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跌掉200億,醫院上市之後,考驗才剛剛開始

醫生辦醫是優勢還是概念?

剛過去的這個週末,實名認證的通策醫療董事長呂建明現身某證券投資社區平臺,與平臺用戶直接互懟,言辭激烈。

此前,作為我國第一家醫療服務A股上市公司的通策醫療連續兩個交易日跌停。在微網志上,呂建明也與網友進行了頗具火藥味的交流。有網友問“今天(10月14日)股票(跌停)咋回事?”呂建明的回復是,“問你,我怎麼知道?”

被稱為“牙茅”的通策醫療,在今年6月的高點,曾一度超過千億市值。本週一(10月18日),通策醫療繼續跌停,三天市值跌去200億。

2006年,借參與公立醫院改制之機,通策房産收購杭州口腔醫院,並以此為大本營開展醫療服務。根據官網介紹,通策醫療目前成為擁有多家口腔醫療、健康生殖醫療機構的綜合醫療平臺。

前一年的2005年,在拉薩開藥店白手起家的安徽人王斌,成立了西藏首家民營綜合性醫院——西藏阜康醫院。“我們用開藥店的錢開醫院,然後用第一家醫院掙的錢去發展第二家醫院。”王斌曾這樣向健康界概括阜康醫療的發展。

更早一些的2003年,3名知名腦外科醫生欒國明、于春江和石恩祥創辦三博腦科醫院管理集團。

廣州艾力彼醫院管理研究中心(GAHA)主任莊一強告訴健康界,社會辦醫浪潮中,醫生辦醫所佔的份額近1/3。除了三博腦科、陸道培醫院等由大醫生創立外,藥界人士如王斌,跨界商人如呂建明、愛爾眼科創始人陳邦等,都是民營醫療企業創立者的典型來源,“當然也包括名聲不佳的莆田係。”莊一強説道。

醫院上市潮出現了嗎?

2021年9月15日,深交所官網披露,三博腦科醫院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符合發行條件、上市條件和資訊披露要求。

此前不久,西藏阜康醫療股份有限公司IPO申請已獲受理,將於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更早些時候,總部在廣州、運營著41家醫療機構的中醫連鎖管理集團固生堂敲開了港股IPO的大門。

7月7日,經營17間眼科醫院及23間視光中心的朝聚眼科醫療控股有限公司 (股份代碼:2219.HK)于香港聯交所主機板上市,也是首家在香港上市的國內眼科醫療服務集團。

擁有和運營4家溫州民營牙科醫院的中國口腔醫療集團有限公司也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説明書,擬在香港主機板上市。值得一提的是,這是公司第四次遞表,此前三次分別在2020年2月、8月以及2021年2月。

看起來,醫療企業正在扎堆上市?“疫情的窗口期,以及一些已上市企業的高估值,為其他醫療服務機構帶來想像空間。”好大夫線上創始人兼CEO王航表示。

2020年疫情後,線上醫療服務的需求被極大釋放,一系列利好政策的出臺加持,網際網路醫療概念的企業估值一路看漲。“窗口期在收緊,傳統醫療的重資産,更要抓緊機會,儘快上市。”王航認為。

但莊一強不認為上市潮在爆發,“這是正常的資本市場行為,社會辦醫一直不冷,但也沒有有些人認為得那麼熱。這些在上市的企業,其實都遵循著自己正常的發展節奏。”

從另一方面看,更多醫療服務機構尋求上市,的確並非一念之間和一日之功。比如早在2017年10月,阜康醫療就與國金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上市輔導協議,並於2017年10月17日在西藏證監局進行輔導備案登記。2020年12月,國金證券發佈上市輔導工作總結報告稱,國金證券已經完成了對阜康醫療的輔導工作,達到了輔導的預期目的。

3061634698896692

來源:圖蟲創意(圖文無關)

