稅費後交給被告人冉啟旭。盛某採取圍標的方式,借用南昌安雁貿易有限公司資質中標該採購項目,中標金額為158.8萬元。2020年3月,盛某將虛報的50萬元扣除3萬元稅費後,帶至寧南縣××小區××棟××單元××樓××號冉啟旭家中送給冉啟旭。

2.鎮中心衛生院院長讓醫藥公司銷售業務員為其虛開發票,並對照發票總額虛列醫療耗材銷售清單,騙取醫院公款。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徐功斌在擔任鎮坪縣牛頭店鎮中心衛生院院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請挂靠在陜西美恒醫療器械有限公司的銷售業務員萬某某虛開發票,騙取鎮坪縣牛頭店鎮中心醫院公款80987.34元。

2016年7月6日至8月19日,應被告人徐功斌請求,萬某某在陜西美恒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先後虛開醫療耗材發票4張,共計80987.34元,並對照發票總額虛列醫療耗材銷售清單11張。2016年10月初,萬某某將上述4張發票及銷售清單交給牛頭店鎮中心衛生院會計蘇某某,徐功斌在4張發票及單位會審會簽單上審簽。2016年10月14日,蘇某某將80987.34元轉賬付給陜西美恒醫療器械有限公司。2016年11月8日,萬某某將扣除虛開發票相關稅費及管理費等24249.68元後的56737.66元,以現金形式存入蘇某某個人銀行卡中。蘇某某取款後將款項存放于個人辦公室,徐功斌分多次將56737.66元從蘇某某處全部取走,用於個人消費。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