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案檢察官正在討論案情

“感謝您,我終於從那筆糊塗債中解脫出來了……”日前,之前被強行劃扣的公積金返還到賬,楊女士第一時間告訴了辦案檢察官。

突如其來的巨債

“那200萬元是前夫沈某瞞著我向歐某借的,我和兒子一分沒花過,法院為啥還判我還款?”2017年11月1日,楊女士在江蘇省宜興市檢察院訴説著委屈。

2011年7月,沈某向歐某借款200萬元,年息24%,雙方口頭約定2012年1月7日前歸還。欠款到期未還,歐某將其夫婦起訴至法院,2013年12月,法院判決沈某、楊女士歸還歐某借款本金200萬元及利息。

2014年1月初,楊女士發現自己和沈某被歐某起訴的法院公告,立即詢問沈某,沈某回答道:“和你不搭界,這錢我會和歐某互相轉債解決。”沈某稱法院傳票是他一人所簽,並未告知楊女士,因而楊女士未收到法院傳票且缺席審判。

3月,楊女士突然發現自己的工資卡被法院凍結,公積金賬戶餘額也被劃扣。這時,她才知道沈某的200萬元債務還未還清。幾天后,沈某外出,之後一直未露面。此後,楊女士陷入了債務泥潭。2017年3月,經楊女士起訴,法院缺席判決其與沈某離婚,兒子歸楊女士撫養。

“因為這筆債務,我的生活變得一團糟,兒子上學都要靠親友資助。”向法院申請再審無果後,她才向檢察機關申請法律監督。

發出再審檢察建議

楊女士所説屬實嗎?“他們剛結婚,就因沈某與其他女性曖昧而經常吵架,感情一直不和。”檢察官走訪後了解到。2009年,沈某常以業務繁忙為由,很少回家。雙方感情破裂,經濟上也保持獨立,但因孩子的緣故,一直維繫著夫妻關係。

經過調查,檢察官發現沈某因躲債長期下落不明,其個人賬戶資金進出頻繁,金額較大,負債較多。該案中,沈某與債權人歐某是熟識,有曖昧關係。借款當日,歐某賬戶先轉賬200萬元給沈某,沈某隨後轉回200萬元。因歐某與沈某常有資金往來,無法確定歐某之後是否又借款200萬元給沈某。此案中,200萬元借條係後面補寫,且僅有沈某一人簽字,借款行為未得到楊女士的追認。

本案一審過程中,因沈某故意隱瞞,導致楊女士未收到應訴通知,未能到庭參加訴訟。檢察官還了解道,楊女士平時生活比較樸素,其名下無明顯超出其工資收入的財産,在家庭無任何大額支出的情況下,沈某個人對外舉債200萬元,應認定借款超出了家庭日常生活所需。

“直至被起訴,沒有證據顯示楊女士對該借款一事知情,也沒有證據證明借款被用於夫妻共同經營或共同生活。”承辦檢察官表示,根據婚姻法及相關法律規定,這筆借款不能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應由沈某一方清償。今年2月,宜興市檢察院向法院發出再審檢察建議。

200萬元債務終卸下

今年5月30日,在法院的主持下,歐某和楊女士達成協定:歐某放棄執行案件中對楊女士的所有權利,並返還其被執行的工資及公積金10萬元。

“在該案中,楊女士能夠順利卸下鉅額債務,要歸功於今年新出臺的相關法律及規定。”承辦檢察官介紹,根據今年1月18日最高法就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作出最新解釋,對於“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需要債權人舉證。本案中,債權人歐某未提供證據證明該債務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産經營或者基於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因此,這筆借款不能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應由沈某一方清償。

此外,根據2018年2月7日最高法就辦理涉夫妻債務糾紛案件有關工作的通知,已經終審的案件,甄別應當嚴格把握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結果明顯不公的標準。比如,對夫妻一方與債權人惡意串通坑害另一方,另一方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無端背負鉅額債務的案件等,應當依法予以糾正。本案中,楊女士提供了證據證明兩人關係長期不和,對沈某在外鉅額借款並不知情,而沈某與債權人關係曖昧,常有資金往來,債務證據不足,有虛假訴訟嫌疑。據此,承辦檢察官對該案予以依法糾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