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界與結界|一場“美牙界”與“口腔界”的模擬辯論

7月25日中國美發美容協會成立美牙專業委員會的事件,引發口腔醫療圈熱議。

57811638081403534

35481638081403909

*注:

本文中“美牙權”係指借助貼面對牙齒進行美化操作的權利

本文中“美牙師”係指無相關醫學資質、從事口腔貼面之人員

- 前情回顧 -

7月25日中國美發美容協會成立美牙專業委員會的事件,引發口腔醫療圈熱議。

上一次引發口腔行業大規模的集體抵制,還是在去年。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美容化粧品業商會“美牙專業委員會”于2019年10月籌備成立,2020年5、6月該專委會因未經報備違規推廣“美牙”培訓,被要求整改。在各方的壓力之下,工商聯于去年7月發表聲明撤銷該“美牙專委會”。

那麼,今年的“美牙專委會”與2020年的“美牙專委會”是同一個嗎?緣何前車之鑒還歷歷在目,就能“大張旗鼓”吹響號角?新專委是不是有什麼新的底氣?

既然去年也有浩大的行業集體“抵制”與“討伐”,事實證明也僅有一年的保鮮期。那麼,“美牙師”從暗到明、捲土重來,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雙方棋局有了大變,今年的抵制,還會奏效嗎?

84831638081404446

今日的話題源於3月,主創們收到讀者朋友的舉報,希望“管一管”;隨即我們做了一系列的暗訪與調查。直至今,有了些眉目。後文部分可能引起不適,但望拋棄情緒、深入思考。

- 一個元問題 -

今天在綜合兩方代表性立場上,我們將開啟一場虛擬辯論。

在開辯前,以及在有法可依的情況下,我們先看幾個名詞解釋:

【(生活)美容】:是指運用手法技術、器械設備並借助化粧、美容護膚等産品,為消費者提供人體表面無創傷性、非侵入性的皮膚清潔、皮膚保養、化粧修飾等服務的經營性行為。(《美容美發業管理暫行辦法》 第二條,2004年頒布)

【化粧品】:是指以涂擦、噴灑或者其他類似方法,施用於皮膚、毛髮、指甲、口唇等人體表面,以清潔、保護、美化、修飾為目的的日用化學工業産品。(《化粧品監督管理條例》,2021年開始施行)

【醫療美容】:是指運用手術、藥物、醫療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創傷性或者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對人的容貌和人體各部位形態進行的修復與再塑。(《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第二條,2002年頒布)

【醫療器械】:是指直接或間接用於人體的儀器、設備、器具、體外診斷試劑及校準物、材料以及其他類似或者相關的物品,包括所需要的電腦軟體;其效用主要通過物理等方式獲得,不是通過藥理學、免疫學或者代謝的方式獲得,或者雖然有這些方式參與但是只起輔助作用。(《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2020修訂)》第八章第一百零三條,2021年6月1日起施行》)

【美牙師】:按國內《職業分類大典》,目前沒有“美牙師”的職業分類。

如果我們按現行的法律法規來做小結:“美牙”過程中所使用的牙齒貼面/貼片、粘合劑,以及操作過程中的雕刻刀等材料與工具,屬口腔科醫療器械,而非化粧品類。日常所述“美牙”,又稱:貼面修復,也應屬“醫療美容”的範疇(儘管暫未做分級)。而在職業資質上,亦尚無“美牙師”的職業分類。

問題來了,美牙界目前對外聲稱:

不磨牙做美牙,不侵入無創傷。

這個“聲稱”是不是陽奉陰違我們且不論,但一定要注意的是:這並不止是一個行銷口號,而是引入了一個更為核心的辯題,也即是目前“美牙界”與“口腔界”爭議的元問題:不磨牙情況下所做的牙齒貼面,究竟屬於【生活美容】,還是【醫療美容】?客患認可哪方觀點?

這個問題的 討論過程 與 討論結論,都異常關鍵。它有關“身體政治”、有關“牙齒操作主權”、甚至還將直接影響“美牙師”—— 是否能作為一種單獨職業,以及其合法性與正義性。

當然,這也意味:今年由中國美發美容協會所成立的美牙專委會,雖屬民政部登記備案的正規社會組織,但是否具備【醫療教育培訓資質】?是否具備頒發證書資質?以及制定行業標準資質?美容師是否有“美牙”的從業資質?以及口腔界普遍要求加強監管的“有關部門”,具體所指?

- 辯論模擬 -

(請按箭頭順序閱讀)

41151638081404910

坦誠説,讀完這樣的模擬辯論還能心平氣和討論解決問題的方案,是非常考驗心智的。那為什麼要模擬這麼一場辯論?而不是做一則“起底”文章?我們需要重新來審視今年的情況,與去年性質確實迥異。

如果去年還能因為集體抵制,剛好戳中一方成立流程“ 審查合規 ”(具體見《關於撤銷全國工商聯美容化粧品業商會美牙專業委員會的聲明》,2020年7月27日》);那麼今年的“美牙專委會”從流程上來看是合規的。經過兩年多的“野性發展”,美容師的美牙市場已經迭代了好幾輪,其影響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換句話來説:

今年,他們重器加持、有備而來

我們重新回到文首提出的元問題:不加前綴條件的「貼面修復」依法屬於醫療美容,那麼「不磨牙」(僅在人體“表面”)的「貼面修復」,應該屬於「醫療美容」,還是「生活美容」?

