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網際網路大佬投身生命科學領域,豪賭一個新時代

“往後二十年,若能為生命科學和醫學的發展盡一份力,為大眾健康做出一點貢獻,生命就更有意義了。”

“往後二十年,若能為生命科學和醫學的發展盡一份力,為大眾健康做出一點貢獻,生命就更有意義了。”

近期,王小川發出內部信,正式宣佈卸任搜狗CEO,並表示將在生命科學和醫學領域再出發,創造更多可能與價值。信中特別提到,生命科學已經在他心中縈繞二十多年,而離開搜狗之後,則有機會開啟新的篇章。“圓滿的告別,會助推新的生命旅程。”

值得一提的是,王小川對於生命科學的關注一直在持續。比如就在10月19日,王小川便投資了專注于口腔人工智慧應用的醫療科技公司DeepCare羽醫甘藍,成為了繼8月投資腸道醫療技術開發商熱心腸研究院之後,今年的第二起公開投資事件。

不僅如此,早在2016年,王小川掌舵的搜狗便在嘗試網際網路醫療業務,即推出了搜狗明醫。作為一款醫療科普平臺,搜狗明醫的目標是通過AI技術實現“智慧問診”和“找醫生”等服務,並在後續推出了“AI營養師”(2020年)、“專家推薦”(2021年)等功能。不難發現,王小川已經通過搜狗和投資在醫學領域有所涉足,而此次卸任後親自下場,則是要進入到深水區。

有趣的是,不止王小川,網際網路大佬們似乎都對生命科學領域有著偏愛。比如就在今年,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在卸任之時也表達了進入生命科學領域的相同心願。另外,百度公司創始人李彥宏也表示對生命科學感興趣,並在去年9月正式成立生命科學平臺公司“百圖生科”;盛大網路創始人陳天橋及夫人雒芊芊于2016齣資成立的腦科學研究機構——陳天橋雒芊芊研究院,用於大腦基礎生物研究等。

可以看到,網際網路大佬們在自身領域取得不錯的成就後,都在積極投身生命科學領域,其背後有怎樣的考量?已經進展到哪一步?他們最終能否奔向生命科學的星辰大海?針對這些問題,動脈網接下來將進行梳理與分析。

熱衷生命科學背後,網際網路大佬們究竟有何謀劃?

押注生命科學的背後,是網際網路大佬們正在豪賭一個新時代。

“我們更容易關注商業模式的變化和品牌渠道的更新,很少注意到技術變革已經在醞釀中。”在今年5月發佈的內部信中,張一鳴表示,“生命科學等領域對人類生活的影響已現黎明之曙光。”

要知道,每一次技術變革都將帶來巨大的産業機會。例如在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間,基於手機終端的普及和通信技術的迭代,移動網際網路迎來大發展,使得在內容分發、智慧出行、社交電商、短視頻、新零售等領域誕生了字節跳動、滴滴、拼多多、快手、美團等行業巨頭。經歷過這波增長紅利的網際網路大佬們,自然深知踩中時代浪潮所帶來的非線性增長有多誘人。所以在敏銳嗅到醫療大健康行業正處在爆發前夜之時,網際網路大佬們自然不會錯過這一波産業機遇。

“健康這個領域做好了,能再造一個京東。”劉強東在開始佈局醫療健康賽道時如此表示。而早在數年前,馬雲提出“雙H戰略(health,happiness)”時也曾預判,最有可能誕生下一個BAT量級企業的領域就在醫療健康。

與大佬們行動一致的是,資本近年來也瘋狂涌向生命科學領域。動脈橙數據庫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醫療健康産業共發生2199起融資事件,融資總額創新歷史新高,達749億美元(約5169.3億人民幣),同比增長約41%;其中,具有高研發難度的生物醫藥以369億美元成為細分領域之首。

除了創投領域,在國家層面,生物醫藥和大健康也成為了十四五規劃的重中之重:在近期發佈的《“十四五”生物醫藥産業發展規劃》中,國家再次強調生物醫藥産業戰略性新興産業地位,明確加快發展生物醫藥等産業,做大做強生物經濟。

