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活中國傳播科學、健康、快樂的生活方式
首頁 > 文化 > >

留下了一百多幅自畫像的倫勃朗 為何如此熱衷於畫自己?

2017-06-23 09:27 來源:未知編輯:唐娟 lohas.china.com.cn

  國博新展“倫勃朗和他的時代——美國萊頓收藏館藏品展”,迎來了七十余件荷蘭黃金時代的真跡作品。即便參加的是開幕前的預展,現場依然來了烏泱泱的人,可見展覽之熱。在嘈雜的觀展人群中,站在真跡前,即便你對藝術家一無所知,依然會被荷蘭畫派筆觸裏的微妙光影、衣紋光澤、細膩毛髮…那種真實的質感所打動。

  這是難得的一次,在國內可以集中面對倫勃朗和荷蘭畫派真跡的展覽。在看展之前,如果你能知道倫勃朗是一個怎樣的人,就再好不過了。

  

 

  倫勃朗·凡·萊因

  Rembrandt van Rijn

  1606年7月15日 -1669年10月4日

  36歲發生的一件事,讓藝術家倫勃朗從此身敗名裂,潦倒半生。他畫的一幅集體畫像,在當時的荷蘭阿姆斯特丹,引發了一場轟動全城的爭吵。

  1642年,盛名之下的倫勃朗,接受了一個價值1600塊的大訂單:阿姆斯特丹國民衛隊的16 名軍官,每人拿出100個荷蘭盾,用“眾籌”的方式,邀請倫勃朗為他們創作一幅集體肖像畫。他們的願望是,把自己身著華美軍服、意氣風發的榮耀形象,永遠定格在畫布上。

  結果卻讓他們大跌眼鏡。倫勃朗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畫面人物不再是人們熟悉的一字排開、氣宇軒昂的姿態,更像是一個場面感十足的“舞臺劇”:好像突然接到了什麼緊急情報,士兵們各自忙開了——整理槍支、摘取長矛、扛起軍旗…在構圖與明暗佈局之中,有人被塞在暗影裏,有人被頭盔遮擋得面目不清,有的人甚至只剩下模模糊糊的一雙眼睛……

  這當然惹怒了那批軍官,還引發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口水仗。即便淹沒在一片嘲笑和質疑聲中,倫勃朗這位個性十足的“乙方”,依然堅持不做修改,他因此失去了應得的酬勞,也遭受了市民的群起而攻之,這件“倒楣之作”讓他的人生,一下子從高潮跌落到了谷底。

  

 

  倫勃朗《夜巡》

  在經歷了恥笑、切割、煙熏、水泡,甚至被潑過酸液的悲慘遭遇,這幅後來被命名為《夜巡》 ( De Nachtwacht )的作品,最終讓人們意識到——謹慎的亮色使用、獨到的光線佈置,這種魔術般的“倫勃朗式布光法”,使得畫面充滿了戲劇性色彩,令人驚嘆。300多年過去了,這幅作品如今成了荷蘭國立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也進一步成就了倫勃朗“光影大師”的美名。

  

 

  倫勃朗《Portrait of Coopal》

  而倫勃朗的一生,都在樂此不疲地進行著這種“光影遊戲”。通常,還把自己當成是畫面裏的模特,進行著一次次的明暗試驗。於是我們看到,從14歲到63歲終老,倫勃朗給我們留下了一百多幅自畫像,這個數字是驚人的。在藝術史上,像達芬奇、丟勒、梵谷、拉斐爾,畫自畫像的大有人在,但這麼大體量的,幾乎找不出第二個。

  不過不同於梵谷自畫像的敏感神經、拉斐爾的謙謙儒雅、達芬奇的規矩工整,倫勃朗的自畫像在幽微的光影變幻之外,多了濃重的自傳色彩。他的自畫像幾乎完整記錄了他的一生。

  

 

