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杭州女人林麗(化名)經不住美容工作室老闆娘小潔(化名)的勸説,往下巴上扎了一針。這一針打下之後,林麗的下巴一直長一直長,遠遠超出了林麗的心理預期。傷心不已的林麗為此動了兩個手術,磨掉長出來的下巴。再後來,她起訴到法院,要求小潔賠償。

杭州市中院對該案作出了二審判決。

作為終審判決,這案子的突破在於,認定醫療美容糾紛的法律關係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從而使得原告林麗獲得了一筆“懲罰性賠償”。

本報首席記者肖菁/文王璐/漫畫

案由:

注射生長因子後

她的下巴一直長一直長

林麗今年40歲,本來就很美。7年前,也就是2011年的9月,林麗在小潔的私人美容工作室做了下巴注射生長因子整形。這種微整形很簡單,就是小潔往林麗的下巴上打了一針生長因子。這一針不便宜,當時的價格是4500元。

注射以後,林麗幾乎無暇去感覺下巴的變美,因為她的下巴一直紅腫脹痛碰都碰不得。

情況一直持續到2014年。那一年,小潔為林麗聯繫在杭州做了下巴異物取出手術。所謂“異物取出”其實就是磨掉新長出來的角質。

2017年,林麗又做了第二次手術。

兩次手術,一共2.8萬元的醫療費都是小潔付的。

林麗覺得太痛苦了,漫長的7年,為了一個下巴。去年,林麗把小潔告上法院,索賠8.6萬元(包括精神損害撫慰金1.5萬元、懲罰性賠償6.5元以及其他損失)。

而小潔覺得自己已經掏了2.8萬的補救手術費用,怎麼還要賠。

説法:

微整形的當事人

是患者還是消費者

在法律專業中,同一個法律事實可能會産生兩個或者數個法律責任,被稱之為“競合”,而選擇適用哪個法律,對於律師來説就是為當事人(消費者)爭取利益最大化。

這個案子可以歸於侵權,或基於服務合同的糾紛。而這兩種法律關係基本上也只能獲得損失賠償,也就是小潔已經支付了的補救手術費用。

林麗的代理人是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甘海濱,他覺得這個案子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而“消法”中,對這類因産品或服務造成的損害,能有懲罰性賠償。

甘海濱律師主張醫療美容糾紛應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理由有這麼兩個:第一,醫療美容服務可以認定為生活消費行為。它不具有國家公益性;主要目的並非治療疾病,而是滿足就醫者的心理需求;醫療美容機構具有營利性;就醫者與一般消費者一樣,在醫療機構及具體醫療行為的方式上都享有自主選擇權。以上特徵均符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關於生活消費行為的定義。第二,醫療美容就醫者與醫療機構相比,在專業知識、社會地位、經濟能力等方面,仍處於弱勢地位。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能夠更好地保護其合法權益,符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保護弱者的立法目的。

一審法院認定這是侵權責任糾紛,林麗上訴,最近,這個觀點在杭州市中院的二審判決中獲得了認定。

法院認為,在本案中小潔的過錯在於她沒有行醫資格卻為林麗注射生長因子,而且這個針劑也沒有醫藥準字號,標注的是外用,而非直接注射用,結果導致林麗注射後下巴一直生長,紅腫脹痛的後果。

考慮到小潔在事發後積極主動為林麗二次做下巴異物取出手術,並支付了相關費用,法院判決小潔向林麗支付懲罰性賠償款3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