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活中國傳播科學、健康、快樂的生活方式

王義桅: “一帶一路”如何解決全球性難題?

2017-05-10 14:03 來源:中國網lohas.china.com.cn

  •  
  • 視頻連結:http://fangtan.china.com.cn/2017-04/17/content_40635682.htm
  •  
  • 中國網:

    (責編/主持:佟靜 後期:劉哲 攝像:董超 劉凱 攝影:楊佳)

  • 中國網:

    “一帶一路”是對中國的老百姓帶來一些切實的實惠和改變。再次感謝王教授作客中國訪談,為我們帶來如此生動和豐富的解讀。

     

  • 王義桅:

    中國的改革開放以前是向發達國家開放,按照小平同志的説法,亞洲四小龍,四小虎,凡是向西方開放,尤其是向美國開放的,經濟都實現了現代化,中國也不會例外。確實如此,我們的沿海地區非常發達,內陸地區相對落後。舉一個例子,深圳它的國民生産總值超過一萬多億人民幣,甘肅省是兩三千億,一個深圳市相當於四個甘肅省的産出,顯然這個發展的貧富差距太大了。主要是産業鏈是按照沿海地區佈局的,貿易90%是從海上進行的,現在“一帶一路”提出來以後,要把內陸地區,尤其是邊疆地區變成改革開放的前沿地帶,新疆佔咱們中國面積的六分之一。以前我們是要援疆的,西部大開發,希望給它點補償,但效果有限。我們今年開始把新疆變成改革開放的前沿地帶,新疆有八個鄰國,我到喀什去調研,喀什叫五口連八國,一路連歐亞。    我們現在把它變成改革開放的前沿地帶,一下子把這些地區帶來了發展的希望。還有雲南,既跟東南亞,又跟南亞連在一起,區位優勢非常明顯,中間像西安、成都和重慶,它是內陸的發動機。各種各樣的博覽會,一直到了中亞、南亞,一下子就打通了,把各個地方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了,讓以前經濟落後的貧困地區,欠發達地區,老百姓的生活一下子由此感到改變。

    對一般的老百姓來講,衣食住行都會因為“一帶一路”得到巨大的提升,首先從衣,以前中國是個紡織業的大國,今天我們的紡織業要轉移到沿線地區,我們可以生産更多的私人定制的,高大上的東西。而不是以前批量生産的,大家都是穿的一種顏色的,現在生活水準高了以後,要求就不一樣了。而且這些國家的穿衣問題還沒有解決,正在轉移的過程中,有了新的市場。食,大量的商品、農産品、水果都進入到中國的市場、餐桌;住,現在大量的通過“一帶一路”的建設開發了相關的産業鏈,包括房地産市場,中國到海外去建了很多房地産市場,我們的很多企業過去了,人也過去了,住的更加寬敞,有利於解決人口壓力,解決企業走出去的問題。

    行,中國護照的含金量會極大的提升,中國通過各種各樣的基礎設施,咱們坐中國的高鐵,中國的航線到國外去旅行,未來十年,有7.4億人次要出國,我們的生活因為“一帶一路”而更加美好。

     

     

  • 中國網:

    “一帶一路”的倡議關乎100多個國家,40多億人民福祉的大事了,和中國的老百姓是密切相關的,“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全國各個相關的省市積極投身“一帶一路”的建設當中。在節目的最後請王教授跟大家講述一下,“一帶一路”這個高大上的倡議對於我們中國的老百姓有怎樣的影響,會對我們日常的生活帶來怎樣的改變?

