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歲老人病危,醫院為等親屬簽字延誤11個小時後實施救治

醫療機構在診療過程中,因搶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緊急情況,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親屬意見的,經醫療機構負責人或者授權的負責人批准,可以立即實施相應的醫療措施。

作者:醫法匯

轉載請註明來源:醫法匯

案情簡介

患者閔先生(71歲)未婚、無子女,因“反覆咳嗽咳痰、胸悶氣促6年,再發加重5天”前往縣醫院診治,縣醫院以“COPD(急性加重期)”收入感染科治療。入院第9天淩晨5時,患者突發全腹疼痛,呈持續脹疼,以雙氯芬酸鈉塞肛後症狀稍緩解,早上8時左右突發出現便血,為鮮紅色鮮血,出血噴射樣膨出,出血3次,每次量約100ml左右,告病危,囑患者臥床休息,予以止血、護胃、補液等對症治療並完善全腹部CT,考慮恥骨聯合前左側疝氣並腸梗阻。次日淩晨2時,患者轉入市醫院繼續住院治療,市醫院急診全麻下行“腹腔沖洗引流+乙狀結腸造瘺+剖腹探查術”等治療,一天后患者死亡。死亡原因:乙狀結腸穿孔、感染性休克。最後診斷:1.乙狀結腸穿孔;2.急性瀰漫性糞性腹膜炎;3.膿毒血症;4.感染性休克;5.慢性阻塞性肺病。

患者的四弟認為兩家醫院對患者的死亡存在醫療過錯,經協商未果,訴至法院要求兩家醫院賠償各項經濟損失共計12萬餘元。

法院審理

經法院查明,患者閔先生還有兄弟三人(閔2、閔3及本案原告閔4)。閔2、閔3在訴訟中均向法院出具了《放棄繼承權利及訴訟權利的聲明》,自願放棄對患者的法定繼承權,也放棄與患者有關的訴訟案件的所有訴訟權利、不參與本案糾紛。

司法鑒定意見書認為,患者淩晨5時突發全腹疼痛,呈持續脹疼,8時左右突發出現便血,為鮮紅色鮮血,出血噴射樣膨出,當腹部X線檢查提示腹腔內可見少量積氣及糞渣影,患者出現全腹疼痛,便血(鮮紅色鮮血),應高度警惕消化道穿孔。尤其是上腹部、下腹部CT平掃影像學檢查提示:左下腹(乙狀結腸旁)腸管可見一團塊狀組織密影,大小約5.3*3.7cm,邊緣欠光整,周圍脂肪間隙模糊,可見較多條索滲出影,縣醫院應儘早轉至相關專科進一步診治,儘快明確消化道穿孔的診斷(後經市醫院手術證實乙狀結腸穿孔),針對病因儘早手術治療。從患者出現腹部症狀和體徵(5時),家屬同意並簽字轉至普外科(16時),時間間隔長達11個小時,轉科時間上有延誤,對病情嚴重程度預計不足,從而未能儘早向患者家屬説明病情,以及有可能需要急診手術予以充分告知並獲得患者家屬知情同意。另外,根據搶救記錄+主治醫師查房記錄顯示,醫方認為有急診剖腹探查指徵,需手術治療,反覆聯繫患者弟弟、敬老院及村委,均表示不能到院。患者家屬明知患者病情危重,病程中未盡到陪伴和照顧義務,未及時履行手術知情同意權,影響醫方採取醫療措施的及時性。故本例患者延誤病情,錯失手術最佳時機,與醫方醫療過錯及患者家屬未能及時履行手術知情同意有關,與最終患者發生死亡存在一定的關聯性。縣醫院醫療過錯在本次損害後果(發生死亡)中係同等因素。市醫院不存在明顯醫療過錯,與本次損害後果(發生死亡)無關。

一審法院根據司法鑒定意見,並結合全案案情,酌定縣醫院承擔50%賠償責任,賠償患方12萬餘元,市醫院不承擔責任。縣醫院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律簡析

我國民法典明確規定,醫療機構在診療過程中,因搶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緊急情況,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親屬意見的,經醫療機構負責人或者授權的負責人批准,可以立即實施相應的醫療措施。

急危重患者搶救制度亦要求醫療機構及臨床科室應當明確急危重患者的範圍,包括但不限于出現以下情形的患者:病情危重,不立即處置可能存在危及生命或出現重要臟器功能嚴重損害;生命體徵不穩定並有惡化傾向等。醫療機構應當建立搶救資源配置與緊急調配的機制,確保各單元搶救設備和藥品可用。建立綠色通道機制,確保急危重患者優先救治。同時,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應當向患者説明病情和醫療措施。需要實施手術,或者開展臨床試驗等存在一定危險性、可能産生不良後果的特殊檢查、特殊治療的,醫務人員應當及時向患者説明醫療風險、替代醫療方案等情況,並取得其書面同意;在患者處於昏迷等無法自主作出決定的狀態或者病情不宜向患者説明等情形下,應當向患者的近親屬説明,並取得其書面同意。但是緊急情況下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親屬意見的,經醫療機構負責人或者授權的負責人批准,可以立即實施相應的醫療措施。

本案中,醫方認為患者病情危重,有急診剖腹探查指徵,需手術治療,在反覆聯繫患者弟弟、敬老院及村委,均表示不能到院的情況下,應及時上報醫療機構負責人,並立即對患者實施相應的醫療措施。本案的醫方在11個小時後等到敬老院委託人及患者弟弟到院後再實施醫療措施,顯然違背了急危重患者搶救制度的相關規定,延誤了患者的救治時間,從而被法院認定存在過錯,並因此承擔了相應的賠償責任。

本案還涉及法定繼承及放棄訴訟權利等法律問題。根據法律規定,配偶、子女、父母為第一順序繼承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為第二順序繼承人,繼承開始後,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第二順序繼承人不繼承;沒有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的,由第二順序繼承人繼承。本案中,患者未婚、無子女,且父母已故,因而其兄弟為法定繼承人,在患者去世後,其兄弟三每人平均有權以原告的身份提起民事訴訟。同時,他們也有權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這是民事訴訟同刑事訴訟、行政訴訟的一個重要區別。但這種處分不得損害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應當限于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本案中,閔2、閔3向法院出具了《放棄繼承權利及訴訟權利的聲明》,自願放棄法定繼承權及訴訟權利,符合法律規定,但需注意的是,法院判決後,放棄權利的當事人不再獲得相應的賠償。

在實踐中,還常見醫患雙方在簽訂調解協議約定“不得以任何理由提起訴訟向對方主張權益”的情形,那麼這種放棄訴訟權利的約定是否有效?《民法典》明確規定,存在重大誤解、一方欺詐、第三方欺詐、脅迫以及顯失公平等情形,相對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予以撤銷。由此可知,即使醫患雙方簽訂了和解協議,並約定了“放棄訴訟權利”等相關條款,也並不當然的剝奪了對方的訴訟權利。如果符合法律規定,當事人可以依法行使撤銷權,協議撤銷後,當事人仍可提起訴訟主張相關權益。因此,建議醫患雙方在簽訂和解協議之前,先諮詢專業人士,在法定的賠償標準基礎上進行協商確定最終賠償數額,以及對和解文書中的具體條款進行法律風險審查,避免後續因協議簽署不當再起爭議。

(本文係醫法匯原創,根據真實案例改編,為保護當事人隱私均採用化名)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