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啟動,這個價到底該怎麼調?

執行多年的醫療服務價格已無法與當下的社會物價水準相匹配。怎麼改,考驗著管理者的智慧。

本文為健康界看健日報原創文章,更多深度好文請點擊:看健日報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了《深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試點方案》。明確會議指出,醫療服務價格是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主任習近平在主持會議時強調,要強化基本醫療衛生事業公益屬性,深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建立合理補償機制,穩定調價預期,確保群眾負擔總體穩定、醫保基金可承受、公立醫療機構健康發展可持續,提高醫療衛生為人民服務品質和水準。

醫改是塊“硬骨頭”,“騰籠換鳥”式的改革如何切實降低百姓就醫負擔、更好地體現醫護人員勞動價值,並平衡好各方利益,無疑是個系統性的大工程。執行多年的醫療服務價格已無法與當下的社會物價水準相匹配。怎麼改,考驗著管理者的智慧。

正如福建省三明市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主任詹積富在接受健康界採訪時所説,醫改就是改革不合理的管理體制、不合理的管理制度,改變醫院的運作機制,讓醫護人員的醫療行為與老百姓的利益訴求相向而行。

改革醫療服務價格,建立合理補償機制

前文中提到的高規格會議為本輪醫改定調。

會議指出,近幾年,黨中央部署推動一系列改革,通過取消藥品加成、帶量集中招採和加強成本控制,把藥品耗材價格降下來了,老百姓負擔減輕了,也為調整醫療服務價格創造了條件。

會議強調,深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要規範管理醫療服務價格項目,建立目標導向的價格項目管理機制,使醫療服務價格項目更好計價、更好執行、更好評價,更能適應臨床診療和價格管理需要。要加強對醫療服務價格宏觀管理,平衡好醫療事業發展需要和各方承受能力,在總量範圍內突出重點、有升有降。

要結合醫療服務特性加強分類管理,對普遍開展的通用項目,政府要把價格基準管住管好;對於技術難度大的複雜項目,政府要發揮好作用,尊重醫院和醫生的專業性意見建議,更好體現技術勞務價值。

要建立靈敏有度的價格動態調整機制,明確調價的啟動條件和約束條件。要搞好價格監測評估和監督檢查,確保價格機制穩定運作。要積極穩妥開展試點工作,統籌推進公立醫院補償機制、分級診療、醫療控費、醫保支付等相關改革,形成綜合效應。

三明醫改操盤手詹積富:改革要讓院長不愁沒錢花,但也不能亂花錢

事實上,改革的樣板早就存在。

2019年11月,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推廣福建省和三明市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經驗的通知》,旨在充分發揮典型經驗對全局改革的示範、突破、帶動作用,推動醫改向縱深發展。而三明醫改經驗最核心的就是按照“騰籠換鳥”的思路和騰空間、調結構、保銜接的路徑,深化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改革。

曾經親手“操刀”三明醫改的詹積富在接受健康界採訪時,表達了對本次改革方案的認同。他説,醫改要靠各地黨委政府的一把手敢於擔當,從領導體制到管理體制、管理制度、再到運作機制進行大範圍的改革,要讓院長不愁沒錢花,也要讓院長不能亂花錢。

起始於2012年的三明醫改已進入第三階段,即建設新時代健康保障體系。詹積富將其表述為6句話:管好醫院戶頭、斬斷藥品抽頭、用好基金寸頭、激勵仁心筆頭、減少病人床頭、延長健康年頭。與此同時,逐步建立起政府辦醫責任體系、醫療保障服務體系、健康管護組織體系、健康績效考評監督體系。

詹積富向健康界特別提到,在此過程中,要斬斷藥品耗材的灰色利益鏈條,同時動態調整理順不合理的醫療服務價格、重新制定以健康為中心的醫保支付制度、建立以健康為中心的健康管護組織、打破過去用包含藥品耗材和檢查化驗收入在內的醫療總收入來計算提成的績效工資制度、建立一套對人民健康負責的健康績效考核評價監督體系等工作,這亦是以健康為中心、實現醫防融合的5個必要條件。