     

  • 王義桅:

    “一帶一路”有三重風險。第一重風險,未來的幾十年內整個世界面臨大轉型時期,現在的黑天鵝、特朗普當選、英國脫歐,這是大風險、大轉型時期的表像。為什麼會帶來風險?因為今天的世界是兩百多個國家,是幾十億人在搞工業化和現代化,二戰的時候才五、六十個,一戰前在四十幾個,這一下子太膨脹了。原來的制度設計,原來的理念、價值觀都沒辦法去供給。包括各種權利不僅是在東移,甚至在下移,旁移,每個人自己都可以挑戰政府的權威,通過發微信,發微網志,以前是沒有這個現象的,這個世界處於轉型。各個國家都一樣。

    第二個風險,“一帶一路”經過這些國家,正好是文明的交接地帶和板塊的交接地帶,比如説土耳其,既是伊斯蘭文明和基督教文明交匯的地方,也是歐亞板塊交集的地方,埃及,這些地方都有可能不穩定。就像建築一樣,那個隼頭,中間交接的地方最容易出亂子。

    第三個風險,“一帶一路”大大修建了基礎設施,而基礎設施投入的週期長,項目又鋪的很開,很大的項目,大型的水電站,鐵路的建設不是一年兩年的規劃,要建設本身就很難,建完了要守住它,要運作好、管理好,本身就面臨著很大的風險。這三重風險怎麼去應對?共商、共建、共用。聯合國號召世界維護好“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的安全,這個已經上升到聯合國的層面,非常重要。

    儘管風險很大,但機遇也很大,一個重要的機遇現在全球化逆轉,去全球化的情形下,它成了一個最大的希望,各個國家都是這麼表態的,尤其是發達國家。我們去倫敦金融城,我的英文版的書在倫敦書展發佈的時候,金融城的人説,自從有了“一帶一路”後,他們的資本投資有了方向。以前的資本就是大量的熱錢,整個世界上的熱錢,大概是幾十萬億,上百萬億的規模,涌向了房地産,涌向了國家炒股票,有些國家熱錢一來,好像看起來一片繁榮,實際上是泡沫。等熱錢一走就一片簫條,整個就像世界的海浪一樣,衝擊到哪,哪就是災難。

    怎麼處理好這個熱錢的問題,這是整個世界的大難題,現在特朗普也想處理,他也想把這個資金引導到投資一萬億的美國的基礎設施,他已經看到了這樣的癥結。東南亞金融危機,金融海嘯,都是因為這個原因造成的。誰能控制好這個“惡魔”—熱錢,基礎設施的投入一下子正確的引導這個方向,我們亞洲未來十年有八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的缺口,整個世界上按照美國學者的估計,未來四十年,人類對基礎設施的投入超過人類過去的四千年。基礎設施是幾十萬億,上百萬億的缺口規模,跟熱錢正好相當,把熱錢引導到基礎設施的投入上。

    全球化的陸上和海上同時進行,改變了沿海地區發達,內陸地區落後的局面,陸海連通,東西互濟,南北均衡,更加包容和普惠。“一帶一路”涉及到大量的民生工程,基礎設施建設,讓老百姓有參與感、獲得感和幸福感。而不像原來的全球化,尤其是美國和英國主導的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化,讓有錢的人越來越有錢,就像炒房地産的,搞基金的,搞虛擬泡沫的,我們要引導到實體經濟,讓老百姓受點好處,讓南方國家擺脫貧窮、落後的狀況。它是一種開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合作架構。

     

  • 中國網:

    在當前的逆全球化和保護主義的風潮下,我們的“一帶一路”倡議為解決全球性的難題提供了一個中國的方案,這在取得一些成果的同時也遭受到質疑,面臨了一定的風險。對於這個問題您是怎麼看的,風險又存在於哪些方面?

