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擼鴨館”遍地開花 治愈係萌寵仍需規範和精細化運營

發佈時間: 2020-10-28 09:57:19 |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責任編輯:
 

治愈係萌寵仍需規範和精細化運營

“擼鴨館”遍地開花 雲上圈粉雲下見面

如同一團奶油般的柯爾鴨搖搖擺擺地向你走來,摸著它軟而滑的嫩黃色羽毛,所有煩惱都被瞬間治愈。

柯爾鴨是新晉網紅萌寵,以互動、合影為主的“擼鴨館”“鴨咖”在短時間內開遍全國,幾乎每開一家立即成為當地網紅店。在仍受疫情影響的當下,“擼鴨館”逆勢火爆,部分店舖需提前預約,或現場排隊等待超過兩小時,並限制逗留時間。由年輕人發現商機並經營,開創了圍繞柯爾鴨的咖啡廳、售賣、自媒體、表情包等全産業鏈的新業態。

愛它,並不一定要擁有它。一位“柯爾鴨迷妹”更願把它當作“另一種熊貓”——雲上隨時見面,線下撫摸擺拍,心中永遠愛它。畢竟柯爾鴨市場價每只價格過萬元,更多人並不選擇飼養,“擼鴨館”正好滿足了他們“親手摸一摸”的需求,並通過精細化運營留住顧客。

這是“粉絲”可“擼鴨”的地方

可愛,是柯爾鴨成為萌寵界“新晉頂流”的硬道理,它最初是在網際網路上萌翻大家的。

@由老九是較早在網際網路上展示柯爾鴨的博主之一。他的外號是“樹杈子精”,擁有用口哨呼喚小鳥落在他身上的“超能力”。喜歡動物的他在老家黑龍江省佳木斯養了包括柯爾鴨在內的羊、鳥等各種動物。

在抖音上,他和各種動物的互動短視頻圈粉346萬,其中最受歡迎的是柯爾鴨:他給十幾隻柯爾鴨辦運動會,獎品是“我抱一抱你”,然而鴨子們並不領情;他想要和網友們聊天,柯爾鴨卻不停地啄他的嘴,好像在爭寵;一次戶外“遛鴨”時鴨子突然飛走了,他找到後和網友彙報下文:“放心我是抱回來的,不是端回來的。”

柯爾鴨在網上火了,“雲養鴨”成為一種潮流,抖音上以#柯爾鴨#為主題的話題有超過8億播放量。有網友像追劇一樣看一顆鴨蛋從孵化到出生的全過程,併為它積極起名,就像自己的小鴨一樣看著它長大。

@Mi鴨正是如此,在網上被某網紅柯爾鴨“圈粉”後自己養了一隻,最初本想在抖音上記錄,沒想到意外地紅了。

@Mi鴨説:“滿足了很大一部分人很喜歡想擁有、又因為種種個人原因無法飼養的遺憾。我想滿足大家的喜歡和好奇,把鴨鴨孵化的過程拍成小片段記錄下來、分享出來,看見大家都很喜歡看我的鴨鴨,我很開心,也挺有成就感的。”

喜歡的人多了,想要親手摸一摸的需求自然誕生,但柯爾鴨是極為罕見的寵物,在家飼養者更少。敏感的創業者發現此商機,希望將柯爾鴨引入到已經成熟的寵物主題咖啡廳模式中。

位於北京三里屯的喜鴨是北京最早的“擼鴨館”,店主田煦輝介紹,“這裡可能是北京唯一可以親自‘擼鴨’的地方。”在一個工作日的中午,記者探訪發現,在周圍店舖多數受疫情影響而門可羅雀的情況下,喜鴨卻人氣爆棚,1小時接待6批顧客的預約已全滿,下一時間點的顧客正在門口等待。

粉嫩色的少女風裝修裏,顧客可以親手摸到小香豬、羊、蜜袋鼯、兔子、無毛貓等超過10種異寵。柯爾鴨是當家花旦,年輕情侶抱著它自拍,媽媽給兒子介紹鴨子的構造,還有的人就讓柯爾鴨安靜地坐在腿上,輕輕撫摸它。

借著柯爾鴨的風潮,陳婉晴在山東日照的景區內開了一家“百萬鴨店”。雖然受疫情影響,景區內只有一些本地人,但柯爾鴨的號召力依然驚人,開業第二天,儘管大眾點評上都還沒有店舖資訊,依然有多位顧客從朋友圈內獲悉光臨,一位帶著孩子的母親路過也被吸引進店。

經營之道在於精細運營

經營好一家“擼鴨館”絕不僅是擁有柯爾鴨那麼簡單。

考察了國內多家“擼鴨館”的田煦輝認為重要的是體驗。這包括和動物的互動感受、店內的裝修、所拍攝的照片品質、飲品的口感、服務等諸多細節。

最重要的是環境衛生,如若顧客到店後感到有異味則會大大影響體驗,所以店裏的不少小動物都穿著紙尿褲。不僅如此,他要求店員時刻關注衛生,如果靠墊等沾染了動物排泄物後應該立刻扔掉換上新的,而不是清洗後再使用。

