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所售假減肥藥

通過微信、淘寶、QQ群大肆推銷含有西布曲明成分的假減肥藥,組建“好瘦萬人官方團隊”固定微信群組管理平臺。不到兩年時間,劉坤發展了包括自己的父親、哥哥、嫂子、兩個堂哥5位家人在內不同級別代理商2000余人,涉案金額1000余萬元,被害人遍佈全國各地。

2018年9月21日,由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劉坤、王鵬等10人生産、銷售有毒、有害食品一案一審宣判。主犯劉坤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1200萬元;王鵬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05萬元;其他8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一年零六個月至八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各並處罰金。一審判決後,多名被告人提出上訴。目前,該案在二審程式中。

假減肥藥案告破

2016年8月初,青島市城陽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接到多名群眾舉報,稱自己服用從微店購買的減肥藥後出現頭痛、噁心、便秘等症狀。食藥監局遂安排工作人員購買該減肥藥進行檢測,發現其中含有西布曲明違禁成分,食藥監局將線索移交城陽公安分局食品藥品與環境犯罪偵查大隊。

食藥環大隊接到該線索後,迅速展開調查,發現城陽區有多人在微信上銷售含有西布曲明成分的假減肥藥。經對犯罪嫌疑人微信號及手機號碼進行線上分析、線下研判摸排,最終鎖定了位於惜福鎮街道以劉坤為首的假減肥藥銷售團夥。經比對劉坤銀行賬戶資金流水,查實了劉坤的上線為遼寧大連的張倩茹和青島市即墨區的王鵬。

2017年3月21日,在鎖定所有嫌疑人行蹤及住址後,公安機關統一實施收網行動。多路民警先後將劉坤、邢瑩瑩、劉磊、劉洪雙、劉軍成、劉大權抓獲,查獲大量益瘦古方本草燃脂膠囊、好瘦飽腹燃脂膠囊、好瘦古方燃脂纖體膠囊等“三無”減肥産品;在即墨區抓獲假減肥藥供貨商王鵬、王永濤夫婦二人,並在其居住的青島遠濤包裝有限公司內查獲益瘦古方本草燃脂膠囊、好瘦古方燃脂纖體膠囊、散裝銀色膠囊;在城陽區青島鶴壽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內抓獲假減肥藥生産商王延風、霍長松二人,現場查獲違禁成分西布曲明3.2公斤和添加有西布曲明成分的散裝綠色膠囊。至此,該案徹底告破。

自己組團當老闆

劉坤,1994年出生,沒讀完初中就進入社會。2015年6月,他在網上結識了一位叫張倩茹的大連女子,並互加了微信。劉坤從微信裏看到張倩茹銷售減肥藥,這讓一門心思想掙大錢的他靈感突現,“減肥藥這個東西可行,不用出大力還來錢快。”於是,劉坤聯繫張倩茹,讓她給自己供貨,開始在自己微信上銷售這種名叫益瘦古方本草燃脂膠囊的減肥藥。

隨著與張倩茹日常聯繫的增多,劉坤發現,張倩茹聚攏的自稱“多多團隊”共分8個代理級別,不同級別的拿貨價格和銷售範圍體現出明顯的等級性和差異性,劉坤加入後從最低一級代理做起。因為銷售數量和拿貨數量是提高代理級別的唯一途徑,為此,劉坤不斷地通過微信、淘寶、QQ群等方式推銷這種減肥藥,發展了很多客戶,收入的增加使劉坤幹勁十足。到了2015年12月,劉坤向張倩茹拿貨的數量從最初的每次幾百塊錢上升到每次幾十萬元。因業績突出,他成為這種減肥藥的省級代理商。

在銷售過程中,很多客戶問劉坤減肥藥成分是否合格,劉坤也問張倩茹,張每次都含糊其詞。於是,劉坤自己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些減肥藥都添加了西布曲明等國家禁用物質。這些禁用成分刺激人的神經,讓人口渴、厭食、頭暈、便秘,使身體産生虛脫感,從而達到減肥的目的。減肥産品要有效果,必須添加這類物質,通過“自學”,劉坤明白了這點。

2016年5月,劉坤從張倩茹處拿了200多萬元、2萬多盒的貨後,從張倩茹的“多多團隊”退出。後通過網路找到一個微信名叫“娟子”的河南籍好瘦飽腹燃脂膠囊減肥藥代理商,並一次性從“娟子”處拿了64萬元、共5000盒減肥藥産品。劉坤開始盤算著自己組建團隊當老闆。

當老闆首先要有産品,更要有人,劉坤想到了青島市即墨區的王鵬。王鵬是劉坤之前發展的下線代理商,是圈內人,熟悉規矩、明白流程。劉坤把想法跟王鵬一説,二人一拍即合,王鵬的丈夫王永濤也欣然加入。

之後,劉坤將自己組建的團隊冠以“好瘦萬人官方團隊”之名,自己做全國總代理。三人模倣之前銷售過的減肥藥包裝,設計出自己的減肥藥産品,取名為“好瘦古方燃脂纖體膠囊”。設計好包裝後,王鵬夫婦找到城陽區的王延風、霍長松,通過他們經營的青島鶴壽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為其生産添加有西布曲明成分的減肥藥,並聯繫青島景弘包裝廠印刷減肥藥包裝盒和不幹貼,而劉坤在自己團隊的全國總代理寶座上繼續擴大宣傳新産品,發展下線代理商。這種新産品,成本十幾塊錢一盒,通過層層代理加價後,到客戶的手裏就變成了688元、888元甚至1288元一盒。

帶親人一起“致富”