     

  • 王義桅:

    這就是希望,因為西方折騰那麼多年,都沒有解決這個問題,中國又要解決發展,又要解決安全,以發展促安全,以安全保障發展,這個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 中國網:

    解決了一個全球性的難題。通過您的介紹,“一帶一路”是一個包容的共用式發展,它也帶給一些“一帶一路”經濟落後的地區和國家,一個重新發展的機遇。

     

  • 王義桅:

    首先説尼泊爾,我們第一站到了尼泊爾。尼泊爾它有兩個夢想,它現在被認為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它要變成一個發展中國家,中等收入的發展中國家是它的夢想。尼泊爾的環境非常好,氣侯也很好,海拔2000多米,但是它沒有發展起來,為什麼?因為交通設施不便利,由於能源上,油都靠印度來提供。我們現在能不能給它互聯互通,要擺脫這樣一個貧困落後的狀態,尼泊爾非常積極,生怕被落下。

    歷史上它跟中國(有淵源),我們的佛教是從尼泊爾誕生的地方過來的,到了西藏,元朝的時候有一個著名的藝術家叫阿尼哥(Anigo),我們的白塔寺,讓我們蕩起雙槳的那個,包括蘭州,很多地方的白塔的雕塑都是他的作品,在尼泊爾非常有名。我們在六十年代時幫他建了一個從樟木到加德滿都,打通西藏跟它的口岸,叫阿尼哥之路。他們現在正在改造升級,我去看了以後,上海建工,把它變成八車道,尼泊爾都是小巷,很破爛的路,來了一個八車道,不得了,一下子就壯觀了。如果能夠更多的互聯互通起來,大量中國的遊客會到南邊去拍喜馬拉雅山,他們的第二個夢想是成為亞洲的瑞士,我們正在幫助他們實現這個夢想。

    巴基斯坦,巴基斯坦被西方認為是失敗的國家,很多地方暴力、恐怖惡性迴圈,山區,很窮。我們今天把路修通,這個路在六十年代我們就幫他修通了,叫喀喇崑崙公路,我們派了三萬建設者去,犧牲了700多人,很感人。巴基斯坦的朋友就説,我們的友誼比喜馬拉雅山還要高,比印度洋還要深,只有中國在積貧積弱的時候幫助咱們修這條路。我們在中巴經濟走廊建四件事情,四個支柱。

    1.能源。巴基斯坦有幾千萬人,將近一億人沒有用上電,能源短缺。我們現在建核電站,給他搞煤的發電廠,還有各種各樣電力的設施,一下子讓他解決了能源短板的問題。

    2.基礎設施。修了公路、鐵路、機場,各種各樣的水電站,各種各樣的基礎設施,基礎設施是惠及所有老百姓的,這個跟美國把資金引導投向股市,投向基金,是完全不一樣的。

    3.瓜達爾港。把它從一個小漁村,就像深圳一樣的,把它升級為現代的港口,建立了國際機場、醫院、大學,瓜達爾港的地位一下就提升起來了,非常重要的。

    4.建開發區,學習深圳的模式。瓜達爾港旁邊來搞開發區,在拉合爾和其他地方搞了很多開發區,一下子在巴基斯坦引進了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是什麼?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最近我又加了一句,要閃富,通網路。    巴基斯坦我們現在幫它補了這個短板後,經濟要起飛,工業化可以實現了,巴基斯坦會成為一個中等收入的國家。現在把中巴經濟走廊延伸到阿拉伯、印度、尼泊爾、伊朗,斯里蘭卡都要加進來,變成一個區域合作的大的框架。

    最後一個是阿富汗,阿富汗被認為是沒有希望的國家,在西方看來,多少帝國在這裡都是栽跟頭的,列強角逐、政治博弈的舞臺。阿富汗是歷史上各種絲綢之路必經的地方。

    我們今天提出“一帶一路”以後,阿富汗説它就是中心地帶,各種絲綢之路都是經過的,它很興奮。現在阿富汗提出來用“三通”促“五通”,“三通”就是光纜,這一下讓他彎道超車,還有能源,把北邊和南邊打通,還有個基礎設施,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聯合國裏兩次提到“一帶一路”,都是因為阿富汗問題,“一帶一路”如果能夠解決阿富汗治理的難題,阿富汗擺脫近代以來暴力恐怖,貧困惡性迴圈的局面,“一帶一路”真的是功德無量。

     

     

  • 中國網:

    上個月您剛剛從南亞三國訪問回來,現在這樣類似的對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訪問之中,您有沒有得到他們的反饋,沿線國家他們對“一帶一路”的倡議是持怎樣的態度?