不難發現,從多個維度看,生命科學領域都處在産業化大發展的重要歷史機遇期裏。

當然,技術的變革、國家的重視、産業的機會都是外因,而網際網路大佬們的選擇,自然也有內因。

第一個原因便是部分大佬們本身就對生命科學充滿著熱愛。以張一鳴為例,其在2001年考入南開大學時候報考的便是生物專業,只是後來因調劑而進入到了電腦領域。

第二個原因或是更多大佬們投身到生命科學領域的主因,即為企業尋找未來發展的第二或第三增長曲線。正如年初黃崢辭任拼多多董事長時表示,其後續將致力於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為十年後的拼多多探索高品質縱深發展的新空間。

事實上,目前已經有不少網際網路巨頭開始涉足醫療健康領域,並有所成就。比如阿裏健康、京東健康已經上市,市值皆超千億,而百度健康、小荷健康(字節旗下)、快手健康等也已耕耘一段時間。

面對醫療健康這個廣闊的市場和機遇,各個網際網路大佬們已經踏上征途,他們目前已走到哪一步?各自又有怎樣的路徑選擇呢?

踏上醫療大健康征途:三條路徑,三大挑戰

儘管網際網路大佬們集體踏上了生命科學的征途,但各自選擇的路徑卻有所不同,大致來説,可以分成三類。

第一類是科研資助派,即網際網路大佬通過捐贈設立科學大獎,以咨對科學研究進行獎勵,從而激發更多人投身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

典型的代表就有聯想集團CEO楊元慶和百度公司創始人李彥宏,二人在2015年與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學教授饒毅等幾位科學家、企業家組織創辦了一場未來論壇,在這次論壇上,他們宣佈將設立一個民間科學大獎,並在2016年正式推出,即“未來科學大獎”,該獎設置“生命科學”等三大獎項,單項獎金100萬美元。

(部分“未來科學大獎·生命科學獎獲得者” 圖片來源:大獎組委會官網)

“瑞典有諾貝爾獎,香港有邵逸夫獎,而未來科學大獎作為後起之秀將産生更加深遠的影響。”楊振寧院士評價,未來科學大獎是第一個延生於中國民間公益組織,由企業家群體發起成立的獎項,填補了中國民間權威科技獎項的空白。

拼多多創始人黃崢也正在積極邁向生命科學的前沿,其在去年宣佈與創始團隊一起,共同捐贈2.37%的拼多多股份,設立“繁星慈善基金”,第一期資助將在未來3~5年內向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捐助1億美元,致力於推動生物醫療等領域的科學研究。

第二類是投資派,即網際網路大佬們通過企業、個人資金或家族基金對醫療大健康相關項目進行投資。

比如此次宣佈卸任的王小川,除了前文提到的投資部分外,其個人和搜狗也在醫療健康領域投資了鷹瞳Airdoc、春雨醫生、小鹿中醫等多家知名科技醫療企業。

另一邊,盛大創始人陳天橋與妻子雒芊芊女士在今年7月投了5000萬元,以促使TCCI(天橋腦科學研究院)與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合作建設人工智慧精神健康實驗室。

馬雲則是通過旗下的雲鋒基金在醫療健康賽道佈局,現已投資7年。根據雲鋒基金的數據,截止今年4月,其投資企業超過190家,其中醫療健康板塊已成為雲鋒基金三大投資板塊之一,投資項目佔總數1/3,其中不乏集萃藥康、太美醫療科技、Brii(騰盛博藥)、科笛生物、藥明奧測等明星企業。

第三類是親自下場派,即網際網路大佬們掌舵的企業或個人親自開拓醫療大健康相關業務。

比如在去年,張一鳴的字節跳動步入醫藥和大健康領域,成立大健康業務部門“極光”,該部門的統一品牌名稱為“小荷健康”,由原百度副總裁吳海峰負責。字節跳動目前在醫療健康領域已經形成“線上線下雙渠道、服務和研發同步進行”的佈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