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發現場攔路的樹木

9年前,江蘇省睢寧縣官山鎮村民李傳順的女兒李蓉與其丈夫陳偉駕駛摩托車走親戚時,撞上橫臥公路的折斷大樹,李蓉不幸身亡。

李傳順夫婦將大樹主人和公路管理單位告上法庭,請求民事賠償,但官司屢訴屢敗。在受理李傳順夫婦申訴後,檢察機關對該案提出抗訴,法院經再審最終判決被告賠償各項損失計11萬餘元。

2018年11月16日,經原告申請,被告之一安徽省宿州市公路局賠償款8.07萬餘元已執行到位。

走親戚途中出車禍

2009年8月8日,李蓉和陳偉到毗鄰的安徽省靈璧縣走親戚。當晚19時30分,陳偉駕駛二輪摩托車帶著李蓉沿靈璧縣大廟鎮境內一條公路由東向西行駛時,因視線不佳,摩托車與一棵折斷橫倒在路面的大樹相撞翻車。二人因未佩戴頭盔,均不同程度受傷,其中李蓉受傷較重經救治無效後死亡。8月14日,陳偉向靈璧縣公安局投案。靈璧縣交警部門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陳偉負該起事故全部責任,後靈璧縣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處陳偉拘役二個月。事故發生後陳偉深感愧疚,在當地村委會調解下,向李傳順夫婦支付2.5萬元作為補償。

李傳順和老伴覺得女婿固然有錯,但這棵倒在公路上的大樹是不折不扣的“奪命殺手”。

李傳順夫婦于2009年9月27日訴至睢寧縣法院,請求判令肇事司機陳偉,大樹的主人——安徽省靈璧縣大廟鎮村民許輝,以及公路管理單位安徽省靈璧縣公路管理局三方共同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被撫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等共計31.77萬餘元。

訴訟請求難獲支援

法院經開庭審理認為,陳偉因犯交通肇事罪已被判刑,判決書中將交通事故認定書作為定罪量刑的依據,明確認定陳偉負事故全責。按照法律規定,已生效的人民法院法律文書所確認的事實可以直接作為證據使用,除非該事實或證據經法定程式予以撤銷或否定。因此對李傳順夫婦要求重新對事故定責的主張不予支援。

同時,事故發生後李傳順夫婦與陳偉已就民事賠償部分達成協定,雙方雖未簽署書面協議,但事後有村委會蓋章、參與調解的村幹部簽字的證明證實。且陳偉係死者李蓉之夫、事故純屬過失,李傳順夫婦在沒有提出合理理由推翻調解協議的情況下,再次要求陳偉重新承擔賠償責任,依據不足。

2011年9月30日,睢寧縣法院作出一審民事判決:駁回李傳順夫婦的訴訟請求。李傳順夫婦不服判決,上訴至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年11月12日,徐州市中級法院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李傳順夫婦又向江蘇省高級法院申請再審。省高院經審理同樣認為,李傳順夫婦已接受陳偉按約履行的給付義務,故陳偉不應再承擔賠償責任;同時強調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及生效的刑事判決書均認定陳偉對事故負全部責任,李傳順夫婦沒有證據證明許輝、靈璧縣公路管理局對於事故的發生存在過錯,一、二審判決許輝、靈璧公路局不承擔賠償責任並無不當。2013年11月18日,江蘇省高級法院作出裁定,駁回李傳順夫婦的再審申請。

檢察機關介入

2014年3月7日,李傳順來到徐州市檢察院,向檢察機關申請監督。受理該案後,檢察官聽取了李傳順夫婦的申訴理由,調閱相關卷宗,並多次到安徽省靈璧縣公安局、公路管理站等單位調查。承辦檢察官認為,該起事故中,許輝所有的大樹折斷橫臥在路上,已超越公路中心黃線,造成半幅路面難以通行,足以影響機動車通行安全,且樹木所有人和公路管理部門均沒有及時清理,也沒有設置警示提醒標誌,在視線不良的情況下,極易引發事故,故對事故發生應具有過錯。

在這場官司中,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通過審查分析,檢察官發現,這份責任認定書認定陳偉駕駛與準駕車型不符車輛上道行駛、對道路情況觀察不夠、未確保安全是發生事故的“主要原因”,但卻未列出事故的“次要原因”,這與認定陳偉負事故“全部責任”相矛盾。

交通事故認定書是公安機關處理交通事故、作出行政決定所依據的主要證據,可以在民事訴訟中作為證據使用,但行政法規運用的歸責原則具有特殊性,與民事訴訟中侵權行為認定的法律依據、歸責原則有所區別。本案應由樹木所有人及公路管理部門舉證證明自己無過錯。如不能證實自己沒有過錯,則應分別承擔民事責任。基於以上理由,徐州市檢察院提請江蘇省檢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訴。2016年9月2日,省高院裁定該案發回睢寧縣法院重審。

九年後終獲賠償

2017年4月26日,睢寧縣法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對案件公開開庭重審。重審中,李傳順夫婦自願撤回了對被告陳偉的起訴。而陳偉作為死者李蓉的丈夫,也是受害人,法院依法通知其作為原告參加訴訟。因被告安徽省靈璧縣公路管理分局係安徽省宿州市公路管理局分支機構,法院也依法追加後者為本案被告參加訴訟。

李傳順夫婦與陳偉請求判令許輝、宿州市公路管理局及靈璧分局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被撫養人生活費和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103.84萬餘元。

法院經再審于2017年9月18日作出判決,認定宿州市公路管理局及樹木所有人許輝未能舉證證明履行清理路障的責任,故對李蓉的死亡應承擔賠償責任;同時認為李蓉的死亡係由陳偉與許輝、宿州市公路管理局的混合過錯行為造成的,陳偉作為機動車駕駛人具有重大過失,許輝、宿州市公路管理局未能及時清理路障亦是引發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的原因。經對比三者的過錯程度,酌定許輝、宿州公路管理局分別承擔10%和25%的民事賠償責任。同時法院依據原告各項賠償訴求和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確定原告各項損失32.51萬餘元,判決許輝賠償3.25萬餘元,宿州市公路管理局賠償8.07萬餘元。

許輝、宿州市公路管理局不服提起上訴。徐州市中級法院于2018年3月28日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文中人物係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