  倫勃朗《插羽毛貝雷帽的自畫像》,1629年

  對這一批自畫像, 有人曾這樣描述,“我們看到他少年時那種頑皮嬉笑之態,看到他後來春風得意和在矛盾中的追求,看到他在困苦中的精神堅毅和對世界的深情與沉思。他在自畫像中解剖自己,特別是中年以後,就毫無興趣打扮自已,而直率地表現出現實人生中個人的真實情感,可以稱之為整整一部自傳。”

  1606年出生在荷蘭萊頓的一個磨坊主家庭,在父母眼中,倫勃朗是幾個兄弟姐妹中,最聰明的一個。稍大一點,他被送入拉丁語學校讀書,隨後14歲進入萊頓大學法律系就讀,然而,對法律沒有絲毫興趣的倫勃朗義無反顧地退了學,轉身去了阿姆斯特丹向歷史畫家拉斯特曼學畫畫,從此開始全身心投入他熱愛的畫畫事業。

  

 

  倫勃朗《自畫像》,1629年

  學成回來後,二十齣頭的他在家鄉開了畫室召徒,期間畫下了許多自畫像。從早期1629創作的《自畫像》,可以看出倫勃朗還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大學生形象。那時他23歲,自畫像中的衣著講究,頭髮齊整,額頭被一束強光打亮,點亮了他充滿朝氣的臉,透露出一股堅毅和安定。那個時候,倫勃朗不斷研究各種面部表情、異國服飾,不斷變換光影在自己臉上的效果。

  

 

  倫勃朗《自畫像》,1628-1629年

  倫勃朗最早對光線的感知,其實來自於父親的磨坊。“磨坊的窗戶一般都很小,但當太陽明亮地射出光芒,特別是在春天,當空氣被一連三星期的風雨刷洗得一塵不染的時候,磨坊的整個內部便充滿一種奇異而非常明亮的光線——一種奇怪的光線,跟我所看到的任何亮光都不一樣…在我們這裡,太陽和霧確實往往給光線造成各種奇跡,無論在室內或室外。”這是當年倫勃朗對他的家庭醫生、好友約安尼斯·凡·隆恩説的話,被這位醫生多年後寫進了《倫勃朗傳》裏。

  

 

  倫勃朗《自畫像》,1650年

  在這本書裏,倫勃朗提到自己最初對光的實驗,是從觀察挂在父親磨坊椽木上搖晃著的老鼠籠子開始的——“那天早晨磨坊裏任何色彩都沒有...那個老鼠籠子前面的光線,跟它後面的光線不同,後面的又和左面的有所不同,並且所有這些不同種類的光線並不一直保持原樣,而是時刻在變。”忽然倫勃朗産生了一個念頭:所有這種空間、這種空氣,是否真有我們所謂的顏色,是否可能用顏料把那種顏色表現出來?

  從那一刻起,倫勃朗一直堅信,“世界上的每個物體部被一種東西圍繞著,而這種東西無論如何一定可能借助於光線、陰影和五六種原色而被表現出來。”

  

 

  倫勃朗《自畫像》,1660年

  於是這微妙的光線變化,引發了倫勃朗極大的興趣,他開始了反覆的嘗試。經常拿自己來做實驗,在他的自畫像裏,他擅長將光源集中在畫面的重要部位,讓其他細節湮沒在陰影中。如果你仔細觀察觀察他的自畫像系列,會發現,基本上四分之三的畫面都處於暗處,只有四分之一被光打亮,這種布光方式被後人有意思地稱為“倫勃朗光”。

  而倫勃朗之所以對自己的肖像表現出如此執著的興趣,除了之前提到的,“為了方便起見而以自己的肖像為模特兒來研究表情的變化”之外,他也意識到,“要想洞察人的內心世界的秘密先得認識自己。”於是不同階段的自畫像,成了他的人生寫照與自我內心的關照:年輕時意氣風發、穿著時髦,中年時意志堅定、 富足自信,晚年時親切和藹、帶點滄桑。

  

 