還有一些細節也很關鍵。比如,店員不僅要引導顧客和動物友好互動,也要關照到是否有顧客被動物冷落,或動物過於集中在一個地方,需及時干預,還要幫助顧客拍出符合心意的照片。

田煦輝發現,“擼鴨館”的顧客多數不會成為“回頭客”,如何和顧客保持長效互動很關鍵。剛開業幾個月,他主動加了不少顧客的微信,詢問店內感受,做好售後服務。每晚,他會和朋友圈內的點讚者互動,以此聚集人氣。

“首先一定要有愛心。”陳婉晴認為的經營之道是要在滿足消費者的娛樂需求和負責任地養護小動物之間找到平衡,包括不斷完善運營制度、對工作人員進行養護常識的培訓、營造舒適新潮的氛圍。她在店裏準備了很多道具,以便顧客可以拍攝出可愛的照片。

小拍自稱是柯爾鴨的“迷妹”,每晚的睡前儀式是在抖音上、淘寶上搜索柯爾鴨的視頻,看一會兒就能忘掉白天工作和生活的壓力,然後心滿意足地睡覺。她並不想飼養它,一是擔心照顧不好柯爾鴨,二是擔心飼養後要處理排泄物,所以她喜歡“打卡”各類“擼鴨館”。

像小拍這樣的“鴨迷”佔大多數,但也有不少人選擇飼養柯爾鴨,這成為一種小眾潮流,早期飼養柯爾鴨的人逐漸轉型成為售賣者,@由老久和@Mi鴨都是在喜愛柯爾鴨的人追問如何購買後,才陸續開始出售品質優秀的柯爾鴨。

柯爾鴨是極其罕見的寵物,@由老九自己也是在國外網站上偶然看到,費盡波折引進的。漸漸地,喜歡的人多了,有人提出了飼養需求,他逐漸開始繁殖銷售柯爾鴨。

柯爾鴨是具有印隨行為的動物,即出生後跟隨著它們所見到的第一個移動的物體,認其當“媽媽”,所以想要飼養柯爾鴨的人不少選擇買蛋自己孵化。@小米表示,“這與常規寵物相比更多了新鮮與趣味,可以同時體驗孵蛋與飼養兩種樂趣。”

目前,市面上柯爾鴨的受精卵價格在500-1000元左右,包出殼的受精卵在1500-2000元左右,成鴨在7500-1萬元以上不等,根據品相有價格浮動。@由老九透露,他已經銷售出超過1000隻柯爾鴨。

具有成為第三大萌寵的潛力

據了解,柯爾鴨原産地是荷蘭和日本,原名是“call duck”,中文名是柯爾鴨,由於攻擊性幾乎為“零”,沒有牙也沒什麼力氣,不掉毛,可以訓練如廁,並且會飛會游泳會抓魚,具有成為老少皆宜寵物的潛力。

記者了解到,柯爾鴨産業已經形成,不僅有聚集相關愛好者的鴨友圈,也有專門為養鴨者準備的鴨糧、衣服、除臭用品等,就連柯爾鴨的表情包也格外受歡迎。

蓬勃發展的柯爾鴨産業出現了一些行業亂象。有一個買了鴨蛋孵化的人曾向@由老九諮詢:為什麼自己的鴨蛋21天就有破殼跡象,而不是孵化柯爾鴨所需的26天?@由老九原本以為是溫度不對,沒想到,最後那枚“鴨蛋”竟然孵出了一隻小雞。

“有一些人圖便宜,從國外引進時走的是非正規渠道,相當於走私品”,@由老九説,還有一些無良店家故意賣有問題的蛋,顧客買了後發現鴨蛋孵化不出來,只好在店裏再次消費。

@Mi鴨表示,行業內不乏以次充好的無良商家,甚至有很多客戶花了大價錢買到的是泰國迷你鴨(和柯爾鴨酷似但鴨嘴長短不同),或品相次等毫無美感的鴨,甚至有人收到的是市價僅幾元的普通鴨雛或小鵝。

《2019中國寵物消費趨勢報告》顯示,異寵的消費近幾年明顯抬頭,玩家需求千姿百態,有可能打破以貓、狗為主的寵物市場的傳統格局。報告還指出,目前國內線上寵物消費的主要用戶是:女性、85/90後、未婚、大學學歷等。寵主的共同特點是,養寵物對於他們而言更多的是情感上的需求。

報告還稱,寵物經濟的內涵其實就是一門關於孤獨的生意,而隨著年輕消費者和更多高學歷消費者的增長,個性化、多元化、趣味化的消費需求也會進一步推動著消費升級的發展。

柯爾鴨已經徹底改變了一些年輕人的人生。@由老九的父親曾對兒子的前途擔憂,批評他:“你這輩子不能總天天拿個手機對著鴨蛋拍?”然而,兒子真的靠興趣找到了事業方向,擁有眾多粉絲,將柯爾鴨銷往了全國各地,如今已經在考慮搭建飼養基地,降低價格提高品質,讓更多人可以擁有柯爾鴨。

“我希望它能夠成為除了貓狗之外的第三大寵物。等到我老了去往任何一家城市的寵物店,都能看到柯爾鴨。”這是1994年出生的@由老九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