申萬宏源證券首席市場專家桂浩明告訴健康界,民營醫院規模做大的不多,缺乏體量。“早期上市的通策醫療、愛爾眼科等,實際上是以資本為紐帶,通過連鎖的方式發展起來的。類似的新案例在目前的市場上不太多。”

根據招股書,阜康醫療主要營收還是來自醫院,這決定公司收入集中度很低,診療服務及藥品銷售前五名客戶主要是患者。去年,一患者住院診療57.51萬元,成為該類第一大客戶。同時,阜康醫療毛利最高的是體檢。

健康界曾與阜康醫療創始人王斌多次交流,王斌對於醫療服務機構堅持醫療核心的理念堅定不移。關於募集資金的用途,阜康醫院現有三個院區的經營場地為租賃而來,單一面積均較為狹小,對公司業務發展的限制日益明顯。公司擬新建阜康醫院中心院區,項目總投資近5.6億元,擬全部使用募集資金投入,建成後將設置300張病床。

單打獨鬥時代已終結

2020年,三博腦科完成超8億元B輪股權融資,引入險資泰康入場,引發業界關注。

當時三博腦科相關負責人告訴健康界,這一輪融資主要是為未來3年的發展做儲備。一年後即啟動上市之際,三博腦科婉拒了健康界的採訪邀約。但莊一強評價道:三博腦科引入融資的時候,就註定了要往上市路上走。

“醫療行業是資金密集型行業,14年前,我們投資1.4億元建設北京三博院區,現在想要建設一個同樣規模的高水準醫院起碼需要5億資金。三博腦科要實現飛速發展,需打通資本市場渠道。手裏有資金,就有抵禦風險的能力,發展步伐也會更穩更快。”8億融資之後,三博腦科相關負責人曾告訴健康界。

“目前民營醫療進入了集中度高,資源高度整合的階段,單體的醫療服務機構越來越艱難,尤其是差異化不大的綜合民營醫院。”深圳非公醫療協會副會長趙海峰認為,社會辦醫單打獨鬥時代已基本終結。

基於這樣的背景,即使是一些已經具有一定規模和體量的醫療服務機構,也需要謀求更大的發展。“放棄單打獨鬥,儘快能合併的合併,能上市的上市。”趙海峰建議。

與趙海峰的建議不謀而合的,除了衝擊上市的企業,還有已在香港上市的康寧醫院近期不僅再次衝擊A股,試圖實現“A+H”兩地上市,還進行了對康復醫院的並購,佈局養老康復市場。

康寧醫院集團董秘王健告訴健康界,康寧醫院儘管在精神疾病領域確立了優勢,但也一直在謀求更大發展空間,例如看準了老年康復的機會。“人口老齡化趨勢毋庸置疑,從醫和養分別來看,人口老齡化裏有健康老人的養老部分,還有老年醫療的部分,而且這部分是非常剛性的需求,包括失能失智的護理,以及中風後的康復等等。”

康寧醫院原本的精神科業務自帶核心服務能力,如護理服務和管理,對於老年醫療康復醫療角度來説,也是核心的能力。“醫療機構規模越大,越容易産生規模效應。”王健認為,産生規模效應的直接路徑之一,就是登陸資本市場。對於本土醫療服務機構,如果得到A股市場的認可,自然可將其規模效應和品牌能力放大。

夯實固有業務和尋求新的空間,是大多數謀求上市的醫療服務企業的共識。

醫生辦醫是優勢還是概念?

部分走向市場化的醫療服務機構,源於其創始人或者核心團隊本身就是“大醫生”。三博腦科、希瑪眼科等皆是如此。

“醫療服務行業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行業。醫療服務行業資産具有‘重資産’和‘重運營’雙重屬性,在實物資産以外,還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但暫時未能被量化的‘人力資本’。”泰合資本董事劉澤淵認為,不管是投資人對醫療服務的價值判斷,還是創業者對機構的運營管理,都應該把人力資本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來進行考量。

曾是港中大醫學院眼科及視覺科學系主任的林順潮,與太太李肖婷于2013年3月共同創業,在深圳創立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2018年1月,希瑪眼科在香港上市,截至10月19日收盤估值99.34億港元。

