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遛狗”:不文明養狗難治之下的“熔斷機制” - 評論 - 新京報網

近日發生在杭州的狗主打人事件,再次讓文明養狗話題熱起來。目前,兩條涉事小狗已被城管部門查扣。杭州市城管委已于日前宣佈將啟動“文明養犬”集中整治,對違規行為從重處理。其中最引發關注的一點是,將遛狗時間限定為每天晚上7點至第二天早上7點。

其實這不是新規,杭州限制遛狗時間已有數年,只是此次事件發生後,該規定才被放大引發關注。而就在幾天前,雲南文山出臺的犬只管理辦法更進一步,要求早上7點到晚上10點都禁止遛狗。如果説杭州是禁止白天遛狗,那麼,文山就基本上是實行狗與人“錯峰出行”了。

對於限制遛狗時間,支援、反對的聲音都有。但期間杭州發生的狗主人打人事件,顯然繼續強化了人們對於該“最嚴規定”的認可程度,可謂生動體現了權利和義務的辯證關係。因此,在如是規則和現實面前,養犬者更該清醒意識到,只有養犬行為越文明,社會的包容度才會越高,反之亦然。

正常情況下,一個社會的養犬文明,未必一定要通過限制遛狗時間來實現。畢竟,減少遛狗時間更多只是減少了不文明行為的“暴露”時間,並不等於文明習慣同步養成。從當下來看,越來越多的地方開始限制遛狗時間,更像是一種無奈的“熔斷”機制。而從長遠來看,犬與人和諧共處,才是最應該追求的文明社會圖景。

揆諸現實,相較于限定遛狗時間,讓“養狗必辦證”、“遛狗必拴繩”的觀念像“喝酒不開車”一樣深入人心,成為一種普遍被遵守的文明習慣,更顯迫切和重要。要實現這一點,很重要的一方面就在於,讓不文明養狗、遛狗行為,受到確切的、超越于道德譴責之上的違規代價。而不是像這次杭州事件“鬧大”了警方才真正開始重視起來。

嚴格從規則上來説,關於文明養狗的一些基本規範要求,絕大多數的城市都並不缺乏。關鍵還是在執行。而執行不到位,説到底還是重視不夠,與執法、管理資源的分配與投入有關。應該看到,當不文明養犬帶來的人際摩擦乃至引發禍端的事例越來越多,影響到人們的安全感,社會管理為此投入更多精力,已經不容回避。無論是管理規則的完善,還是執行上的保障,都有必要升格,不宜繼續拖延、含糊。

當然,培育社會的養犬文明,不單單依賴於“管”。比如,廣場舞引發的爭議乃至衝突在很大程度上被化解,除了管理規則和職責的厘清,也與這些年場地供應沒有跟上有莫大關係。在規範養犬行為上,同樣可以沿用這一思路。事實上,國外就有這方面的成功經驗,如芬蘭在居住人口集中的區域開闢了專門的“寵物狗專用林地”和“遛狗公園”,人們可以帶著狗到這裡散步、嬉戲,對狗進行各種訓練。這或能從正面減少人狗衝突的發生幾率,也利於強化養犬者的邊界意識。

養犬不文明現象帶來的安全困擾,引發的社會關係緊張,已具有一定普遍性;而城市的寵物數量未來還將繼續增多。在這一現實背景之下,特殊事件後開展不文明養犬集中整治,當然有其必要,但公共管理部門更應該將規範養犬行為,作為常規性的社會治理新課題來對待,訴諸常態化、持續化的引導、管理行動。“辦法總比問題多”,治理意識跟上了,總能逐步摸索到更成熟、更有效的方法。

朱昌俊(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