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華一|我猜,你沒見過這麼時尚年輕的非遺

發佈時間: 2018-11-05 10:43:19 | 來源: 新華社微信公眾號 | 作者:趙陽 | 責任編輯: 李真

曾因遭遇校園霸淩而習武,

如今以“俠女”為人所知。

但在家人眼裏,她“不務正業”;

同道中人口中,她“離經叛道”。

分身乏術時,

瞞著父母辭掉了體面的工作;

身心疲憊時,

就用偶像花木蘭為自己打氣。

這個説著一口流利英文、

練得一身好功夫的姑娘説,

真愛是無法隱藏的,

要把五禽戲館開遍全世界。

新青年第43期

邀請華佗五禽戲第59代傳承人

華一

講述非遺文化在今天如何傳承與創新

《愛紅裝,更愛武裝》

演講:華一▼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華一,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華佗五禽戲第59代傳承人。華佗不僅發明瞭麻沸散,還根據中醫理論,模倣虎、鹿、熊、猿、鳥五種動物的動作和神態,創編了一套具有療愈作用的養生功法。後人稱之為“華佗五禽戲”。

我在五禽戲的故鄉——安徽亳州長大。小學的時候,我是典型的留守兒童:上課時被拽頭髮、踢板凳,文具盒裏經常被放入碩大的綠色毛毛蟲、蹦跶的螞蚱、一大堆螞蟻以及一切能讓我尖叫的東西。我曾試圖反抗,但被打倒在地並被更多同學圍觀……久而久之,我的自信逐漸被擊垮,學習成績一落千丈,性格也越來越內向。

後來,我無意間讀到了一本《亳州人物——花木蘭》,深深地被花木蘭的故事吸引了。我和媽媽説:“我要學花木蘭!我要習武,這樣才能不被人欺負!”媽媽拗不過我,把我送到了家鄉的一所文武學校。在那裏,我開始接觸“萬拳之源”五禽戲,並喜歡上了它。

每天晚上,我趁大家睡著了,用武校的上鋪欄杆練習朝天蹬。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我總會拿木蘭的故事來激勵自己。後來,每次參加朝天蹬比賽,我都是第一。慢慢地,我找回了自信,找回了陽光,找回了笑容。

一定有很多人會有疑問:“你為五禽戲做了什麼?”大家看,這是我設計的五禽戲練功服。而這一張,是傳統的五禽戲練功服。新的練功服更貼身,也沿用了傳統服飾的盤扣和立領元素,有傳承也有創新。

設計這款衣服,源於我長久以來的一個反思:同樣是健身功法,同樣是東方傳統,印度的瑜伽為什麼能風靡全世界,成為一個龐大的産業,而我們的五禽戲卻後繼乏人?我想主要是因為它沒有變化,或者説變化得太慢了,跟不上這個時代了:它的儀式感不夠;它的練功服過於寬大,不能像瑜伽服一樣凸顯身材,降低了青年練習者分享推薦的慾望;它的受眾人群年齡偏大;它有200多式套路,學習的門檻和成本對快節奏的現代年輕人來講都太高了。

其實,我做的不止是這些。面向初學者和伏案工作者,我創編了新式療愈五禽戲五式,根據人們時間越來越碎片化的特徵,分別設計了一分鐘除濕氣療法、三分鐘祛濕寒療法、一刻鐘肩頸放鬆療法和半小時舒筋療法,讓更多的人去感受五禽戲的效用所在。

我用家鄉的非遺剪紙藝術,把五禽戲裏的虎、鹿、熊、猿、鳥五種動物剪出來,印在杯子上,做成周邊産品。我還自編了一套五禽戲英文兒歌,教外國的小朋友們一邊練一邊唱。

為了多掙錢,我白天在一家媒體上班,晚上去培訓班,教別人武術和瑜伽掙外快。家人覺得我不務正業、沒有前途,有些同道中人也覺得,我向大家介紹的五禽戲離經叛道、不倫不類。這些壓力,我都自己承擔下來了。

去做文化交流活動、參與公益課堂、上各種綜藝節目、義務為社區的孩子們教授五禽戲,我抓住一切機會向所有人介紹五禽戲,不計成本,不計回報。隨著我不斷地在不同場合、不同媒體為五禽戲奔走、推介,喜歡五禽戲的人越來越多,我也越來越忙,需要在職場和五禽戲之間做一個取捨。2016年,我瞞著父母,辭去體面的媒體工作,開始專職從事五禽戲的推廣工作。

我本不姓華,大師父為我賜名“華一”:“華”是華佗的“華”,“一”是“專注于一”。“華佗五禽戲第59代傳承人”這個名謂,在別人看來,可能一文不值,但在我的心裏,它意味著一份責任、一份擔當。

大家一提起非遺,第一印象往往是:散發著陳舊的氣息,要進博物館供起來。非遺遇到的難題,並不是只靠國家把它列到非遺名錄裏,撥點錢做推廣就能解決的。非遺的傳承與發揚,更需要有人幫它創新,幫它與時俱進,使它在精神內核不變的情況下,跟上這個時代。而這個前提是,這些人對非遺必須是真愛。

我喜歡武術,喜歡武俠小説,喜歡勇敢自強的花木蘭,心裏一直有一個仗劍天涯的俠女夢。“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現在我明白,能通過五禽戲幫助更多人療愈身心,讓更多的師門中人以此為生,讓我們中國人的傳統養生文化、東方哲學、東方審美廣布世界,這不也是一種“俠”嗎?

