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軍正在準備出庭材料

公訴人簡介

王永軍,1967年4月出生,1991年進入河南省鶴壁市淇縣人民檢察院工作,為該院員額檢察官,現任公訴科副科長。從檢二十餘年,多次立功受獎。

2018年10月12日,河南省鶴壁市淇縣檢察院檢察官王永軍出庭支援公訴一起盜竊案。

2008年至2017年,9年時間內,晉建才因盜竊先後3次入獄,累計服刑5年零6個月。

2017年12月,刑滿釋放的晉建才“重操舊業”。這次,他把作案地點選在淇縣農村,3個月內先後入室盜竊作案6起,累計盜竊金額6萬餘元。2018年4月13日,晉建才被公安機關抓獲。

庭審現場,面對檢察機關指控的6起犯罪事實,晉建才對其中5起無異議,但對其中最大一起涉案金額3.7萬元的盜竊犯罪,他卻矢口否認,辯稱:自己沒有實施過該起犯罪,從來沒到過案發現場。

王永軍當庭訊問被告人:“你之前帶領警方指認現場又如何解釋?”

“那是他們領著我去的那個地方,當時我記憶也不清楚,可能記混了。”

“那你如何解釋自己留在現場的打火機?DNA檢測上面遺留的生物痕跡與你的吻合。”

“我從來都不吸煙,也不用打火機。DNA檢測可能是公安機關後期作假的。”

“公安機關勘查現場至少有兩名警察進行,且有勘查筆錄、簽名。發現的證物用證物袋封存,放到公安機關指定地方保存,再送到鑒定機構,在監督下打開鑒定,這些都是有嚴格的程式和步驟的。”

“我沒有盜竊那麼多現金,只拿了5000元。”

“那你在公安機關為什麼供述自己盜竊了3萬多,而且還描述得很清楚,説其中有一少部分是50元面值的,大部分是100元面值的。被害人在陳述中也提到,他家平時很少放那麼多現金,因為要蓋房子所以找親戚借了3.7萬元,裏面有50元面值,100元面值的。”

“我記不清了!我們家族有精神疾病史,我的精神也有一定的問題。”

“精神疾病不是你説有就有的,是需要有資質的專門機構進行鑒定。當然,你可以提出申請,以現在的科技水準是能夠查清楚你是否有此類疾病的。”

“就算我沒有精神病,但我小學都沒上過,我腦袋也受過傷,對問題反應慢、記憶不行,智力有問題……”

“通過今天的庭審,可以看出被告人回答問題時思路非常清晰,語言表述完整流暢,能夠行使自己的權利。作為一個成年人,不應該拿自己的智力做藉口,真正應該做的是正視自己的問題,改正錯誤,做一個有尊嚴的人。”面對公訴人有力的證據和追問,晉建才不再説話。到了最後陳述環節,晉建才表示認罪悔罪。

2018年10月25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晉建才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5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