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醫院去編制按下“暫停鍵”,多元化辦醫雪上加霜

強化編制保障,對我國醫療事業發展究竟會起到什麼作用?

“以後招人估計會更難了。”河南宏力醫院副院長楊磊對健康界如是感慨。

日前,針對全國人大代表“增加醫務人員編制”的建議,國家衛生健康委表態:公立醫院編制非但不能弱化,還需進一步強化,並透露正在會同中央編辦積極論證,力爭在編制方面有所突破。

“編制制度本身沒有錯,只是需要增加靈活性和創新性。”結合“十四五”規劃綱要,中國人民大學醫院管理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王丹預測未來編制管理設計會更有彈性,給予醫院更大操作空間。

然而這一舉動,讓民營醫院的管理者在招攬人才時可能會付出更大成本,包括提供更高工資。“這一趨勢跟鼓勵社會辦醫多元化發展的方向不太一致。”上海創奇健康發展研究院創始人、執行理事長蔡江南告訴健康界。

強化編制,就意味著財政要加大投入力度。但從經濟環境形勢角度,國家GDP增速下降,政府財政收入也會下降,“今後國家財政很難維護對公立醫院的大量投入。”蔡江南提到,即便是現在,相當一部分公立醫院也存在運營上的困難。

開啟一主一輔之路

“十四五”規劃綱要在“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一節中,開篇第一句提到“公立醫療機構為主體、非公立醫療機構為補充”。這是國家層面文件中,首次如此描述公立與非公立醫療機構的關係。“兩者之間就是一主一輔,共同發展。”中國社會辦醫案例編委會執行主編曹健告訴健康界。

站在中國新醫改以來社會辦醫發展線上看,曹健認為社會辦醫數量和規模的增速很快,但服務能力沒有跟上,其在內涵建設上還有很大潛力。“在內涵建設未做好之前,社會辦醫也就不被允許盲目擴大規模,否則就是資源浪費。”

站在國際經驗上看,王丹提出凡是實行醫療行業完全市場化的國家,並沒有實現高品質低價格的政策目標,反而帶來高價格現象。據此,王丹認為,醫療是個特殊行業,自由競爭不一定是好事。

“非公立醫療機構要被鼓勵發展,但他們最終是要追逐利潤的,所以一定要有個合適的行業比重。”正因為醫療行業事關人命,試錯成本高,王丹總結道,醫療行業一定要有足夠的政府干預,包括新加坡在內的很多國家明確提出,一定要堅持公立醫院為主。

但也正因如此,山東省醫院協會原秘書長王秀華反倒認為需要通過鼓勵社會資本進入醫療領域來增加患者選擇權,讓患者能夠“用腳投票”,政府則可以通過資訊服務、加強監管、健全遊戲規則等方式來為患者提供“一雙慧眼”。

強化編制,早有跡可循

一個可見的變化是,相較于2019年《關於促進社會辦醫持續健康規範發展意見中》提出的“嚴控公立醫院數量和規模,為社會辦醫留足發展空間”,情況或將有所不同。

十四五期間,公立醫院數量和規模不會再被嚴格限制。曹健認為,這與疫情期間社會辦醫的表現有很大關係,“經過疫情的洗禮,我們看到社會辦醫的力量有些薄弱,無法滿足大眾需求,相反公立醫院的作用愈發被凸顯了出來。”

因此,社會上有一種聲音認為,應該加強對公立醫院的重視。“強化編制保障,就是加強公立醫院重要地位的一個手段。”醫改專家魏子檸説。

“給金給銀,不抵給編制”。從新冠疫情得到控制之後,各地迅速開闢“綠色通道”,為支援湖北醫務人員破格辦理編制,就可以看到這一趨勢。

王丹同樣認為,一直以來全社會“對醫務人員有愧”。在他看來,編制背後代表的是一整套制度設計,本質是“量化的管理”,未來還會進一步提高機構編制的規範化和法定化水準。任何公立機構都應該在“三定”(定職能、定機構、定編制)的框架內運轉,公立醫院也不例外。

在一定程度上看,編制也是基層醫療衛生人才隊伍的穩定劑。“基層醫生的任務就是看常見病、多發病,工作特性及醫療水準也就決定了他們不適合流動起來。”魏子檸希望通過編制,保障這些人員工作的穩定性,從而推動基本醫療工作的進展。”