迅速致富後的劉坤沒有忘記親人。2016年下半年,劉坤先後把遠在河南老家的父母、哥嫂和兩個堂哥召過來,準備帶著大家一起致富。這些人當中,除了劉坤的母親因照看孩子未參與製造、銷售假減肥藥外,其他5每人平均參與了犯罪活動。

劉洪雙,1964年生人,劉坤的父親。據其案發後交代,自己和老伴一直在河南務農,深知良知、勤懇、忠厚是做人的最低標準。此次變故,讓之前付出的所有心血與努力全部化為泡影。劉洪雙説,劉坤2013年跟隨老鄉來到城陽區從事刷墻工作,工作辛苦掙錢還少。2015年12月聽劉坤説開始經營微店,到2016年6月,劉坤給他打電話,説業務比較忙,讓自己過來幫忙做飯,他就來到了劉坤的租住處。當時看到劉坤經營減肥藥的網店生意紅火,劉坤一人忙不過來,劉洪雙就幫忙疊減肥藥的包裝盒、裝一下服用説明書等。8月的時候,劉坤把他的嫂子邢瑩瑩、母親李某也叫來做微店生意。劉洪雙看劉坤的哥哥劉磊在廣東打工掙得少,就把劉磊也叫來做微店生意,這樣一家五口團聚在青島。

時間一長,劉洪雙發現劉坤進的減肥藥都是散粒、裸瓶,商標還要自己貼,沒有工商註冊、沒有鑒定報告、也沒有食品生産許可證號,就是一個純粹的“三無”産品。此時,劉洪雙不經意間又聽劉坤説有客戶投訴這個減肥産品,就勸劉坤,但劉坤一聽就很煩,劉洪雙也就不再説了。“我就是想著幫孩子掙點錢。”劉洪雙供述道。劉坤的堂哥劉軍成和劉大權,也是衝著劉坤“事業”蒸蒸日上的勢頭,投奔到劉坤麾下,成為劉坤全國2000多名代理商中的一員。

王鵬和王永濤這對夫妻與王延風、霍長松這對主雇,一對廣開門路搞假減肥藥採購、包裝和推銷,一對徹底脫掉偽裝,進行海量假減肥藥的配製與生産。這群人“團隊合作”生産出的減肥藥借助微信、淘寶等平臺銷售至各被害人處。

多名被告人一審獲刑

2017年7月,公安機關將案件移送城陽檢察院審查起訴。辦案檢察官審查全案卷宗後,發現兩個突出問題:一是在案部分犯罪嫌疑人存在辯解,稱對所生産、銷售的減肥藥中存在有毒、有害成分不明知,更不知道西布曲明這種化學物質;二是各犯罪嫌疑人的微信、支付寶賬戶交易明細及銀行資金流水等證據欠缺,影響了對各犯罪嫌疑人銷售數額的認定。以上兩個問題能否準確解決,將對案件結果産生實質性影響,辦案檢察官及時展開復核、比對工作。

首先,根據“兩高”《關於辦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0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國務院有關部門公佈的《食品中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名單》、《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上的物質”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經查,西布曲明明確規定在衛生部公佈的《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中。據此確定,西布曲明為有毒、有害物質。

其次,對於“明知”的證明標準問題,參照山東省公檢法《辦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座談會議紀要》第3條關於危害食品安全犯罪嫌疑人主觀要件認定“應當著重審查其是否履行了法律法規規定的義務,並將義務履行情況作為判定是否‘明知’的重要依據,同時結合犯罪嫌疑人供述等其他證據,從其認識能力、進貨渠道及價格、銷售渠道等主客觀因素予以綜合判定。對有違反規定未索取食品品質合格證明、檢驗檢疫證明等有關證明的或沒有合法有效的來歷憑證,且不能提供或拒不提供銷售的問題食品來源的情況之一的,應當認定為‘明知’”的規定,允許嚴格條件限定下的合理推定,包括“知道”或“應當知道”。

再次,針對部分犯罪嫌疑人辯解,辦案檢察官多次對其提訊,著重復核對減肥藥的知曉範圍和知曉程度,就進貨渠道及供貨商的情況、供貨商能否保證食品安全、食品品質合格證明及檢驗證明、參與時間、工作內容等方面固定證據。最終確認,王永濤、邢瑩瑩、劉磊、劉洪雙、劉軍成、劉大權六人雖不明確知曉假減肥藥中的西布曲明成分,但這些每人平均明知自己所售産品為“三無”産品,且假減肥藥的製作過程、交易形式、客戶反映等方面存在明顯、重大的不合常理之處,有違基本生活常識,綜合推定該六人主觀存在“明知”于法有據。

對於各犯罪嫌疑人銷售數額的認定問題。辦案檢察官啟動補充偵查程式,公安機關及時奔赴深圳、杭州等地,調取到了所有犯罪嫌疑人的微信、支付寶、銀行卡等總計41個賬戶幾十萬條交易明細或流水。結合犯罪嫌疑人供述等在案證據,辦案檢察官耗時30多天,經過四輪層層篩選、印證和比對,發現劉坤僅支付寶中的涉案金額就高達610余萬元,其餘人的涉案金額也被一一核算出來。2018年1月25日,檢察機關對此案依法提起公訴,並依據各犯罪嫌疑人的涉案金額提出量刑意見。

7月24日,該案開庭審理,庭審從早上8點半一直持續到下午6點,公訴人就案件事實、證據及法律適用等問題一一回應了10名被告人及其委託的11名辯護人。9月21日,法院判處各被告每人平均有罪,並判處相應刑罰。