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活中國傳播科學、健康、快樂的生活方式

闞玉敏:我的圍棋書畫為何與眾不同?

2017-06-29 11:19 來源:文化中國編輯:唐娟 lohas.china.com.cn

  闞玉敏:我的圍棋書畫為何與眾不同?

  

 

  參加城圍聯總決賽

  我的圍棋書畫,不敢説第一,但肯定是獨一無二,與眾不同的。

  首先,我的圍棋書畫,與古人不同。

  中華傳統“四藝”將琴棋書畫並舉,可見圍棋和書畫的關係,不一般。

  圍棋是傳統繪畫題材之一,美術史上不乏相關名作。以“爛柯”為題的,就有宋鄭思肖《爛柯圖》,明張以寧《爛柯山圖》,徐渭《王質爛柯圖》等。傳統人物畫多有表現對弈情景的,如五代周文矩《重屏會棋圖》,唐周舫《圍棋繡女圖》、宋人《十八學士圖》、清任伯年《弈棋圖》等。山水類的,如晉顧愷之《水閣會棋圖》、宋李唐《水莊琴棋圖》、明周臣《松窗對弈圖》、清陳洪綬《對弈圖》等。

  古人的圍棋畫,主要畫的還是圍棋之外的內容,圍棋只是點景,並非主體。人物畫,主要是畫人的活動,而不是畫棋的內容;山水畫,以描摹自然景色為主,約略有下棋情形。

  

 

  官子圖 49×110cm

  我的圍棋畫則不然,圍棋不再是點景,而是與畫的山水景物或者花鳥並行,甚至一躍成為繪畫的主體。

  標誌性的表現手法,是圍棋的細節內容。

  我的作品《孫策詔呂范弈棋》,題款為:“三國名人多善弈,世傳唯一三國棋譜為孫策、呂范之對局。此局收錄于宋代著名棋譜《忘憂清樂集》,全譜共四十三手,弈于十九路棋盤。白先黑後,盤面雙方各有兩枚“座子”,最終勝負不明。此譜距今一千八百年之久,亦為傳世棋譜之最早。乙未年立秋僅作于北京,忘憂居士玉敏並題。”

  這幅畫畫的是中國最早的棋譜,其藝術價值與收藏價值可見一斑,與普通的《松下對弈圖》之類的作品不可同日而語。

  

 

  孫策詔呂范弈棋69×69cm

  另一幅代表作為《珍瓏圖》。珍瓏,圍棋中苦心經營編排的一類求活難題。中國古代的“千層寶閣”、“演武圖”,日本古代的“十厄勢”,均屬此類棋局。金庸武俠小説《天龍八部》一書中,有一著名的珍瓏棋局。《天龍八部》中的珍瓏棋局,由逍遙派掌門無崖子所創立,幾十年來無人能破。無崖子想籍珍瓏棋局收一個天資聰穎、英俊瀟灑的弟子,以便將畢生功力傳給他。後珍瓏棋局不料被醜和尚虛竹誤打誤撞所破。

  我則用畫筆,再現了山水之間那幅人所共知的珍瓏迷局,收藏者欣賞的不僅是山水畫,更主要的是喜歡那個神秘的棋局。人們在欣賞這幅畫時,既可以品評藝術,還可以談論棋局如何破解,豈不多了很多樂趣?

  

 

  珍瓏圖

  其次,如果拿我的圍棋書畫跟今人作品相比,好像缺乏可比性,因為今人畫圍棋的更少了。

  傅抱石有一幅《水閣圍棋圖》,人文氣息濃郁,算是不錯的。黃永玉曾贈世界冠軍羅洗河《國手》一畫。范曾也有對弈之類的作品,但是畫的根本就不是圍棋,更像是五子棋。總之多數畫家也是附庸風雅的畫一畫松下對弈圖。題材重復,沒有新意。

  我則不同,我畫的是完整的棋譜。所以不謙虛的説,我是古今第一位畫棋譜的畫家,一點也不為過。

  我的作品《開天闢地之局》(此作被中國圍棋協會主席王汝南拍下並收藏),題款雲:“1985年,中日圍棋擂臺賽誕生。在一片“中方必敗”的輿論中,聶衛平連勝日本小林光一、加藤正夫、藤澤秀行三位“超一流”令世人震驚。使不可一世的日本棋手在擂臺賽中稱臣,使中國隊迎來開天闢地的一頁。此局聶執黑勝藤澤。”

  此畫再現了當年對局的情景,棋子一個都不少,就如一幅歷史的畫卷,封存在人的記憶裏,不僅有藝術價值,還有歷史價值。難怪聶棋聖看到這幅畫後驚訝道:這不就是我下的那盤棋嗎?

  

 

  開天闢地之局 68×68cm

  作為一個畫家,我是怎麼做到在圍棋專業尤其是棋譜上的細緻入微呢?這一點跟我的經歷有關。我不僅寫字畫畫,也下圍棋。我曾經做過圍棋教練,還是圍棋國家一級裁判,尤其還把自己的孩子培養成了圍棋的職業棋手。我的棋力雖不高,但起碼對圍棋行當,甚是了解,不是外行。

  歷代書畫家中不乏圍棋愛好者,甚至有高手。著名明朝詩畫家相禮,乃明初圍棋國手。史傳稱其能詩善畫,“尤精於弈,當世無敵”。陸曙輪(1900~1980),又稱柿園老人,昆山錦溪人,工詩、書、畫並擅長圍棋。上世紀30年代曾代表國家迎戰日本棋手。沈子丞(1904~1996),嘉興人,號聽蛙翁,別署淳然居士,一生潛心學向,擅長繪畫,且精熟書法、圍棋、詩詞、畫論。其著述除《歷代論畫名著彙編》等,還有《圍棋與棋話》、《歷代圍棋名局彙編》。

  今人書畫家也有懂圍棋的,啟功雖不下棋,但分別為“聶衛平圍棋道場”和沈果孫《圍棋棋理與妙手》一書題詞。畫家婁師白下圍棋也有湖南人剛、銳、任、勇的“騾子”脾性,非要贏對手不可。“新文人畫”代表人物朱新建,齋號為“下臭棋,讀破書,瞎寫詩,亂畫畫,拼命抽香煙,死活不起床,快活得一塌糊塗齋。”

  但是這些懂圍棋的古代畫家,為什麼沒有人畫棋譜,不得而知。當代的懂圍棋的畫家為何沒有人畫名副其實的圍棋畫,也無從知曉。

  也許,書畫太讓人癡迷,圍棋也太讓人魅惑。畫畫的時候想不起圍棋,下棋的時候想不起畫畫。

  而我認為:圍棋我所欲也,書畫亦我所欲也。不捨圍棋,亦不捨畫,以圍棋入畫,即可得兼也。

  

 

  與圍棋協會主席王汝南合影

  (作者:闞玉敏,女,遼寧葫蘆島人。字“閒雲”,“自在居主人”。職業畫家,書法家,圍棋教練,國家一級圍棋裁判,圍棋教練,現居北京。現任人民畫報社藝術總監,北京東城書協會員,北方工業大學書畫協會客座教授。其獨創的圍棋書畫,將圍棋藝術與書畫藝術完美結合,別具一格,獨成一家。2015年參加全國智運會“首屆國際圍棋藝術品拍賣會”,共有19件作品成交。)


標簽:闞玉,敏,我的,圍棋,書畫,為何,與眾不同,闞玉,
樂活推薦 Recommended Reading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