我是新青年華一,我為華佗五禽戲代言。

民族文化為何漸失現實土壤?

千年瑰寶如何才能生生不息?

不正視,不變通,不革新,不破局,

我們引以為傲的,也終將走向末路。

訪談:華一▼

問:聽説家人不支援你,辭職了也沒敢説?

答:辭職在當時是非常艱難的。因為沒有人理解你,包括家人,還有身邊的很多朋友,所以就不敢説。但現在這種狀態,媽媽知道以後態度可能會平淡一些了,因為我自己能養活自己了,能在北京立足了。

問:一些人比較注重流派正宗,在推廣過程中遇到過質疑嗎?

答:實際上遇到了很多這樣的問題。比如説,同道中人覺得,你練的不是五禽戲。我想拿“藥引子”去比喻,就是説它需要一個引導,真正地讓人對它感興趣。如果在形式上,大家對它都不感興趣,怎麼去更好地練習和傳承呢?所以,創新是為了更好地解決興趣這個問題後,喚起他們內心的好奇心,想去追本溯源地找一找,傳統五禽戲到底是怎麼樣的。

問:對五禽戲的創新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

答:五禽戲的這個五個動物:虎、鹿、熊、猿、鳥,對應著我們的心、肝、脾、肺、腎,這一點肯定是不能再去創新的,因為沒有辦法再多長出一個肝膽。從內容和形式上來講,因為它有很多經絡和穴位點,畢竟華佗本身就是中醫,所以通過形式上動作的不同組合,是可以創新的。

問:有人是通過一部電視劇認識五禽戲的,其實很多人並不了解?

答:2013年的時候,我一個朋友説:“歡迎華一來給我們唱一段五禽戲。”當時在那個場合,我只能一笑而過。然後,我就開始解釋為什麼它叫“華佗五禽戲”。首先,華佗是一個人;“五”是他所創編的五種動物,就是虎、鹿、熊、猿、鳥;“禽”在東漢末年泛指動物;“戲”是一種方法和方式。不止是五禽戲,比如説八段錦、太極、少林易筋經等,都需要有更多人去了解,因為很多人都不知道,它們到底是什麼,我們該怎麼練。所以,我想搭建一個平臺,讓更多的人找到適合中國人練習的傳統養生功法。

問:你會怎麼給別人介紹五禽戲和太極拳之間的異同?

答:我去過陳家溝,太極拳的發源地。在太極拳的宗廟裏的墻上,畫的都是關於太極拳的一些形態。但是最核心、最原始的部分,是很多動物的形態。五禽戲是華佗根據很多種動物,然後總結成五種動物創編的,是這麼一個起源。所以説,我認為天下的功法是一家,無論你練習哪種養生方式,都可以對身體有益。

問:在你眼裏,學生和徒弟有什麼區別?

答:我將來會收很多徒弟,也會收很多學生,這兩者我是要齊平的。我是在我優秀的學生中間收徒弟,因為當徒弟就像我之前跟大家分享的一樣,一定是真愛這件事情。這個“真愛”,有些時候可能是不計回報地去付出。實際上,只要對五禽戲感興趣,想去改變自己的身體狀況、健康狀況,我覺得都可以成為我的學生,但是徒弟不一樣。

問:為什麼把花木蘭作為自己的偶像?

答:花木蘭她本身非常獨立自強,是屬於超越自我的那類人,是那個時代的創新女性。比如説,花木蘭的忠孝兩全、文武雙全,這些都是我們現代人,還有現在的學生要去學習的。在那個時代,這個女性突破了很多障礙、很多邊界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我認為她是一個精神領袖,可以引領我們新青年,去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有趣的事情、有意義的事情。

“非遺應該是既古老又時尚的,

既屬於老人也屬於年輕人的。”

非遺傳承,不只是躺在名錄裏;

文化自信,不能停留在口號上。

她抓住一切機會推廣五禽戲,

為此東奔西走,不遺餘力。

設計新式練功服,

讓五禽戲更被年輕人接受;

發明療愈五禽戲,

解決當代人的亞健康問題。

創編舞臺劇目,

賦予中醫養生新的藝術魅力;

發起公益活動,

讓非遺走進校園、走向世界;

設計周邊産品,

把民族記憶變得觸手可及……

一招一式如行雲流水,

循古而不泥古;

一言一行間彰顯自信,

熱愛而不愚愛。

除暴安良是“俠”,

舍生取義是“俠”,

埋頭做事,大膽創新,

是否也是一種“俠”?

俠之大者,

為國為民。

新青年,俠義在胸。

文化生活更多
生活劇場更多
品質生活更多
社區生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