     

  • 王義桅:

    它的保質期可以縮短,你從海上漂流,過來了是不新鮮的,空中的是新鮮,成本又太高,讓老百姓都能夠享受到新鮮的各種各樣的作物、水果,那麼就是中歐班列。古代的絲綢之路給我們帶來了番茄、石榴、西瓜、藏紅花,很多的生活物資都是絲綢之路來的。今天,它又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變化。

     

  • 中國網:

    中歐班列的開通降低了時間的成本和價格的成本,為中歐之間的貿易提供了很多的便利。

     

  • 王義桅:

    現在16天時間,中歐班列縮短了一半以上,而且比空中運輸成本起碼減少一半,這個優勢就一下體現出來了。為什麼是德國的杜伊斯堡?因為德國的杜伊斯堡是歐洲大陸最大的內陸港口,內陸港口通過運河、河流,把歐洲的腹地給連通在一起,減少了沿海地區發達,內陸地區落後的局面。三分之一的平板電腦、五分之一的智慧手機、九分之一的汽車都在重慶生産,它大量的運到歐洲,一下子就互聯互通了。我們也把歐洲很多價廉物美的産品運到了中國,比如説牛羊肉,還有中亞這一塊,咱們中國人吃的70%是豬肉,30%是牛羊肉。中亞日照非常豐富,歐洲的牛羊肉價格又便宜,品質比我們的還要好,如果能把它們運到中國人的餐桌上,我們中國人吃70%的牛羊肉,30%吃豬肉,中國人的體質也會改善。

    我們很多方面都會因為“一帶一路”的關係生活更加美好。今天的中歐班列,歐亞大陸天塹變通途了,我們更加開放,更加自信,更加繁榮。現在有十個歐洲國家的15個城市,跟中國25個城市建立起了中歐班列,義烏到了倫敦、到了馬德里等等,一年大概有2000多列。如果能夠解決回程的空載問題,將來達到一定的規模,歐亞大陸真的是天塹變通途。

     

     

  • 中國網:

    走海路要繞一大圈。

  • 王義桅:

    項目是非常多的,高鐵訂單從雅加達到萬隆,把一億人的爪哇島的人連通在一起,印尼有兩億人口,一億就在這個爪哇島,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印尼有一萬個島嶼都要互聯互通,最大的島,人口最多的就是爪哇島。

    中巴經濟走廊直接從喀什,汽車可以運水泥,運這些東西到達瓜達爾港,我們現在互聯互通起來,能把整個中亞地區直接連到了印度洋,各種各樣的項目把巴基斯坦的能源短板,基礎設施的短板補齊了以後,巴基斯坦的經濟開始要起飛,將來會成為中等收入的國家。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以前是暴力、恐怖、襲擊,惡性迴圈的國家,被西方人認為這是失敗的國家。由於中國的投資,讓巴基斯坦的發展前景一下子徹底的改觀。中國今天提出來的中歐班列是更多的把中國的市場,把最有競爭力的和最大的市場歐盟連在一起。最開始從重慶到德國的杜伊斯堡,因為重慶是咱們中國最大的內陸港口,它以前要到歐洲去,産品要經過長江,到上海,上海經過東海、南海,一直延伸到馬六甲、印度洋,要走35天的時間,非常長。

     

     

  • 中國網:

    這六條幫我們非常清晰的解釋了“一帶一路”倡議的內涵。“一帶一路”提出這三年多以來,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目前,我國已經有25個城市建立了中歐班列,中歐班列的開通,對於我國的“一帶一路”建設具有怎樣的幫助和作用?這些中歐班列的開通又對於沿線國家帶來了怎樣的影響?類似這樣的成果還有哪些?

