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睫毛、熱瑪吉、蜂巢皮秒,火爆背後“危險重重”

發佈時間: 2020-10-27 11:20:08 |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責任編輯:
 

旺盛的需求,與混亂的行業現狀,成為當前醫美行業發展的痛點、難點。面對求美者,專業人士的告誡是,“如果有美容需求,一定要去有醫療機構資質的正規機構就診;美貌只是相對的,一些可能會對健康造成損害的美容項目,一定要權衡得失。”

---------------

熱瑪吉、熱拉提、蜂巢皮秒、超皮秒、玻尿酸注射、眼部提拉術、埋線去皺……這些聽上去讓人感到有些“雲裏霧裏”的專業術語,如今正在成為一些80後、90後甚至00後們的美容用詞。

“説真的,有錢去買五六千元的家用美容儀,不如直接去美容院來一針,立竿見影。”28歲的小容(化名)已經購齊了雅萌、宙斯、TriPollar三款近來最火的家用射頻美容“神器”,她還做過熱瑪吉、光子嫩膚等醫美項目,經驗豐富。她告訴記者,以上所有美容項目均存在各種“坑”,要做一次正規的美容,“沒點專業防坑知識,基本不可能。”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日前從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了解到,該院發佈了上海首個醫美糾紛案件白皮書——《2015-2019年醫療美容糾紛案件司法審判白皮書》,5年94件醫美糾紛清一色全都發生在民營醫院。與此同時,另一項由一財數據中心發佈的網際網路生態大數據報告顯示,醫美成為90後消費的熱點。醫美用戶中,59%的人群為90後,22%為80後,另有14%的00後準備“接盤”。90後女性喜歡微創雙眼皮、玻尿酸填充、隆鼻、吸脂、瘦臉針,男生偏愛肉毒素除皺、植發、隆鼻等。

旺盛的需求,與混亂的行業現狀,成為當前醫美行業發展的一個痛點、難點。

用手一拽,拉出一根“大師”埋的蛋白線

在自己位於天津的美容店裏,36歲的李靜(化名)從手機裏翻出自己和雙胞胎弟弟的合影,在客戶眼前晃了晃,“誰看都説他起碼比我大5歲!”

她喜歡拿自己的臉給別人現身説法:眼睛大,但有大眼袋和魚尾紋;皮膚細膩,但易鬆弛,“這幾年,姐在臉上花了怎麼也有十幾萬元吧!”她説話的時候,乾裂的嘴唇上那些已脫落的皮屑似乎要掉下來。那是她在自家美容院染唇時嚴重發炎的後遺症,她把這歸結為自己有過敏體質。

她的臉上,做過光子嫩膚、超聲刀、熱瑪吉,打過玻尿酸、肉毒素,埋過數不清的蛋白線,還墊了下巴。相熟的人,見過她捧著臉笑不出表情的樣子,也見過她線雕後臉部出現了持續幾個月的坑,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小診所注射麻藥後出現過敏症狀,不得不在家臥床休養一個月的痛苦。

她曾想方設法把一位“南韓線雕大師”直接請到國內,在五星級酒店開了一間套房,把自己的美容客人介紹去酒店直接接受線雕手術。

見有的客人不放心,李靜第一個躺在大師面前給大家“打樣”。“大師”不懂中文,看了看她的臉後,直接乾脆利落地在她臉上穿進去長長短短幾十根線。她感覺自己的臉立刻緊繃得不行,連微笑的表情都做不了。2天后,她在臉上摸到一個小疙瘩,用手一拽竟然揪出一根線,那正是“大師”給她埋在皮膚裏的蛋白線。

醫美的效果保持時間總不及期待的長。今年她又找了一家診所做了下頜線雕提升,“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次特別疼,眼淚控制不住往下掉。”至今,她的嘴角附近仍有一處凹陷,大夫告訴她,“自己會長好的。”

一位微整行業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如今有些小美容店、美甲店,表面上做的是美容美甲業務,其實悄悄地幹起醫美,他們沒有從業資質,隨便買個儀器就敢打出各種忽悠人的廣告。

在上海,一家沒有任何醫療機構資質的美容院裏,當聽説記者有意做一下面部提升時,美容師立刻“祭出”了自家的另一家“旗艦店”名片,“你去這裡,他們有醫療機構資質。可以做熱瑪吉、光子嫩膚,我的一個客人還在那裏做過自體骨骼隆鼻。”

這名美容師告訴記者,自體骨骼隆鼻就是把患者體內肋骨抽出一根,進行修整後植入到患者鼻內,以達到永久隆鼻的效果。但當記者走訪這家所謂旗艦店時,店員卻不能出示有效的醫療機構資質證明,但店員表示,“我們的儀器都是經過美國FDA和中國CFDA認證的,執業團隊也是醫療團隊。”

60台蜂巢皮秒儀器“秒變”2000台?

店員口中的FDA,是指美國的食藥監部門;CFDA則是我國的食藥監管理部門。所有正規的,引入中國的醫療器械,都應獲得CFDA頒發的醫療器械認證證書。

記者注意到,“儀器”是醫美行業從業人員向顧客證明自己是否“正規”的一個重要標準。一些不具備醫療機構從業資質的美容院,之所以敢於向顧客宣稱自身為“正規機構”,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它所使用的“儀器”正規。

但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皮膚科、鐳射美容科副主任醫師張振告訴記者,正規的、具有CFDA證書的“儀器”,都屬於“醫療器械”範疇,而這些儀器,只能在具有醫療機構營業許可證的醫院、門診部或者診所由醫生或護士操作使用。