  倫勃朗《作為酒館浪子的自畫像》

  在倫勃朗1635年創作的《作為酒館浪子的自畫像》裏, 他和妻子衣著華美,右手舉握著一個高高的酒杯,儼然上層社會的形象。有的時候,倫勃朗也會把自己裝扮成可憐的乞丐形象,以此來體會另一種人生。除此之外,他也嘗試把自己描繪成某個宗教形象來彰顯“神性”,比如1661年創作的《扮成聖保羅的自畫像》,將自己打扮成神聖的聖保羅,有種“殉道”彩色。那個時候的他經歷了年輕、富有而後破産的悲慘遭遇,暗含了一種對晚年潦倒生活、家人相繼離開後,真實而悲涼的無奈之感。

  

 

  倫勃朗《扮成聖保羅的自畫像》,1661年

  1669年的自畫像,也就是倫勃朗去世那年的作品。人物的著裝,從中年的華貴變成了粗麻布衣, 眼神滿是悲哀、面貌盡顯滄桑。暮年的倫勃朗這樣真實地描繪自己,除了臉部的一束光,一切都處於陰影之中。消瘦的身影,五味陳雜的目光,仿佛在敘説中他那曲折不堪的一生,透露出的歷經繁華、最終歸於平淡的明澈。

  

 

  倫勃朗《雙眼被陰影覆蓋的自畫像》

  這一次,在國家博物館展出的“倫勃朗和他的時代——美國萊頓收藏館藏品展”,我們能看到的一幅倫勃朗的自畫像,是他創作于1634年的作品——《雙眼被陰影覆蓋的自畫像》。這幅畫是在他剛剛離開故鄉萊頓不久來到阿姆斯特丹創作的。畫面中,倫勃朗把自己描繪成自信的年輕人,直視觀察者,貝雷帽的波浪狀帽檐給他的雙眼蒙上了一層陰影,似乎又有所掩藏。老式的服飾,透露著一股傳統的學者風範,明暗效果讓觀眾覺得畫中的形象真實可感。站在這幅作品前,你可以與他四目交接。

  

 

  倫勃朗·范·萊茵《智慧女神密涅瓦在書房》

  除了這一副自畫像之外,你還能看到11件倫勃朗的真跡,全部來自於美國收藏家托馬斯·S·卡普蘭博士(Dr. Thomas S. Kaplan)創辦的萊頓收藏——這也是倫勃朗畫作數量最多的私人收藏。

  

 

  約翰內斯·維米爾 《坐在維金納琴旁的年輕女子》

  這次展覽也是是荷蘭黃金時代畫作在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展示,除了11幅倫勃朗畫作之外,荷蘭天才藝術家維米爾的著名作品《坐在維金納琴旁的年輕女子》(Young Woman Seated at a Virginal),也來與大家見面。這幅作品是維米爾現存三十四幅成熟風格的作品中唯一一幅私人收藏畫作。與現存于盧浮宮的《織花邊的女工》曾完成于同一匹帆布。

  此外,現場七十余件繪畫藏品,還包括荷蘭黃金時代多位藝術大師的作品。這是萊頓收藏的首次全球巡展。

  

 

  揚·利文斯《玩牌者》

  

 

  伊薩克·喬德爾維爾《身著東方服飾的倫勃朗之畫像》

  

 

  倫勃朗《失去知覺的病人》,又名《嗅覺的寓言》

  

 

  倫勃朗《穿金邊斗篷的少女》,1632年

  

 

  揚·利文斯,《身穿斗篷與頭巾的男孩》

  

 

  格裏特·德奧,《削羽毛筆的學者》

  這一次,我們邀請到了藝術史學者、同時也是本次展覽畫冊的策劃人楊好,帶著大家一起走進展廳現場,講述倫勃朗和荷蘭畫派背後的故事,重回那個藝術創作的黃金時代。


標簽:留,下了,一百,多幅,自畫像,的,倫勃,朗,為何,
樂活推薦 Recommended Reading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