     

  • 王義桅:

    “一帶一路”如果用一個字來説就是“通”,我寫了本書叫《世界是“通”的》,世界不是平的,是通的,中醫説“痛則不通,通則不痛”。世界上面臨著很多經濟發展的難題,和平衝突的困境,都是因為不通造成的。我們強調“五通”,這個“通”是它的精髓。當然,不是一般的通,是互聯互通,以前的通是我們跟別人通,今天是他們之間要相互的連通。如果再概括一下,“一帶一路”可以用一二三、四五六幾重含義來概括。

    一,是一個概念,這個概念是從無到有的。這個“帶”是經濟發展帶,是中國發展模式的一個鮮明的體系。“路”,各國要走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一,來自於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帶一路”不是一條帶,一條路,是很多條,“一帶一路”這四個字這裡面又有中國文化,又有中國發展模式,非常有深刻的時代內涵。

    二,它有兩個組成,一個是陸上,一個是海上的,“一帶一路”按照習主席原話來講,“一帶一路”是中國和亞洲騰飛的兩隻翅膀,互聯互通是它的經絡。以前的全球化主要是海上進行的,陸上相對落後,內陸國家比較窮,我們現在把它陸海連通,實現了陸上和海上同時的全球化,超越了以前。

    三,三個概念,三個原則。共商、共建、共用,建成利益共同體、責任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這個也超越了近代以來的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和霸權主義,他是不會跟你共商、共建、共用的。

    四,四大絲綢之路,綠色的、健康的、和平的、治理的絲綢之路。首先關係到民生,關係到老百姓的健康,綠色可持續的發展,要用治理的方式、創新的模式來實現世界的和平,通過發展來促和平。四個關健詞,戰略對接,國際産能裝備製造合作,互聯互通,開發第三方市場,企業為主體,政府提供服務,國際標準、市場原則等等。

    五,大家耳熟能詳,五通。政策溝通、設施連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這個“五通”已經成為國際上的流行詞彙了,它比歐洲一體化的四大流通自由,從商品、勞動力、人員、貨幣,更高了一籌,人心相通,引領世界性的合作方向。

    六,六廊,六路,六大經濟走廊。路上主要是三條,三大方向。第一條通過中國、中亞、俄羅斯到了波羅的海;第二條通過中亞、西亞到了波斯灣;第三條從中巴走廊到了印度洋,幫助歐亞大陸尋找到海洋,打通了陸海,這個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六大經濟走廊裏面主要關注六方面(六路)的通,公路、鐵路、空路、水路、油路、電路、網際網路路。基礎設施把它互聯互通起來,讓這些國家能夠實現工業化的必要條件,“一帶一路”就是要把中國的産業鏈向這些國家延伸,把中國的市場進一步拓展,它會創造更大的發展奇跡,幫助這些國家脫貧致富,共同富裕。

    這是六重含義來理解“一帶一路”。

     

  • 中國網: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三年多以來,可以説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倡議,但是又説不清楚這四個字的具體內涵。那麼在節目開始,想請王教授用三分鐘的時間,來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一帶一路”倡議,我們應該如何正確去理解它?

     

  • 王義桅:

    各位網友大家好,很高興跟大家一起來探討一下“一帶一路”,和我們即將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給我們老百姓的生活,給我們的中國夢,給我們的全球化和世界,帶來了哪些深刻的變化。

     

     

  • 中國網:

    各位網友大家好!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一帶一路”倡議自2013年提出至今,已經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參與其中,成果越來越豐碩,“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也將於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開。對於這項由中國發起,受到全世界矚目的倡議,作為國人的你是不是真的了解?本期中國訪談我們就特別邀請到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為大家進行解答。王教授您好!感謝您作客中國訪談。


標簽:王義桅,“,一帶一路,”,如何,解決,全球性,
樂活推薦 Recommended Reading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