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某淩晨將車停放在路邊睡覺,遭到搶劫。嫌犯賈某落網後矢口否認到過案發現場,辯稱受害人被搶劫的手機是他撿到的。北京晨報記者昨天獲悉,通州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的證據鏈可以完整地證明賈某實施了搶劫,最終判處其有期徒刑4年,並處罰金8000元。

淩晨車內睡覺被劫

去年10月8日淩晨2點40分左右,童某將車停在通州區某村旁的路邊,在車裏睡著了。睡夢中的童某突然聽到一聲響,睜開眼後,他發現有一名陌生男子將他的副駕駛車門打開。在童某的呵斥下,該男子逃走。但過了一會兒又返回,將童某從車內拽了出來,對方當時手裏還拿了把刀。男子把刀架在童某的脖子上,威脅他把身上的錢都拿出來,否則就弄死他。

童某趁男子不注意掙脫逃離後報警。在等待民警的過程中,童某叫家人陪同返回停車處,發現那名男子已離開,車內物品都被翻動過,丟失了一部手機、一件外套和一瓶酒。同年10月10日,警方將賈某抓獲歸案。

否認去過案發現場

今年36歲的賈某是工地翻鬥車司機,平時喜歡喝酒。事發當天淩晨,他酒後途經童某停放在路邊的轎車時,見車後備廂敞開,便動了邪念,遂上前翻找物品。後賈某又打開副駕駛室車門,被童某發覺後離開。但沒多會兒,賈某頭戴連衣帽返回,持刀威脅童某交出財物,又對其進行拖拽。在童某掙脫逃離後,賈某返回車內翻找物品,拿走手機等物離開。

庭審中,賈某否認搶劫,自稱從未到過案發現場。在案發時間段,他與三名男子打架時撿拾到對方掉落的手機。

賈某的辯護律師認為,公安機關在被害人車輛上未提取到賈某的指紋,部分路段無監控錄影。此外,在賈某處扣押的手機也可能在受害人被搶前已丟失。本案無賈某實施搶劫的直接證據,認定被告人構成搶劫罪不能排除合理懷疑。

法院認定搶劫成立

經過審理,法院認定檢方指控成立,並予以詳細的闡述。法院認為,被害人在被搶劫後立即報案,先後多次陳述穩定客觀,對於被告人的辨認結論清晰確定,直接明確地證明被告人實施了搶劫犯罪事實,能夠直接作為認定本案主要事實成立的根據。

公安機關在勘驗現場時提取了煙蒂一枚,DNA鑒定意見證明現場煙蒂係被告人所留,上述證據環環相扣,可以鎖定犯罪現場的搶劫行為人係被告人賈某。另外,指紋的形成與提取會受到諸多條件的限制,雖然公安機關在被害人車輛上未提取到被告人的指紋,但不能以此否定被告人到過犯罪現場並實施了搶劫行為。

此外,公安機關根據調取的犯罪現場及周邊監控顯示的搶劫行為人行蹤軌跡進行追查破案,本案搶劫行為人著裝特徵明顯。結合當時當地的時空環境,縱使部分路段無監控錄影,也不能否定公安機關偵破方向的準確性。

被告人所述其打架受傷後撿拾手機的過程有違常識常理常情,沒有證據支援,不予以採信。賈某的妻子證實賈某將贓物手機拿回家的時間,與被害人手機等物被搶時間的陳述相佐證。綜上所述,本案證據已經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可以得出賈某實施了搶劫犯罪事實的唯一結論。

法院認為,賈某酒後使用暴力、脅迫方式當場劫取他人財物,其行為構成搶劫罪。最終,一審以搶劫罪判處賈某有期徒刑4年,並處罰金8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