不論我們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多麼氣憤,甚至覺得毋庸爭論。此時此刻,我們都應該嘗試思考:為何“美牙師”屢禁不止,還越戰越勇?如果我們單純歸咎於:利益所趨,那其實只是承認了:市場需求,這個幾乎不用深究的回復。——那麼,市場需求這麼大,究竟應該誰來供應?才能保證良性發展?

今天提請注意的是:

“美牙師”捲土重來,

顯然瞄準了“口腔界的軟肋”,同時也是一種博弈:

① 用戶基數:美業客戶存量vs口腔客患存量

(喚醒用戶難易度的博弈)

思考:口腔醫療行業如何贏得更多客患信任?為何美業在“售前”能贏得如此多客患的信任?能否讓更小的孩子從小就樹立“牙齒問題找牙醫”的認知?

② 産能:美業從業人數vs口腔醫師人數

(人才供應端的博弈)

③ 培訓速度:7-10days vs 7-15years

(提升産能的博弈)

思考:口腔專業人才如何加快培育步伐?口腔醫學類院校的師資是否充足?

④ 廣審邊界:美業廣審vs醫療廣審

(違法成本的博弈)

思考:口腔醫療如何有效觸達客患?

⑤ :落地門店vs線下門診

(服務接觸點的博弈)

思考:能否增加更多線下服務性接觸點?學習日本衛生室是否可取?

-後 言-

其實今日的內容,我們曾與多位醫生朋友聊過。特別是關於「元問題」的辯論觀點上,作為口腔評論媒體似乎不應該幫“美牙師”説出任何論點論據。直到聊到深處,朋友們大多經歷了:憤怒-震驚-冷靜-憂愁的心路歷程。

所以《好的牙》為什麼要做一篇沒有迎合情緒,且看上去雙邊都不討好的內容呢?——站在行業的資訊集散地上,我們確切地感受到口腔界的競爭,已經來自四面八方...

“打敗速食麵的,不是速食麵,可能是外賣。”

其實經過了這兩輪激烈交鋒,雙方都在等待一雙精準“靴子”落地。但要深度思考這個問題的解法,不得不引入經濟學中關於“社會成本”的觀點。

日常我們慣常認為“權利的行使,不應該以傷害他者的權利做代價,即單方權利的行使是有邊界的”,所以當糾紛發生的時候,雙方都很容易拿出這個“看上去正確”的觀點來作為自己立論的根據。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 羅納德·科斯認為:所有的傷害都是相互的:

不是一方傷害另一方,也不是一方的權利行使傷害了社會,而是雙方都在爭奪同一種【稀缺的資源】(《社會成本問題》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 )。

根據科斯的觀點:要搶奪“稀缺”資源可以,只要權利雙方中,誰付出的成本更低,就應該承擔更大的責任。因為通過這樣的權責利分配機制,整個社會為了避免意外所要付出的社會總成本,就會降到最低。

當然,科斯定律中,還有一個流行版本:“在交易費用為零或足夠低的情況下”,可能最後真的會“誰用得好就歸誰”。所以“資質”,固然是醫學涵養的認可與榮光,但“資質”並非成為“逐利者”的高墻。除了高舉牌照、證書之外,我們要做的,還有很誠然,在醫學中談經濟學,看上去是一個讓人傷心事。但我們也要相信國家會給出社會成本最低,人民利益最大的解法。

但在等待的過程中,如果我們只談醫療情懷、只談行業情緒,而忽視了生産力與生産關係,那麼當另一方在研究“如何用好資源”的時候,我們或許也就喪失了更廣大的群眾基礎。

資質、法律、規則,都只是人類集體意志的産物;唯有“人間清醒”,剖析邏輯,尋找解法,心繫社會整體與醫學未來,這或許是我們最後的解法。

而這副 “藥引”

來自醫療對生命心疼的柔軟

也來自醫療對生命理智的籌劃

資料來源:

1 .《美容美發業管理暫行辦法》,商務部,2004年

2 .《醫療美容項目分級管理目錄》,衛辦醫政,2009年

3 .《關於進一步加強醫療美容綜合監管執法工作的通知》,國衛辦監督,2020年 

4 .《醫療廣告管理辦法》,工商行政管理總局 衛生部令第26號,2007年01月01日執行

5 .《國家職業分類大典》,2015年版

6 .《化粧品監督管理條例》,國務院令 第727號,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7 .《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案(徵求意見稿)對照表》,2021年6月7日該草案初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8 .《醫療器械分類目錄》,2017年修訂

9 . 《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2020)修訂》,國務院令第739號

10. 《關於撤銷全國工商聯美容化粧品業商會美牙專業委員會的聲明》,2020年7月27日

11.《中華口腔醫學會:關於堅決抵制口腔醫療商業化亂象的聲明》,2020年6月16日

12.《中華口腔醫學會:關於堅決抵制口腔醫療美容亂象的聲明》,2021年8月1日

13 .《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2015修訂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