“醫保基金用於看病是必須的,但用於健康才是最終目的,要把醫保基金從只能支付醫療上升到醫療和健康管護。”他説。

價格怎麼調?看看“過來人”的做法

毫無疑問,醫療服務定價機制改革是我國“三醫”聯動改革的關鍵環節,調整價格關係到醫患雙方的切身利益。有業內人士認為,相比于降低藥價,調整服務價格更容易被患者感覺到,這是人性使然。因此服務價格到底該怎麼調,是個很大的難題。

對於如何建立醫療服務價格調整機制,清華大學醫院管理研究院教授楊燕綏在《第一財經》撰文稱,建議在地市統籌和總額預算管理的基礎上,綜合醫院實行DRG打包付費、結余留用(危重病組開包DIP、合理超支分擔)的付費機制,由此形成醫保基金支付與醫護服務績效掛鉤的點值,這是價格調整機制奠定基礎。

同時,醫療費用構成要合理,楊燕綏建議,醫院在醫保預付和費用收入的基礎上進入成本管理,實行醫藥護技管比例管理法,其中醫務人員(含護理、醫技、管理人員)收入佔比達到60%,剩餘40%為藥品、檢查、設備、後勤等佔比,建立醫保醫藥協同發展的價格調整機制。建立總額付費機制,實施居民健康狀況評估、家庭醫生工作績效評估、建立按人頭加權的預算機制,形成“總額預算、結余留用、錢隨人走、績效獎勵”的付費機制。

值得一提的是,各地醫療價格調整的經驗,早已為改革累積了充分參考。

為了讓醫院不虧損、患者少花錢,2018年12月底,北京推出一套改革“組合拳”——以“五個一”(一降低、一提升、一取消、一採購、一改善)為核心內容的醫耗聯動綜合改革。

所謂“一降低”,即降低大型儀器設備檢驗項目價格,控制檢查費用;“一提升”,是提升中醫、手術等醫療服務項目價格,體現醫務人員的技術勞務價值;“一取消”,是取消醫用耗材加成,降低耗材價格;“一採購”,是實施醫用耗材聯合採購和藥品帶量採購,進一步騰出費用空間;“一改善”,是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增強人民群眾的看病就醫獲得感。健康界採訪北京多家三級醫院醫護人員獲悉,在收入水準上,大家並未感知到明顯的上升或下降,這亦從側面反映出北京市衛健委此前曾表述過的觀點:首都在破除存在61年的藥品加成機制、又以改革之姿告別以耗養醫之後,多數醫院整體收入與過去持平。

對於價格具體該如何調整,國家醫保研究院原副研究員、健康界特約撰稿人碼萬祺認為,手術費、掛號費、護理費等體現醫護人員勞動價值的費用,在調整過程中,政策要予以合理支援,且不同地方享受一定靈活度。調整幅度原則有三:一是以診療項目受帶量採購影響前的實際價格水準,進行適當增補;二是以診療項目純粹的技術、勞動價值及績效考核水準為前提,適當匹配;三是以診療項目創新特色及患者獲益程度給予傾斜支援,如藥事服務費、介入手術、特色中醫等。“當然,也可能交叉使用,要綜合權衡,這一定避免不了‘吵架’。”碼萬祺説。

改革絕非一朝一夕能夠實現,醫療服務合理定價很難一蹴而就。有業內人士指出,各地應根據本地實際狀況去合理制定改革方案,並且在實現醫療服務可及性和安全性的基礎上,努力提高醫院運營效率和醫保基金使用效率。

歡迎投遞醫療健康好文,錄用後稿酬豐厚,並優先在健康界全平臺推廣。

賜稿請發至:wangdandan@hmkx.cn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