去編制按下“暫停鍵”

疫情暫緩後,蔡江南始終擔心的是社會上出現對疫情做出的逆向反思,即看到疫情中公立醫院的力量後,人們可能會認為民營醫療沒有起多大的作用。

他所擔憂的這一現象似乎正在發生。“強化編制,就是對疫情逆向反思做法。”蔡江南分析認為, “強化公立醫院編制,是一種行政化做法,他們用編制來吸引醫生留在公立醫院,不利於醫生的流動。”而醫生無法流動,也就不利於多點執業制度的推進。

推行多點執業,是為了盤活醫生資源,保護醫生權利,同時促進分級診療,併為社會辦醫提供支援。在此之前,國家對推進醫師多點執業可謂不遺餘力。從2019年夏開始,包括開辦診所新政等一系列辦醫政策的推出,在不斷打破公立醫院在職稱評定、科研評估等方面相對於於民營醫院的優勢,為醫生的身份“鬆綁”。種種利好措施,讓魏子檸看到醫生實現自由執業之路就在不遠處。

與此同時,在事業單位改革逐步推進下,包括公立醫院在內的事業單位取消編制曾被視為大勢所趨。2018年底,國家六部委聯合下發《關於開展建立健全現代醫院管理制度試點的通知》,提出依法全面取消編制,推行聘用制度和崗位管理制度,實行合同管理,逐步實現同工同酬同待遇。政策提出後,各地紛紛跟進落實。2019年,全國各省市開始大面積試點現代化醫院管理制度。

然而,強化編制保障的提法,似乎讓一切按下了暫停鍵。“編制當關,流動之活水何來?”王秀華拋出自己的質疑。

“鐵飯碗”還是“高門檻”?

“人才不能自由流動,市場就沒有活力。”在亳州中西醫結合醫院于明亮看來,編制就是一種“壟斷”手段,是公立醫院壟斷醫療人才資源的手段。

在此之前,民營醫院要招攬一個優秀人才並不容易。“除了提供高工資,還要考慮到醫生學術發展平臺的搭建。”楊磊向健康界介紹,河南宏力醫院在招攬人才時,要盡可能地為人才提供生活上的便利,例如提供住房、子女及父母補貼等;在學術平臺上,要盡可能與大的公立醫院建立協作關係、設立科研基金、提供進修學習機會等。民營醫院要在生活環境和學術平臺上給予更大福利,才能吸引到專家。

“強化編制對我們的人才招聘工作肯定是一個打擊,會讓我們難上加難。”楊磊不確定,強化編制的舉措,是否和鼓勵醫療人才流動、多點執業的導向有所衝突。

在編制加強後,楊磊能想到的是,他們在招攬人才時肯定要付出更多。“未來我們可能要從薪酬入手,搭建一個更合理的薪酬體系,同時加強和國內外優質醫療機構的協作,給專家更自由、更開放的成長環境。”

不僅對於社會辦醫,強化編制對於公立醫院間的人才流動也是一種阻礙。于明亮認為,“當醫生覺得自己在一家公立醫院內的崗位不合適,卻由於編制的誘惑,他就不一定會選擇跳到另一家可能不會給他編制的公立醫院。”這種情況,就是對於人才資源的浪費,不能讓合適的人在合適的位置上發揮才能。

總而言之,短期來看,強化編制目前對公立醫院醫生好處更多:選擇留在公立醫院,有更多保障;選擇跳到民營醫院,民營醫院不得不給予更多福利待遇,以抵消其失去編制的損失。

然而從長期來看,強化編制保障,對我國醫療事業發展究竟會起到什麼作用?這仍是一個需要全社會深思的問題。

不管公立醫院的編制問題如何推進,多元化辦醫終究是大勢所趨。未來社會辦醫將涌現哪些新趨勢?醫療集團如何高品質發展?民營專科連鎖如何加速跑?這些社會辦醫領域的焦點話題將在2021年5月21-23日在北京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的2021健康界峰會之中國多元化辦醫大會上揭曉答案。同時本次峰會還精心策劃了10多場雲端論壇、40多場現場活動、超千平方米解決方案展覽,邀約名家、名院、名科、名企共同分享健康中國蓬勃生長的新思維與新實踐。

掃描下方二維碼,加入健康界峰會群,及時了解峰會最新動態。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