也就是説,沒有醫療機構營業許可證的美容院,理論上不可能拿到經過CFDA認證的醫療器械。他們手上所謂“正規儀器”,多數為“倣品”或者未經合法途徑進入國內的設備。

前述業內人士以眼下醫美界當紅的熱瑪吉為例,正版國外進口的儀器價格上百萬元,而某些國産儀器1萬多元就能買到。正版儀器的鐳射頭有固定的發數限制,一旦使用次數達到上限,就必須更換鐳射頭才能繼續使用,“而一些很便宜的山寨儀器,鐳射頭根本不需要更換,可以一直用下去。”

張振則以同樣火爆的蜂巢皮秒項目為例,目前國內唯一一個既有FDA證書又有CFDA認證的,是755nm波長的Picosure蜂巢皮秒儀器。但根據張振向賽諾秀公司的核實,該公司僅向上海地區出售了60台蜂巢皮秒儀器,而上海地區據統計有約2000家各類機構聲稱使用了賽諾秀的蜂巢皮秒儀。

劣質儀器以及非專業從業醫師操作給皮膚帶來的傷害,是不可逆的。

張振門診中非正規熱瑪吉操作後燙傷的案例並不少見,“輕的做完面部起水泡,重的全臉大水泡。美容變毀容。”這種燙傷,輕微的需要幾週到幾個月褪紅,嚴重的會遺留永久性瘢痕,而瘢痕“只能改善,不能完全去除”。

據悉,目前熱瑪吉、蜂巢皮秒、超皮秒是最火的幾款醫美項目,但火爆的背後“危險重重”。記者在某種草平臺上搜索“熱瑪吉”,發現了上千條博主分享,臉部敷上麻藥,很多博主一邊“打熱瑪吉”,一邊分享直播全過程,幾乎所有博主都在推薦“熱瑪吉”。

據張振介紹,市面上熱瑪吉分為四代和五代兩款産品,其中四代是經過CFDA審批的持證設備,而五代因為較新,尚未得到CFDA認證。這直接導致正規醫療機構只能使用持證的四代産品,而眾多美容院則可以引進尚未獲批的五代産品。

張振認為,熱瑪吉需要有資質的執業醫師來操作,不是隨便一個美容師經過培訓就可以做的,“我們醫院做面部加頸部(熱瑪吉)3萬元,有的美容院幾千元就給做,這個價格連基本的耗材錢都不夠。”

“撲閃”的大眼睛背後的隱患

近年來,“種睫毛”也成為年輕人中流行的新時尚。種睫毛不疼不癢,看上去風險系數較低,但卻能讓受眾産生一種大眼睛“撲閃撲閃”的感覺。

此前,有媒體報道有人接種睫毛導致眼部毛囊發炎等問題。一位美容行業大賽評委告訴記者,一個優秀的美睫師,培養週期可能長達一年甚至更久,但一些小店裏,所謂的培訓只是幾個人彼此在對方的睫毛上試著接幾次,就直接上崗了。與此同時,使用的材料也千差萬別,“一瓶環保膠的價格要幾百元,而我們在一些小店裏看到有人竟然把那種幾十元一瓶的劣質膠水用來接睫毛。”

上海一家號稱專業“種睫毛”的連鎖美容院美容師告訴記者,這裡種一次睫毛的價格約四五百元,使用的是“水貂毛”,“柔軟、舒適、逼真。”而就在這家美容院隔壁,另一家小店的價格僅為198元。“我見過那種種完睫毛,整個眼睛都腫了的人,便宜沒好貨。”這名美容師説。

記者專門就此採訪了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眼科主任醫師周慧芳,她告訴記者,現在市面上所謂“種睫毛”其實是偷換了“種植”的概念。“現在市面上的‘種睫毛’,是把動物毛髮用膠水粘到人的睫毛上,起到增長、增密睫毛的效果。”周慧芳説,這種“用膠水粘”的所謂“種睫毛”,可能會導致睫毛根部瞼板腺堵塞,淚液脂質層缺失,形成幹眼症、麥粒腫、霰粒腫等疾病。睫毛根部還分佈著一些汗腺,也會被膠水堵住,堵塞睫毛根部皮膚毛孔的排泄,導致炎症感染。

如果膠水化學成分刺激性較大的話,還會導致結膜炎、角膜炎、角膜潰瘍等問題,這些炎症往往會反覆發作。她告訴記者,把動物毛髮粘貼在眼睫毛上,一方面增加了人體本身睫毛的負擔,最終導致睫毛更加容易脫落,造成禿睫;另一方面,人體睫毛具有阻擋灰塵保護眼睛的作用,而動物毛髮做成的假睫毛不僅擋不住灰塵,還會成為灰塵、微生物等有害物質的寄生場所。

真正的“種植睫毛”,是把人體頭部活的毛囊植入到眼瞼邊緣睫毛生長部位,而不是用膠水把動物毛髮粘到睫毛上。“要在顯微鏡環境下,由經驗豐富的執業醫師和專職護士操作,不是哪個美容機構培訓一下就能做的。”周慧芳介紹,真正的“種植睫毛”需要經醫生評估後確有需要才能操作,收費“按根數算”,一般總費用都在一萬元以上。

她提醒廣大愛美女性,不要為了一個所謂的、短期的、“撲閃的”大眼睛,而毀了自己真正的眼睛和眼睫毛。“一來,如果有美容需求,一定要去有醫療機構資質的正規機構就診;二來,美貌只是相對的,一些可能會對健康造成損害的美容項目,一定要權衡得失。”周慧芳説。

張振從醫多年來,見過不少做完一波醫美,又再來做一波不同部位醫美項目的人,“有些上癮的感覺。但針對那些反覆整形的患者,我們會根據情況進行勸導,畢竟身心健康是第一位的。”

業內人士呼籲,醫美行業亂象叢生,亟待加強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