林順潮是亞太眼科知名醫生,在白內障、鐳射矯視、青光眼、黃斑及視網膜疾病等領域均有建樹,曾連續4屆入選世界眼科100強人物,2018年進入前18名。

53691634698897287

來源:圖蟲創意(圖文無關)

希瑪眼科執行總裁李肖婷告訴健康界,醫療的競爭不是單純從市值上或者是大小上來衡量。未來的格局取決於對醫療品質和醫療服務的把控——而這又都離不開優秀的眼科醫生。

數據顯示,目前,醫療服務企業之間的可比倍數差異巨大:有的高企近400倍(康健國際醫療),有的甚至低於10倍(弘和仁愛醫院)。這種差異不僅僅是市場不同、賽道不同的差異,甚至連同類型企業中(如219倍的希瑪眼科與31倍的朝聚眼科)也存在著較大的可比倍數差異。

對此,劉澤淵認為,在現有大背景與供需結構下,民營醫療服務機構的價值需要被重新審視,過往常常被忽視的醫療服務行業中“人”的價值,應得到重估。

今年同樣傳出上市消息的樹蘭醫療,也可為這一觀點提供實例。4月,樹蘭醫療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擬A股IPO,中金公司已受聘擔任樹蘭醫療首次公開發行人民幣普通股(A股)並上市的輔導機構。

樹蘭醫療令業界頗為關注的是,知名感染病學家李蘭娟院士是樹蘭醫療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的發起人,鄭樹森院士則擔任樹蘭醫療總院長。因此,樹蘭醫療也被稱為“院士辦醫”的典範,一直令業界充滿期待。

據樹蘭醫療副總裁王笑莉介紹,“我們在2015年成立第一家醫院時,就辦了一家難度很大的綜合性醫院。一般來説,民營醫療可能都會聚焦在一個專科領域去做,而樹蘭的起點就不太一樣。”

這樣的“凡爾賽”,讓固生堂的副總裁嚴峻非常羨慕。“樹蘭醫療有無可複製的創始人,能一開始就搞這麼大的機構,作為同行來講,我們非常欽佩和羨慕。”

作為中醫連鎖機構,固生堂對“人”的依賴也同樣重要。固生堂推出的“中醫合夥人”模式,與中醫生一起開辦中醫館。這樣的模式,可解決人機構內部的人才問題,使得名老中醫與固生堂綁定。

已上市的希瑪眼科,在招攬人才方面並未止步,而是加速整合香港具國際領先水準但高度分散的專科醫療服務行業。“我們試圖將香港各專科的領軍人物整合在希瑪的平臺之上,將希瑪提升至擁有包括腫瘤科、婦産科、口腔科、腸胃科、整形外科等專科的大型港式專科醫療龍頭企業”希瑪眼科這樣回應健康界。

曾是房地産商人的呂建明在分享發展通策醫療的心路歷程時表示,需要有一個有穩定現金流的、抗週期的、與社會主流價值觀相一致産業,來平衡其投資,因此選擇了醫療。

通策醫療曾被市場認為是醫療“白馬股”,股價從2013年的9元多增長至今年一度超過400元。如今,三天市值跌去200億,股價近腰斬。

“醫療服務行業做市值管理有其必要性,但究竟怎麼做,還需要多方面來看。”桂浩明對健康界説。

事實上,上市路漫漫,而上市之後,醫療服務企業面對市場,考驗才剛剛開始。莊一強認為,只要尊重醫療規律,是不是醫生創業,沒那麼重要。“但是優秀的醫生是醫療服務企業絕對的重要資産,創始人是不是大醫生,不必拘泥于概念。市值應要由業績來支撐,而不應由概念來支撐。

上市,只是企業漫漫長路的一步而已。市場究竟會對證券化的醫療服務機構給出怎樣的反應,估值或高或低,則是民營醫療機構需要長期面對的課題。

來源|健康界

作者|申佳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